0038 24小时追击
    警员们精神抖擞、意气风,能参与由市长定了调子、市里面乃至省厅亲自督办,要求必须在24小时之内抓捕到的特大重大杀人犯。 ?? ?战干警们来说可不仅仅意味着荣耀和使命,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会在这些警界精英们的人生履历上重重的填上一笔!

    有了这次的参战资历,相信无论是在以后警衔的晋升或者是职位的提拔上,组织都会重点考虑!就算两者皆没有,那也是以后在亲朋聚会,哥们喝酒时吹牛皮侃大山的一重要话题。

    牛啊,牛逼哄哄!哥们参加过对特大重大杀人犯的追捕稽逃,哥端着95突击步,杀得凶徒抱头鼠蹿!那可是特重大的顽固份子啊,一个特别,一个重大,这要是在法官量刑上来说,那就够了吃花生米的标准了!

    如果再在案件的定性和刑事审判书上再加上几个影响特别巨大,后果特别严重!得了,兄弟,你走好吧,哥哥不送了,奈何桥上你喝碗酒,忘了这一切吧!

    ......

    上百里的松涛林、林深草盛,由于近年来一直要求加强保护,封山育林。里面灌木丛生,杂草足足能有一人多高。

    徐右兵紧握铁血突刺,m9刀身幽暗深蓝,突然一抹蓝光挥出,松枝上一条三尺长浑身绚丽斑斓的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花斑蛇,身子就被一分为二的斩落在地,蛇身弯曲着,蛇头依旧抬起,蛇信吐露,仿佛要拼尽最后的一搏,也要咬上徐右兵一口。

    “去你妹的,老子可没有闲工夫和你斗!”话声刚落,一只大脚稳稳的踩落,顿时将依旧不肯屈服的花斑蛇头碾成了肉泥。

    后面追兵逼近,徐右兵冷冷的撇嘴,麻痹的,这是把自己当做兔子辇了,一个个嗷嗷叫着往上冲,赶着要过来投胎吗?就这素质和作战方式,老子可没心情和你们玩。

    玩个屁!徐右兵没心情!他要是真有心情和这帮小子玩玩的话,恐怕不消十分钟之内,就会把这一群嗷嗷叫的家伙们熟练的个个抹了脖子。太差劲了,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这帮小子看起来吆喝的凶,真要是打起来,那全是一群新兵蛋子,没劲不说,还不够活动手腕的。

    看起来模样吓人,一个个手中端着把95突击步,可在徐右兵看来他们就是两手死死的抓着一根烧火棍。无论是从端枪的架势上来看,还是从奔跑的度上来说,这帮家伙,那连特训队的菜鸟都不如!

    马景涛一马当先,身后韩小雪紧随其后,唐奎手持一把大型电子喊话器对着正前方:“徐右兵,你已经被包围了,你是跑不掉的。我们是市局快反应大队,我劝你不要负偶顽抗,赶快缴械投降!

    你现在已经是插翅难逃,我们接到命令,市武警,民兵,联防,所有的人已经对你展开了包围,你不要妄想还会逃出去,只有放弃抵抗,主动投降才是正路!”

    ......

    烟海市一大型海滨别墅内,陈晓雅坐在客厅的一角,小志头上还插着输液的针管。对面两名一身利朗劲装的男子双手护裆规矩的站立着,就是他们把陈晓雅给请到了这里。

    “陈总,签字吧!”

    茶几上摆着一份厚厚的股权转让书,上面依然就是海天置业股权的转让合同,对方已经签了字,名字就是副总董国权。

    陈晓雅再傻也明白对方摊牌了,敏锐的感觉,今天就是最终的结局。这次她嗅到了一丝肯定逃不脱的气息,她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和压迫。但是对面两位男子显然只是经手人,现在对他们说什么都无用,只有签字一条路可走,也许,这才能换回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她的脑中又想起了那个家伙,那个总是一副了然于心,万事都无所畏惧的家伙,只是,他还好吗,被抓进了警察局,势必九死一生!

    “我需要打个电话!”

    其中一位劲朗的男子面上人畜无害的说道:“陈总,你就别难为我们了,你也知道,打电话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只有你签了字,一切才由你做主!”

    “哼!你们害怕了!海天,几百亿的资产,我不可能说转让就转让!也需要我提几个条件吧!”

    “陈总,提条件可以,上面说了,什么条件都可以,都会认真的考虑,只有一条不能提,那就是有关你的朋友徐右兵的,这条不能提!”

    什么?看来他们是把路堵得死死的,早就算到了自己要帮他开拓吗?这个人的妒忌心如此的重,海天就算是强到了他的手,又何尝不是走向末路的开始?

    “徐右兵?你们想多了,现在这种时候,我怎么还会替别人着想,我关心的,只有我们自己两母子!麻烦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的朋友,我的条件就是我需要回青屿,现在就走!”

    陈晓雅说完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股权转让书,也许,自己在上面刷刷刷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那一切就都结束了!

    ......

    韩小雪是聪明的,马景涛一句话就让他联想到了很多。对于徐右兵,韩小雪很感兴趣,兴趣的使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更因为现在的抓捕!

    快反应大队快的突进,精干年轻的队员们在山林中穿梭起来显得俏利无比。可不久便遭遇到了伏击,队员们纷纷受伤,只能6续后撤。

    “有情况,不要分散,两人一组,严密搜索,注意脚下,注意陷阱!”

    悲催的!唐奎蹲下了身子,狠拍自己的大腿!明明咬着这丫的屁股不撒手,可他哪来的时间布置陷阱!

    已是早上八点了,但天色阴沉的厉害,突然一声惊雷,闪电划开了半边天幕,四周一片惨白,茫茫山野,刹那间黑压压的一片。

    又是雷声滚滚,豆大的雨点子就往人头上落,转瞬间倾盆而下,暴雨如注。四面迷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辨不明方向。

    “所有人注意,五人一小组,不要分开,紧密搜索!”唐奎再次改变战术命令,本能的转头看向了脸色黑的马景涛。

    “轰隆隆”又是一阵当头的炸雷响起,仿佛雷就在头顶滚过,几位队员小声的嘀咕起来。雨更加盛了,狂风夹杂着松树针,扎在人脸上生疼。

    马景涛伸手摘下了唐奎的头盔,很自然的戴在了韩小雪的脑袋上,他的面色更加的沉峻:“倒是小看了这家伙,还会玩陷阱!不过大家也别害怕,最多就是扭个脚,扭个腰什么的,养两天就好!

    看来这小子存心就不想跟我们玩,陷阱摆明了就是警告不要我们继续追击!唐奎、小雪,通知兄弟们,绕开这片路,从右侧穿到他前面去,前面就是通海区!到了通海就可以东去威山市,借助威山绕行到省城青屿。”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