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9 坐实了他的罪名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家伙一定是打定了主意,要到青屿!我们就把这段路留给后面的小子们吧,也为烟海市的武警大队们练练兵!”马景涛说到这里,邪邪的笑了。? 雪欣然赞同,耳麦轻点,立刻吩咐了下去。

    徐右兵一路狂奔,在灌木深密的地方故意多踏上几脚,用铁血突刺挖几个陷脚坑,再在上面系上一段野山藤或是野草的掩饰一下,就成了一个非常不错的陷马坑。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小绊子,已然成为了很不错的绊马索,让快反应大队们年轻的小伙子们吃了不少暗亏。

    这帮年轻的家伙,就知道咬在自己后面拼命的追,完全连路都不看,绊倒了在这枯枝乱树桩满地的状况下,不崴脚扭了腰,那几乎都是佛祖保佑!

    一个多小时的狂奔,徐右兵脚步放慢,后面追兵已无,看来已经离得很远了,自己的那些绊马索起了作用。他松了一口气,开始认真地面对目前的形势。

    此刻的他不禁有些深深地感叹!虽然说自己能力群,但是在面对与国家机器对抗的时候,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强,显然也是螳臂当车了。

    不说别的,最起码自己现在就要逃,不逃,注定是一个被抓的下场。而被抓之后,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徐右兵不想再想下去。

    他抬头看着暴雨倾盆的天空,张开了自己的嘴,大口大口的喝着雨水。肚子有些饿了,甚至是刚才咕隆了一声。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

    杨进此刻最难熬,难熬的是下面乱成了一锅粥,从昨天晚上海天置业的枪声,到徐右兵被抓,杀害刑警大队长余国良逃离警局,再到今天凌晨的烟海市草木皆兵。

    他是作梦都想不到由于自己的一个电话,会把形式搞得这么复杂,搞得自己相当被动。省里震惊,省长陈兵亲自给他打来了电话,问烟海市究竟要搞什么!现在正值他自己扶正的时刻,如此乱局,岂不是他自作自受!

    省委书记钱沐槿亲自下达要省厅出动的命令,省厅紧急应对,竟然派出了反恐中队乘坐直升机已经起航。

    杨进得到了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开始颓废,努力了大半年,眼看着一切都要泡汤了。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个人,那个可恶的家伙——徐右兵!

    想来想去,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坐实了这家伙的罪名!他不承认不要紧,要紧的是,有人死死的咬住他!

    抓他,并不是目的,让他消失掩饰一切,才是真理。

    电话响起,杨进瞥了一眼电话号码,抓起来冷哼一声!

    “老板,陈总还是不同意签字,但是她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她已经同意愿意配合警方的调查,愿意说出昨晚她被徐右兵绑架勒索,并且试图猥亵的过程!”

    杨进猛地站起,迈步走向了自己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前,外面暴雨如注,狂风怒吼,树枝摇摆不定,有那脆弱的枝条已经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风雨,已经开始断裂,压向了路面。

    一手好牌打烂了,看来自己还是急于求成了!杨进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挂断了电话。其实他现在要的并不是一个海天,海天置业本就是囊中之物,逼不逼迫陈晓雅毫无意义。

    但是此刻在逼迫陈晓雅是交出海天,还是愿意为那小子开拓之间比起来,看来这娘们还是很在意她的海天的。这其实也说明一个问题,也许是自己想多了,陈晓雅和徐右兵之间,是不是真的就没什么呢?

    哼!一巴掌把电话拍在了桌子上,杨进愤恨的自言自语:就算是没什么,我也不允许你有任何企图!

    杨进已经把陈晓雅看作了自己的禁 脔,其实哪还容许他人做半点染指。

    省城青屿市,省委书记钱沐槿刚下会议室,秘书拿着自己的私人手机匆匆的敲开了门:“领导,是小雪的电话!”

    “小雪?这丫头,给我吧!”钱书记拿过电话笑呵呵的就接了起来:“怎么了丫头,想爸爸了,对了,小艺回你那去了吗,这个小丫头,性子是比你还要倔。小雪啊,爸爸可就你们两个宝贝丫头,你可得帮我看好了你妹妹,我现在是对她一点也不放心啊!

    哎,也都怪爸爸不好,你妈走得早,你们这......”

    “爸,小艺很好,我有件事情急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帮我一下吗?”韩小雪站在暴雨中的松树下,嘴唇绷得紧紧地。求爸爸帮助,这还是她自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次。

    “怎么个情况?”钱沐槿神情顿时严肃起来,女儿从没有求过自己,他马上镇静的问道。

    “爸,你知道烟海市昨天晚上生了什么吗?爸,一名疑是军人的家伙,先是因为一伙混混被开商雇佣,到他家里打伤了他的父亲,于是......”

    钱沐槿静静得听着女儿的陈述,良久,直到电话中的韩小雪没了声音,钱沐槿才点头问道:“你对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难道并不是犯罪分子抢劫强奸绑架人质被捕,然后为了逃出警局,杀害了余国良以及两名预审人员负案逃离?”

    韩小雪深吸一口气,看来自己的父亲已经听了有关方面的汇报了!只是此刻看来,父亲了解的并不是真实的情况。

    “爸,我是您的女儿,虽然我和妹妹不姓钱,但是我们也是您的女儿!不姓钱,是因为你嫌弃钱臭,非的让我们跟着妈妈姓!

    但是现在,我可以以妈妈的名义誓,我所说的,都是现实!”

    “小雪!放肆!”钱沐槿怒了!他感觉今天的女儿很奇怪,莫名其妙,简直是莫名其妙不说,为了一个随随便便的犯罪分子,和自己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说,连他最珍惜,一直深深记挂在心中的老伴都搬出来了。

    哎!老伴走得太早了!

    “雪儿,是爸爸不好,爸爸太严肃了,你别生气,我一时激动!你也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不信过你了!你是我钱沐槿的女儿,其实你们又何尝不是爸爸的骄傲!

    你说,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韩小雪紧咬着牙,父亲不是第一次对自己怒吼了,也许是自己说话的方式与方法不对吧,为什么自己总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慌乱呢,每次都要找一些胡乱的理由。

    就在这时,身边一大群武装战士与民兵联防队员们纷纷从韩小雪的身前跑过,训练有素的警犬和几只体型庞大的猎狗,从韩小雪的身前一掠而过,激起了一道难闻的狗腥气。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