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0 哪里跑,再跑
    “马景涛用警务通查询了他的身份,可是权限太低,拒绝调阅,并显示徐右兵的资料属于5s级。 ? ?

    爸爸,你能帮我查一下他的具体身份吗?我们只是不想抓错人!”韩小雪小声的在电话中求着自己的父亲,身边不时地跑过去一队队严格武装的战士,让她没来由的更是一阵焦心。

    “哦?5s级?小雪我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句,你既然身为警务人员,就应当学习过保密条例!”钱沐槿语气警告者,有些话,他不想和女儿明说。说完又吩咐韩小雪注意安全,这才挂断了电话。

    5s级,难道真的是5s级吗?这种级别,甚至连自己也无权调阅。钱沐槿下意识的就走向书房,打开了电脑中的专阅特殊文档。

    等在一边的马景涛一看韩小雪打完了电话,急忙凑过来问道:“怎么样,有结果吗?他老人家怎么说?”

    “哼!保密条例你没学过吗?”韩完一扭身大吼一声:“二分队,全体都有,跟着我,给我冲!”

    一句话把马景涛给顶在半地,他是半天没有支声,脸上的表情既是郁闷,又是无奈。看着韩小雪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他这才一招手命令快反应大队跟进!

    大雨倾盆,行动艰难。徐右兵紧闭着双眼仰头朝天灌了一肚子雨水,这才伸手使劲的抹了几把脸,辨明方向继续前进。

    前面是一处缓坡,坡式不算太陡。但是也不容易攀爬。只因为这是海边,此地多是被风吹来的海沙,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年,方才形成的沙山。

    坡上被大雨冲击,流沙不断,两边又无法借力,寸草不生。徐右兵手搭凉棚朝上观望,想要上去,只能是绕过去。

    可后面隐隐的传来了一阵狗叫声,他知道,警方动用了警犬。

    好在是有大雨的掩护,气味基本上都被雨水冲走,就算警犬的鼻子再灵,想要马上追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再犹豫,徐右兵原地一个缓冲,几步就冲到了半山坡。可是暴雨如注,从山上汇集下来,犹如瀑布般遄急的从这里冲下,不仅带着大量的泥沙,还有不少枯枝烂叶。

    无奈坡式太长,他只能在半坡上跳了下来。来回几次攀爬,徐右兵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一转身从右侧迂回前进。

    这时后面的狗叫声已然临近,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密密麻麻身着橄榄绿的队队士兵。他们冒雨紧追,手中的枪侧端,五人一队,很好的组成了严密的搜索阵势。

    有十几个人跑得飞快,不一会的功夫就跑到了这处半坡下。警犬焦急的嗅着味道。这里水流太大,数十只警犬只能在水周围打着转寻找着什么一丝一毫的气味。

    突然一头猎犬,站起身来,足足能有一人高,庞大的体型,矫健的身姿,虽然身上的毛已经被雨水淋透,很是不雅观的如同打了绺的棉花一般的挂在身上,但是依然不耽误他的凶狠模样。

    猎犬嗷嗷直叫,顿时引起了大群士兵的注意。

    “报告队长,哮天犬对树狂嚎,我怀疑重大杀人犯已经知道了我们有警犬协助,他爬上树,借助树与树中间的距离逃窜,请指示!”

    “爬树逃跑,哼!我到是要看看究竟是这小子的手快,还是我们的脚快。刘局不是说了吗,就算孙猴子再厉害,他也逃不出我们这些如来佛的手掌心,分散开来,给我追!”

    “是,柳队!”

    “等等!”柳玉东说完,一打手势,几步就冲到了缓坡下。他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雨水的流向,以及水中枯枝乱叶的被冲击的流态,转而脸上漏出了一抹非常自信的笑容。

    快的跑到哮天犬的身旁,柳玉东摸了摸哮天犬的脖子,给这条黑背大狼狗拂去了一些雨水,这才指着身旁能有一人环抱粗细的落叶松说道:

    “爬树,爬个屁,树与树之间的间隙足足能有四五米,树枝完好无损,他是怎么借助树间隙之间的树枝离开的,你天外飞仙看多了吧!

    犯罪分子就在上面,所有人都有,架绳梯,给我爬,只要我们冲过了这道山坡,一定就能逮到那家伙!”

    武警队员们个个抬头,顺着柳玉东手指的方向看去。半坡上明显一处特别掏出来的坑,看形状就是人冲了多次所落脚造成的落脚点。

    于是几名队员掏出绳梯,快的建立起了攀爬通道。有家伙事,就是不用怎么费劲,队员们迅的上了缓坡,按命令继续追击。

    徐右兵跑得很快,终于是在一大片的开阔地带迂回上了山。他记忆中比较清楚,小时候学校要求勤工俭学,让这帮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们人人带着一个编织袋来这里捡松球卖钱,用以抵交学杂费。

    过了这座沙山,前面应该就是一级路。只是雨下的太大,松涛林带又多年封山育林,到处杂草乱生,更是加剧了行走的难度。

    还好,终于是上来了,他缓了缓脚步,刚想继续跑,后面就是一连串的吼声:“站住,哪里跑,再跑就开枪了!”

    砰砰砰......

    一连串的子弹呼啸,直向天空。徐右兵一愣,麻痹的,自己做了伪装的,看来还是小瞧了这帮家伙,难道挂在树枝上的布条被风吹走了?

    他赶紧几个起落闪避,加快了脚步。突然,徐右兵心中莫名的一紧,下意识的向左闪避,一颗子弹嗖的一声就贴着他的肩头飞过。

    一枪不中,后面又传来连续的枪击声。

    嗖嗖嗖......

    一排弹雨,成扇形打了过来。徐右兵赶紧俯身就地一滚,随即掏出了腰间的九二式,看也不看的向后就是一枪。

    手枪的声音不大,再加上暴雨如注,和对面95突击步爆豆般的枪声掩护,谁也没料到在这样的情形下,徐右兵还能回头反击。

    所以当一颗九毫米的手枪弹突然袭来的时候,当一名武警战士突然嗷的一声惨叫的时候,很多人下意识的朝伤者围了过去。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给我散开,都散开,注意隐蔽,开枪射击!”柳玉东火冒三丈,麻痹的,平常都是怎么教你们的,围在一起,给人当靶子啊!

    还好,子弹只是打在一名战士的大腿上,没有命中腿骨,看来受伤不大。但是越是这样,肌肉贯穿伤,看起来越是凶险。伤口中大量的鲜血外流,看样子好像是伤及了大静脉。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