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2 残忍的饿狼
    “嗷...嗷...!”凄厉的狼嚎声愈来愈近,转瞬即到!

    柳玉东迅组织队伍围成了一个圆形,将受伤的战士围在核心,枪口一律向外警戒。 ?? ?遇到一只狼并不可怕,而孤狼往往更恐惧人类。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四周已经出现了几十匹狼,看模样,少说也能有三四十只。

    这是真正的狼,一条条狼恐怖的逼近。身上的毛被暴雨浇透,更加显得狰狞恐怖,让人见了只想下意识的躲避,马上避开,不想有丝毫的对持。

    天降暴雨,狼饿极了。饿极了的野狼更为凶残,这群狼嗷嗷的叫着,看着面前的人群跃跃欲试。柳玉东岁数较大,烟海市的山中有狼,他早在小时候就听自己的爷爷讲过。烟海市地处丘陵地带,名山大川还真有几处。

    较为出名的就是丘老道的修炼处,道宗的源地。而源地有狼,那是不争的事实。不仅有狼,那里离这百里松涛林可以说是一脉相连。脑中想到了地图,越过这座沙山,岂不就进入了通海区,而通海往南正是通往威山市的必经之路,也就是野狼的聚集地。

    不等狼聚集,柳玉东明确的下达了作战命令:“开枪,射击!”

    战士们早就等着这句话了,顿时一排枪响一片。子弹呼啸着,带着旋扎进了狼身。一条条饿狼纷纷被击中扑倒在地。

    柳玉东心中释然,任你再残忍,再凶暴也不过如此,狼毕竟是狼,怎么能抵挡得过枪林弹雨的袭击。

    人就是这样,面对天生的恐惧,总想下意识的躲避。而躲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其实消除隐患,消除危险,将一切扼杀在摇篮里,那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与此同时,野狼群也起了攻击,狼性凶残,越是面对血腥,越能激怒这帮残忍的畜生。一头头狼高高地跃起,迎着弹雨,毫不犹豫的张开利爪,血盆大口对着人的脖子就扑咬过来。

    而此刻地上受伤的野狼,竟然也奇迹般的站起身,尽管身上血流如注,但是依然不顾,是顽强的挣扎着,也加入到了攻击的行列之中。

    柳玉东下意识的开枪射击,将一头冲在最前面的狼一枪爆头。可是奇怪的事情生了,子弹击中了狼头,而狼身只是一顿,随后却依旧像没事一般的前扑过来,双眼血红的,死死的盯着柳玉东,大嘴红红的张开,森森的犬牙交错,直指柳玉东的脖颈。

    “打,快开枪!给我打!”

    哒哒哒...哒哒哒...

    95突击步枪强大的火力瞬间对准了这匹凶悍顽强的野狼,弹网交错,一排排的子弹击在狼身,终于是将它打的血肉模糊,从半空中陨落。

    “麻痹的!所有人注意,狼头坚硬,打不碎的狼头,砸不断地狗腿。大家往狼身上招呼!”

    得到了明确的提醒,战士们纷纷撇开狼头,枪口直指狼身,95突击步火舌飞奔,子弹横着一扫就是一大片。一班和二班交替掩护换弹夹,以此类推,终于是压抑住了狼的突袭。

    猛然间狼群后面现出一条身影,此人高声叫着:“你们马上去追击徐右兵!区区几匹饿狼,犯得上小题大做吗?

    这条身影度极快,转眼间已经到了狼群之中,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手起刀落,刀刀命中狼喉,电光火石之间,身边已经倒下了五匹饿狼。

    “妈的,还愣着干什么,柳大队,你带人赶紧追击,千万不能让徐右兵跑了!快!你们追上那小子,不用进行抓捕,只要能拖住他,等我解决了这群畜生,我亲自抓他以正典刑!”

    来人口气严肃,说话完全是命令的口气。柳玉东刚才焦急没看清楚,现在仔细打量下来,这才看清原来是本省全军比武第一人,缉私大队的大队长杨国涛。

    柳玉东与杨国涛平级,但是杨国涛的话柳玉东却不能不听,原因很简单,杨国涛来历不凡,并且一身功夫听说还是祖传。这一比较,高下立判,所以对杨国涛的话,刘玉东是言听计从。

    两人说起来在私下里还算很好的朋友,缉私大队与武警大队经常联合行动。在抓捕犯罪与海上缉私的行动中,多次完美的配合,所以柳玉东一招手,快的就带队向前冲去。

    他知道,徐右兵就藏身在不远处的那棵大松树下,只要过去,相信就能抓住这家伙。狼群围住的不仅仅是武警战士们,落单的徐右兵此刻看来更加的危险。

    有人单枪匹马的冲进了狼群,就这样手持匕玩命的与狼周旋,看的战士们心惊胆颤。好在李玉东命令大家快的追击,这帮血性的小伙子们无奈的摇头。

    此刻的他们只能用震惊来说明,缉私大队的杨国涛再一次用行动证明了他自己的能力,手起刀落,又一条高高跃起的的野狼竟然被杨国涛一刀扎进了腹部,刀身下拉,一腔热血迸出,顿时洒了他个满头满脸。

    此刻的杨国涛在众人看来,就是一位满身金红,满身杀气,来自地狱中的钟馗一般,是佛挡**,神挡杀神。

    战士们不忍心再看下去,人人掉头就跑,杨国涛太凶残,他的凶残已经出了饿狼的凶残。仿佛这家伙全身带着无尽的杀意,就好像只要是把面前的狼全杀完之后,要是没东西让他再能开膛破肚,一定会拿他们练手一般。

    战士们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心悸,所以是撒开腿就开始追逃犯,娘啊,让我去抓杀人犯吧,好在这家伙是自己人,这要是敌人,还不要了人命了啊!

    一人合抱的松树离这里很近,战士么狂跑几步便稳住了脚步,柳玉东谨慎的做出包围的手势,战士们小心翼翼的向四周踏出,枪口死死地对准松树上下各个角落,只要现异动,绝不会犹豫,立刻开枪。

    精神高度的警惕着,风声鹤唳。四周大雨倾盆,能见度极低,相距两三米之外就是一片模糊,谁也不敢稍有妄动,据说犯罪分子手中持有重武器,还有高爆手雷,柳玉东踌躇着,究竟是一拥而上,还是诱敌而出,他犹豫不定,踌躇不前。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