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3 案件移手
    战士们远远地围着松树,喊话劝降。杀人狂,后面依然是嗷嗷叫着的恶狼。双方的对持,其实更为加重了战士们的心理负担,都是年青的小伙子,看起来各个威势不凡,其实多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阵仗。

    后面野狼逐渐被各个击破,嗷嗷的狼叫声更加惨不觉耳,而死去的狼身,立刻就被同伴们扑上去,争相抢食。血腥味四散开来,有几位小战士应该是今年的新兵,实在坚持不住这血腥的场合,竟然哇哇的直吐。

    柳玉东看着直叹气,作为带队的长官,还只是抓捕一名逃犯,队伍打成这个样子,士气全没了。

    忽然一个无比嚣张的声音自大树后面传出:“就这么一群怂货,还想抓我!我看还是赶紧回家玩去吧,不要再继续丢人现眼了!柳大队长,还有那个手下败将,哥哥我不伺候了,回见!”声音冷冷的,带着说不出的嘲笑。

    话声刚落,就见树后犹如奔出来一条脱兔,动作迅疾如狸猫,只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的暴雨中,再也看不见身影。

    “给我追,追!”柳玉东大吼一声,身先士卒的追了上去,人刚往前一个急冲,耳边便传来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耳皮飞过,那炙热的温度,甚至都能让柳玉东看到一抹雨水浇灌在上的青烟。

    “喔嗷~~~~!”一声浑厚的狼啸,激荡万里。这一声狼嚎,顿时让后面还在不屈不饶与杨国涛周旋的几条恶狼为之一愣。这几个畜生下意识的站稳了身子,竟然猛地一阵哆嗦,甩掉了身上的雨水,以一道闪电般的身影刹那间消失于五形。

    杨国涛也是一愣,战士们人人心悸,一切都不可思议,甚至是现在已经不见了半条野狼的影子。杨国涛低头怒骂着,伸脚狠狠的踢着几匹野狼的尸体。

    “都还愣着干什么,老柳,安排受伤的战士赶紧去医院,其余的一起追击!”

    战士们也缓过神来,被一个杀人犯如此的奚落,让这些年轻的心羞愧无比。年轻人经不得激,一激便会暴怒。见杨国涛持枪朝前追去,战士们没等柳玉东吩咐,怒气吼吼的便跟了上去。

    追出去不多远,上空传来一阵轰猛地震荡声,同时狂风激荡。大家停脚抬头,一架反恐武装直升机正冒着风雨盘旋在众人头顶,三名一身新式装备的军人索降直下。

    柳玉东眉头拧紧,对讲机内已经传来了最新指示,来的是省反恐大队的特别战士,现场指挥权移交,所有人暂时都听从这三名上级来的人领导于指挥,等于说案件移手了。

    三人高空索降,动作迅而麻利。一水的黑色野战作训服,戴着头套,全身上下挂满了最新式的装备,高爆手雷,狼牙战术匕,最新式的5式微型冲锋枪,一招一式特种兵范儿十足。

    两相比较,高下立辨。三人虎步熊腰,走路特别牛逼,前面持枪探路,两边各有一位队员守护,持枪警戒,标准的品字形防御战术搜索步伐。

    暴雨依旧,打在不知名材料做成的头盔上竟没有半点声息,头盔上强光手电忽闪,刺得人眼生疼。

    “谁是柳玉东,现在这里由我们接管,带上你的人跟在后面,保持距离三十米,没有命令,不准靠近!”

    卧槽!

    柳玉东看了一眼杨国涛,心中这个不爽。对方完全就没把他这位大队长放在眼里,其实又何尝是把杨国涛给放在了眼中。

    不过柳玉东到是暗暗的松了口气,麻痹的,你们早来啊,真牛逼,早来我就不至于损失这么多的战士,被人打的这么狼狈,有能耐你们上好了,你以为老子愿意上去找打啊。

    杨国涛见柳玉东看向自己,默默的点了点头。没人问他是干什么的,他也懒得解释,后面缉私大队的战士们也一路小跑着赶到了,杨国涛一挥手,战士们驻足而立,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所有人五人一组,分散追击,注意,与省城来的领导们保持有效距离三十米开外,任何人不得越位,这是军令,违者军法从事!”杨国涛下达着命令,柳玉东急忙点头。

    三名省城来的反恐精英们脸上见不到任何表情的对两人点了点头,快地向前突击。

    徐右兵一路狂奔,怎奈雨势凶猛,地上积水泥泞一片,再加上肚子也饿了,跑了一会脚步慢慢地放缓。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两条恶狼。恶狼一前一后,形影不离。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就连狼牙大对的队员们,还有那个赵老头也不知道,徐友兵有着一项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御狼术。

    这是一项古老的技法,相传是古代狩猎世家的绝代家传秘术。徐右兵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一本残破黄的小册子,好奇心使然,这家伙翻看了一遍,不想竟是一本绝世秘籍。

    上面不光是记载了对猎物的追踪、下套,挖坑,设陷,还记录着一种吐纳法门,以及一套刀法。其中最后的几篇,就是御狼之术。

    他驻足站立,在一棵大树下辨明着方向。两条恶狼猛地转身,竟然箭一般地离开他,狂奔而去。徐右兵低头骂了一声,刚想捡块石头砸这两条畜生,然而等他抬起头来,乐了。

    两只狼一前一后的快追击,前面一只野兔没命的往前跑。只一转眼的功夫,野兔被俘,头狼嗷的一声,颠颠的咬着兔头向徐右兵奔来。

    徐友兵伸手接过兔子,使劲的摸了摸狼头以示表扬。掏出铁血m9军匕,一刀划开了兔子的咽喉,对着嘴就是一阵狂灌。兔血醒臭,带着一股温热的土腥气,入喉腥臭难咽。可现在徐右兵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好像走了不少弯路,毕竟十几年了,这片老林子里面到处杂乱不堪,让他很难找准一条正确的路走出去。

    他只能是勉强的对准威山市的方向,把喝光血的兔子分开,丢给两条恶狼,再次向前奔袭。

    奔跑,奔跑,徐右兵猛然卧倒,就在他倒地的瞬间,耳中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枪响。嗖,嗖,嗖,枪声清脆,带着清晰地啸音。

    狙击手?徐右兵趴在地上死死的不动。妈蛋,竟然被狙击手盯上了。看来对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抓住自己,就算抓不住,也要狙杀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