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4 暴雨狙击
    嗖——又是一声枪响

    趴在地上的徐右兵眼中红芒一闪,连续几个侧翻避了开来。? ?体很好的倚在一颗大树下,心中生出一抹狠厉的杀气。眼前大雨茫茫,松涛万丈。阴沉沉的天就像没睡醒的早晨,一切都是灰蒙蒙的。

    对手不简单,绝不是武警里的那些兵蛋子。可不简单也只是相对来说,其实技法也没那么玄乎,没开枪自己就能提前感觉到被咬的针芒。看来对方又请了高手,唯一的解释就是抓捕自己的人升级了,那么说,他们是向上方求援了?

    呵呵,徐右兵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事闹得越大越不好收场,看来应该早点结束这场闹剧了。小小的热身,竟然惊动了这么多人,几百人的围捕,还有狙击精英的加入,再闹下去说不定他们还会增派人手,那到最后,岂不是要闹笑话!

    想到这里,徐右兵仰天长叹,他在地上捡起了几根松针,慢慢的撸顺,待又一声枪响过后他敏锐的寻着枪响的方向扬起了手。

    嗖嗖嗖......

    几只松针顿时疾飞如茫,身后瞬间传来轻微的闷哼声。那位狙击手还没等收枪移位,就见一道绿茫飞来,精光闪过,一下就扎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没透了手腕,由前至后竟然快的穿出。

    徐右兵这几针贯出,用了能有七分力道。可别小看这几根松针,七分力道再加上徐右兵的特殊技法,足足可以穿透5t的钢板。连钢板都能穿透,更别说区区的人体血脉了。

    徐右兵十六岁入伍,天资聪慧,人又好学能吃苦,十年下来,深得狼牙特战队里几名教官的欣赏,那几乎是把他们压箱底的绝活,全传给了他一人。这还是因为徐右兵入伍有些晚了,要是再早上十年,相信他的一身技艺早就炉火纯青了,不要说区区几根松针,恐怕伸手所指,即可伤人。

    当时徐右兵无意之中随手丢出去一根钢钉,不想正扎在旁边的一木架上。这一手漏出,顿时就让狼牙特战队的总教官给看上了,于是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专门培训。

    先是用钢钉当飞镖扎木板,练习准头和劲道。后来木板变成了玻璃,再后来换成了硬塑料,铁板......一点一滴,徐右兵拈花飞刃之技终于学成,已经达到了神乎其神的境地。

    而不知不觉间,这小子腕力也有所成,不单是练得一手拈叶飞花的绝技,还成就了一双足以开碑裂石的飞花掌。

    那一掌击出,带着一股刚猛的萧刹之气,所击之处外面见不到任何异状,但内部却是已经被击穿震透。如果要是一掌击在人的身上,当时绝不会感到异状,表皮完好无损,其实里面已经血肉模糊了。

    这名狙击手其实就是三名反恐队员里的其中一人。这小子双手死死地握着一把97式狙击步枪,其实也就是88式狙击步枪的改进型。

    为了适应国际形势需要,口径一律采用5.5mm,使用铜弹壳,无托结构,现在广泛配备于各级部队,被战士们称之为具有高精度,高信赖,高水平的猎杀利器,也是当今世界上支5.5mm口径狙击步枪。

    徐右兵透过一角看得清楚,这小子满身新式装备,戴着头套,看不清任何面貌。他的身旁警惕的以三角阵势隐蔽这两名和他一抹一样装扮的精干战士。即使见同伴受伤依然不为所动,死死的警戒着前方。

    不再罗嗦,徐右兵诡秘的一声力吼“嗷!”只听嗖嗖的穿梭声传来,不知何时,三名反恐战士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两匹一人高的恶狼。

    “卧槽!”三名队员即使再镇静,但是在一人受伤的状况下,面对两条逼人的恶狼,还是感到一阵头皮麻。

    嗖嗖嗖,几声枪响过后,奇迹生了,这两条狼不但没事,还能快的规避子弹,并且以更加刁钻的角度扑向三人。

    徐右兵已经从大树后面转了出来,对付这三小子,他不需要出手,他冷冷的笑着看着面前的三小子,嘴角出一阵阵的啸音。蓄势待的狼儿们其实早就忍不住了,刚才群狼被伤的不轻,这两头其实就是群狼的领袖,一公一母,母狼一直配合着公狼,在其身后,使其攻击竟然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

    “先干掉这两头畜生,快,开枪射击,决不能让他们靠近!给我打!”三名战士调转枪头,完全不顾徐右兵的漠视,对着两匹恶狼就要扣动扳机。

    “住手,小子们,你们的对手是我!来吧,端起你们的抢,往这打!”徐右兵拍着自己的胸膛,嘴里有出一声啸音,奇怪的是刚才还做猛烈扑击状的两头恶狼顿时就停止了攻击,几个起落便跑到了徐右兵的身前,乖乖的蹲了下来。

    “停止射击。”三名特警,看着孤身一人站在眼前的徐右兵,笑道:“你就是哪个‘逃犯’?”

    逃犯,一听这两个字,徐右兵的脸色顿时愈加变得阴沉。铁血儿郎,为国家、为人民、为了这个民族,自己甘心抛头颅洒热血,流血不怕,牺牲不怕。

    当你们安稳的在家睡觉的时候,是谁给了你们这样舒适安全的生活环境。一切不想多说,而如今竟被人称之为逃犯,一代狼王徐右兵,狼牙特战队之精英之王怒气突然上涌,浑身迸出一种血一般的战意。

    “小子,乖乖举手就擒!徐右兵,别以为你随便找了几条狗,就能帮你摆脱面前的困局!你已经被数百人包围了,投降吧,否者要是拘捕的话,今天你就死定了。”

    不再答话,徐右兵欺身而上。挑衅狼王,就应当接受狼王的怒火。一脚踹出,正中说话者的小腹,这家伙是连吭都来得及吭上一声,人顿时到飞着向后摔去。徐右兵不再留情,身子向前一步跨出,另外另名队员甚至还没来得及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就感觉两人前胸好像是被一把大锤狠狠地击中了一般,一口鲜血迸出,重重的摔倒在地。

    一名战士在倒地之前,强忍着胸口的剧痛,手中抢高举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徐右兵,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