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7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而此刻徐右兵身边的子弹飞如牛虻,稍有不慎就会被流弹击中。 ?? ?着韩小雪,快的疾驰。目的不仅仅是要甩开追击,还要争取时间,看看这个奇怪的女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要为自己挡一枪。

    韩小雪嘴角轻吟,不住的说着什么,语气断断续续,血流太多,也许穿透了肺泡,再不进行紧急救治的话,恐怕一会的时间就会因为气胸而窒息死亡。

    徐右兵猛地停下了脚步,身后的枪声也奇怪的停止了。不能再逃了,其实逃跑,又有什么意义呢?

    逃跑,自己有必要逃跑吗?自己犯罪了吗?徐右兵摇了摇头,他不认为自己犯罪了,他只是惩戒了应当接受惩戒之人,惩戒了无知冒犯狼王之人。

    “韩小雪,小雪你醒醒,你千万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我现在就想办法送你去医院,挺住啊!”

    徐右兵上下摸索,果不其然,韩小雪内衣兜内有一部手机。不想拿出来,却是设定了密码而无法使用。

    “小雪,你醒醒,醒醒,千万可不能睡着了,你醒醒,告诉我你的手机密码!给,你拿着手机,帮我把锁解开,小雪,你醒醒,我马上给你的妹妹打电话,让她为你安排手术,你醒醒好吗?”

    徐右兵隐在一个巨大的松树下,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遮挡住韩小雪的伤口,把电话递到韩小雪的手中,焦急的恳求着。

    徐右兵从来没有这么恳求过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这个女人毫不犹豫的为自己挡了一枪。他需要报答,需要负责任。

    男人,就需要尽到责任,此时的他,不能逃避!虽然身后追兵千万,但是在徐右兵看来,此刻救助韩小雪才是最重要的。

    韩小雪胸前血流不断,嘴唇青。意识中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必须要帮助这个家伙。想了那么多,一切竟事与愿违,原来他竟然是国之栋梁,而不是什么所谓的逃犯。

    这样的人,说什么自己也要救,死命的也要保全。父亲的电话回的有些晚了,竟然说一切都是误会,对方竟然是 共 和 国 守卫勋章的获得者。

    以父亲的权力其实也查不到多少机密的材料,徐右兵的档案在父亲这一级别的调阅下只显示几个字:

    国之功臣, 共 和 国 的守护者。

    钱沐槿愣了,一位国之功臣,一位 共和 国 的守护者会是杀人犯,无恶不作的凶徒,这不是开玩笑吗?

    哪怕他随随便便的杀一人,都可能是为国除奸,为国除害吧!

    想到了女儿,钱沐槿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第一次破例,以一种无比深意的方式第一次向女儿透露了一点消息。他做的只能是这么多,他相信自己女儿的聪慧,所以他只是说了一个大方向,也是在高层中可以公开而不违背原则的一面,此人是国之栋梁,国家的守护神!

    噗!

    此话一出,韩小雪顿时就飙血三声。乖乖,我说你不平凡,原来还真是不平凡。无怪乎妹妹会被你迷恋,国之栋梁,这样的人,谁会不迷恋。

    韩小雪虽然无力,但此刻还是清醒的。她艰难的伸手握住了手机,轻轻地滑动,原来密码竟然是如此的简单,只需轻轻的向上一拉便可。

    “我没事,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小艺的好吗?告诉我,她是我的妹妹,我求你千万不要伤害她!”

    徐右兵暴汗,原来这两人竟是姐妹!韩小雪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身体软慢慢的没有一点力量,血已经染红了胸前大半,还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

    不再犹豫,徐右兵伸手一把堵住了韩晓雪的伤口,那里软软的,莫名的就是让人一阵心悸。

    “你没事吧,我这就打电话,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及时的送去医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任何危险,不会,绝不会!”

    韩小雪的眼神慢慢的微眯,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无力,甚至是整个身子开始慢慢的抖!徐右兵知道,打电话已经没用了,就算送去医院,恐怕也不能来得及抢救回来。

    肺部被击穿,如果不能及时的抢救,最多坚持不到十几分钟就会致死。致死的原因很简单,大失血,以及由肺积水引起的窒息。

    弹头冲击人体,类似与一块石头投入池塘,会引非接触性骨折(尽管弹头没有直接打中骨骼),并引大量失血和休克。 步枪弹较远距离打中,而又没有伤到心脏,可以用手术切除坏死的肺叶,存活几率较大。手术后注意感染和肺积水,很容易留下气胸的后遗症。肺积水要用针头穿入胸腔抽出,很痛苦的,更何况现场没有任何抢救的措施。

    看着韩小雪,就是这个女人抓自己去了警局。可是现在也不那么重要了,她抓自己是她的职责所在。而现在,自己必须要救她。

    徐右兵不再犹豫,他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抱起韩小雪,徐右兵大步的飞奔,前面的两头狼王或许是感觉到了徐右兵的急切,在前面快的带路。

    不一会的时间,竟然来到了一处山洞,外面大雨倾盆,山洞中却是温暖干燥。徐右兵将韩小雪小心地放好平躺,认真的打量了他几眼。

    此刻的韩小雪已经意识模糊,近乎于昏迷。徐右兵不再犹豫,一把扯开了韩小雪的胸襟,右手慢慢的探了上去。

    伤口就在前胸,但是这一摸之下,竟然没有找到!

    偶累了个去的,好绵软,好庞大!就像一座伟岸的山峰,挺俏怒拔!

    继续,继续,入手处温润滑腻,绵软柔长。徐右兵甚至是颤抖了,甚至是将手微微的收回。一个声音严重的提醒他,不能,你在干什么,不能这么做,不能趁人之危!

    可是,我是在趁人之危吗?

    徐右兵猛地甩了甩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脑中烦躁不安的情绪太激烈了,刚才的一路的斗争也太残酷了。

    被追着喊着打,太丢人了,身为狼王,什么时候丢过这么样的人。

    “嗯!嗯......”一阵轻声的低吟,自韩小雪的嘴中出,徐右兵伸出去的右手猛然觉醒,丫的,你就是一个禽兽,或者说一个畜生,都什么时候了,你满脑子里怎么还会这么的龌蹉想法......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