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8 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
    “小雪,你不要动,小雪,我,你听我说,你受伤了,我需要帮你暂时闭合伤口。?? 你忍一忍,千万不能睡着,知道吗小雪。你放心,我这就给医院打电话,我一定会把你送到医院,你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

    徐右兵啰哩啰嗦的安慰着韩小雪,终于是看清了韩小雪胸前的伤口。伤口很严重,大贯通伤。造成开放性气胸,使前胸和后背贯穿,造成胸腔刺透,胸膜腔与伤口之间形成一个纵深的直腔。

    95新式狙击步的威力真是要人命,打在任何人的身上,其所造成的伤害程度,也是不容小觑的。

    韩小雪呼吸微弱,由于是前后贯穿伤,呼吸时都能听到空气进出胸腔的“嘶嘶”声。情况相当严重,如不紧急救治,很有可能就会因伤势过重导致死亡。

    徐右兵死死的按住韩小雪的胸腔,他心中莫名的一种恐惧。突如其来的占据他的心房。

    这样的贯通伤对他来说见得多了,也太稀松平常了。以前带队出去执行任务,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子弹贯穿前胸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但是今个,他紧张了。看着韩小雪年轻而美丽的面容,那因失血过多而愈苍白的脸颊,以及轻微蠕动的嘴唇,徐右兵感觉自己没来由的一阵狂躁。

    “小雪,小雪你在说什么,你先别说话,保存体力,我这就帮你止血。”也不知道韩小雪在无力的呢喃着什么,徐右兵看着她尖尖的脸颊,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韩小艺。

    对,电话!徐右兵顾不上满手的鲜血,抓起电话解锁,在通讯录里快的查找着。

    电话响了两声,通了,一个无比伤感的声音传过来:“姐,抓到了吗,你们抓到徐右兵了吗?姐,我求你,帮帮他,我知道你们在追捕他。姐,他不是坏人,你相信妹妹,他真的不是坏人,你们千万不要伤害他!”

    “韩小艺!”徐右兵脑子嗡的一下震撼了,一个女生,只相识了一晚上的女生,竟然这样的相信自己,还为自己求情,徐右兵突然感觉自己好混蛋。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错的是不是有些离谱了。

    “小艺,我是徐右兵,你放心,没人能够抓的到我。小艺,我现在急需你的帮助,你能不能帮我一下!你姐受伤了,很严重,我请你马上准备手术,等候我的到来,只要我到了医院,你们立刻手术!”

    “什么?”电话对面的韩小艺从病床上一下就坐了起来。她一把扯掉了自己手上的输液管,语气焦急地问道:“徐右兵,是你吗?你在说什么,你?”

    “小艺,你先别急,冷静,听我说!我兄弟大军在不在医院,你让他马上开车到烟海与威山市的中心交界处,就是通海区旁边的松涛林隔离带。我会在中心位置等候他。

    小艺,快,时间不等人!一定要想办法联系到他,我没有他的电话!”

    徐右兵不想把韩小雪的伤势对韩的太严重。他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在吩咐着韩小艺。相信这个女孩,应该在关键的时期果断,冷静,并且勇敢!

    相信吧!

    “好的,我现在就上楼看看。不过你千万要小心,楼上还有警察在,我,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姐姐好吗?徐右兵,对了我姐是怎么受伤的,什么伤?是不是你打的?”

    “韩小艺,我徐右兵从不打女人!她中的是枪伤,是被误伤的。你那里即使是有警察我也不怕,但是我现在必须要送你姐去你们医院你知道吗?”

    韩小艺似乎有些没听明白姐姐究竟是怎么受的伤。被误伤,怎会这样,难道不是在抓他的时候被他打伤的吗,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不会饶了这个混蛋。

    韩小艺咬紧了牙,马上起身就向楼上跑去。她一边跑,一边紧张地拨着父亲的号码。姐姐受伤必须要告诉父亲,现在,只有父亲才能调动更大的资源,相信这件事情,如果有父亲介入的话,恐怕一切都能逆转吧。

    ......

    徐右兵身上伤痕累累,被雨水侵泡了大半天,浑身上下更是难受。盐水已经淡了,可是有辣椒面依旧还在伤口中刺激着他。犹如千百个巨大的蚂蚁在身上叮咬一样,使他坐立不安。

    可现在急需要干净的医用敷料缚住韩小雪的伤口。开放性气胸,如果不第一时间封闭伤口,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气胸的原因,流血,都能把人给流死。

    没办法,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用了。他的这身衣服早就被自己身上的鞭伤沁透了。徐右兵上下打量着韩小雪,他使劲的咬着牙,坚持的劝说着自己:

    我不是又犯老毛病了,可是小雪,想要堵住你的伤口,就必须要用你自己的内衣。奥卖糕的!买糕的怎么可以这样!

    徐右兵颤抖的伸出了手,他犹豫着,几次手伸到了韩小雪衣服的前襟,却又下意识的抽回。究竟要不要这样做了,这样做了,韩小艺醒来以后会不会误会自己呢。就算韩小艺明白,可是韩小雪要是醒过来了会不会明白自己这么做是实在不得已呢?

    哎!一个头两个大!想要帮韩小雪止血,帮韩小雪堵住伤口,就必须要脱了韩小雪的衣服。不仅仅是外衣,而是内衣。

    毕竟内衣贴身穿着,与外界不直接接触,相比较而言,上面的脏污附着少,细菌少。在万不得已的状况下,其实就是现场最好的医用纱布。

    徐右兵手伸着,他忐忑不安。面前这个女警太让他下不去手了。虽然生命体征很虚弱,脸色也变得苍白而失去了血色的莹润之美。但是胸前的那一抹白,和这英姿煞爽伶俐紧俏的身子,依然显出她是一个多么令人动心的俏女子。

    古有西施捧心而醉人之美,而面前的韩小雪,此刻又何尝不是更胜西施三分。身子斜斜的躺在地上,小腿微蜷。樱桃般的唇轻轻地呢喃,面上痛苦的哀疼更是让人揪心般的不忍。

    突然,韩小雪的身子一歪,头无力的垂向一边,胸腔的嘶嘶声也没有了,这分明是就要坚持不住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