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3 铁血狼牙 国之利刃
    一刀斩落佐道君的项上人头,徐右兵的战意陡然高升,再抬头看向面前的四人,他这才意识到,即使是德川江户的上忍也不过如此。

    韩小雪重伤待救,每延迟一分钟就会有死亡的危险。这百里松涛林内危机四伏,父亲的伤自己还没能认真的探视,母亲的担忧犹在心头。

    一幕幕,一点点,一滴滴,还有满身的误会需要消除,而这一切都需要逆转。时间耽误不得,可偏偏又节外生枝。徐右兵生气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狼王一怒,尸横万里,谁也无法阻挡铁血兵王的愤怒!这样产生的后果会让整个世界震惊,会令亿万民众胆寒!而这些无知之辈,肖小之徒,愚蠢的岛国猪,不仅再次踏上华夏的土地不说,竟然还敢受人指使来杀自己。

    呵呵!

    徐右兵满身的战意彻底的激起来,胸腔中犹如烈火激荡。上忍不可俱,遇强则强!手上肋差横扫,一股真气力贯铁血,刀身锋鸣、刀气瞬间荡开能有十米见方,周身顿时旋起一股强势的气流,身体以无比诡异的姿态竟然在虚空中舞动,两把利刃直向四人杀来。

    对面的四名上忍此刻完全被这凌厉的刀气给震住了,只觉的平地里突然起了一阵旋风,旋风中两把是见非见,是刀非刀,周身上下炫着片片蓝刃的劲风迎头劈来,堪堪将他们死死的罩住,不能避开分毫。

    “腾龙旋!快闪!华夏国铁血!”

    “啊!八嘎!”

    话刚出口,肋差便掠过脖颈,无尽的湿冷,荡去了生命的温暖。致命一击,没有丝毫可以回旋的余地。

    然这仅仅才刚刚开始,徐右兵单脚点地,身体在凌空中一个36度大回旋,狠狠的一脚,战斗靴正中一名上忍的额头。这小子是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脑袋就如同个烂西瓜一般的爆开,红的、白的,喷了一地。

    诡异的招式,凶残狠辣的打法,剩下两名上忍彻底领教了狼王的强大。刀势威猛,鞭腿凶悍。招式大开大合,犹如奔腾的江河滚滚不息,如果再以死相扛,恐怕非死既残!

    招架不住,不能硬抗,此人来历莫名,不但刀法绝伦,竟然还会腾龙旋!莫非华夏国已经知道了德川江户家主派他们来的意思?要不怎么能引出如此的强敌,华夏铁血?两人慌张退避中急忙对视一眼。忽然各自伸手向外一扬,顿时身前腾起一幕白烟,身子一晃双双隐蔽了身形。

    “八嘎!华夏人,最不能相信!低等顽劣的民族!我们中计了,逢源计划失败,退!”

    “想逃,做梦!”徐右兵手中肋差狠狠地一甩,犹如一道劈链直追,带着呼呼的风声,看是瞎蒙,其实正中一名上忍的后心。

    “噗!”肋差果然名不虚传,真真实实的剖腹铭刃,刀身直贯后背由前胸穿出,刺了个透心凉。这名上忍身子一顿,惯性倒地,噗通一声,出沉闷的声响。

    徐右兵冷哼一声,跨前两步就要拔刀,突然感觉一股滔天的力量迎面砍了下来,刀锋稳重,气势不凡。他急忙摆正身形,身体向后以一百八十度的角度后仰,避开这来试凶猛的横劈,待对方招式老到迅出手,铁血m9往前轻轻的一抵,正抵咽喉。

    “住手!卑鄙!放开一郎,我可以替家主答应你一个合理的要求,是钱还是其他的都可以,我们德川江户家族都可以满足你!

    虚空中一名上忍突然出现,手中不再拿刀,而是紧紧的握着一把精致的手枪,食指紧张的搭在扳机上,枪口正对着徐右兵的脑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德川江户?自以为是的猫头鼠辈,怎么?以为凭你们德川江户家族就能让我惧怕吗?”徐右兵身上的气势陡然而,一股无比蔑视的寒意让人禁不住浑身胆寒。

    “砰!”相对不到两米的距离,这名上忍手一哆嗦,一颗子弹瞬息间就冲出了枪堂:“自大狂,去死吧,敢无视德川江户家的,即使是华夏国的铁血狼牙特战队,也必须付出死亡的代价!”

    枪响过后,掉头就跑,那迅疾的动作如同鬼魅一般,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雨雾之中。徐右兵咆哮的大吼一声,刚想冲过去,脚下却被一绊,低头看时,他乐了。德川一郎肩头中枪,人已经吓得瘫倒在地,身子蜷在一起,哆嗦的犹如筛糠一般!

    “麻痹的,好快的度!不过跑了狗腿子撇下了主子!”徐右兵极度不屑的撇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疼的瑟瑟抖的德川一郎,一脚踢在这家伙的屁股上,声音冷冷的再次说道::“杀了多好,还要老子麻烦动手,没用的废物!”

    “不要,不要杀我!我知道你是华夏国狼牙特战队的,我要求见你们长,我要求大使馆庇护,我是德川江户家族第一顺序继承人,你们不能杀我!”

    “哒哒哒!”就在此刻,左右突然枪声大作,徐右兵顿时一惊,看来先前的枪响,已经惊动了搜捕的干警们。现在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周围四处都围得紧紧的,枪口火舌飞吐,火力全开,道道弹痕形成一道道严实的弹幕。

    四下里暴雨如注,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不能向外冲,不知道外面真实的兵力部署,没地方躲避,避无可避。饶是徐右兵再生猛强悍,但是他实在是不能下手对付这帮只能服从命令的军警。

    “里面的小子听着,我是烟海市快反应大队的大队长马景涛,我们是老对手了。你小子行啊,把我们分队长劫持到哪去了?亏我还把你当个人物,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抓个女人当人质,别说我还真有点瞧不起你!放下枪,走出来。你的身份还需要证实,所以现在我依然需要拘捕你,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

    马景涛扯着嗓子吼着,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这个折腾啊,又暴雨如注,麻痹的,他感觉自己的额头隐隐的烫,嗓子干燥,有些火辣辣的疼。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