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4 铁血狼王 神州护卫!
    见里面没反应,马景涛烦躁的再次举起手中的电子喊话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赶紧的,别啰嗦,我相信韩分队长已经和你说过什么了吧,你要是真有胆子你就一枪来个痛快的,自己了结了你自己,也算帮了我们一个忙。 ?

    麻痹的,你也算一条汉子。但是你不要伤害小雪,否则你知道我有一千万种让你后悔的办法!

    投降或者死你自己选择,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时间到,我就收队!”

    马景涛觉得自己的身体真他妈的有些吃不消了,这还没怎么上岁数,难道就不能亲自在一线打拼了?只一晚上,就折腾成这样,看来回头自己就得大病一场。

    但是他强忍着必须要坚持,因为他知道,韩小雪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丫头。她就这么荒唐的冲过去保护这个小子,一定是当时有着不能说出来的理由。

    他知道里面的人就是徐右兵,大雨深林,孤寂的枪声,不是他还能是谁。马景涛希望徐右兵赶紧的做出决定,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事韩小雪既然通知了那个人,并且还牵扯到韩小艺,那这事其实已经不是烟海市能捂的住的了。

    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徐右兵凝神,静气。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白蒙蒙的雨雾,他冷静的沉声喊道:“马大队,你一个人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一听这话马景涛放下喊话器就要往里走,他已经承担了现场总指挥的任务,不管是柳玉东也好还是杨国涛也罢,此刻都不能阻止马景涛所做出的决定。因为马景涛先前话说的很死,有什么事情人家会亲自向上级解释。

    而实际上无论是柳玉东也好,还是杨国涛也罢,论级别来说,虽然都比马景涛要高,但是无论是武警来说,还是缉私大队,其实都是来配合市局做抓捕任务的。所以现在马景涛强势的揽权,没有人会认真的和他计较。这本就是马景涛的工作,而缉私和武警只不过是来配合进行抓捕的,说白了,有点打酱油的角色。

    马景涛非常客气的和柳玉东杨国涛点了点头。三个人多次带队配合完成任务,其实相互之间还是非常了解的。马景涛尽管没有解释什么,但是两名严肃的队长也能在他眼中看出一抹无比自信的深意。

    这件事由里由外来说都透着一抹无比的诡异,两人在马景涛那无比深邃的眼中,似乎已经看到了另外一种远离是非的深意。

    “师父!我陪你,师父!”唐奎不放心的喊住了马景涛再次迈出去的脚步,声音透着一股非常不忍的担忧!

    “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不用陪,认真警戒,告诉兄弟们,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否则我扒了他这身警服!”

    呃!唐奎一愣神,马上立正站好,对马景涛敬了一个严肃的警察礼。师父从没这么严肃过,麻痹的,从昨晚到现在这事就不是人干的,忒邪性了!

    马景涛大踏步的向前走去,他不再犹豫。身后猛然冲过来三名一身利落反恐装备的特战精英:“马队长,你不能单独行动,这违反原则!”

    “唐奎!”

    “到!”

    “三位省城来的领导身负战伤,请他们好好休息,大雨倾盆,不要感冒再次加重病情,这是命令!”

    马景涛说完,唐奎一挥手,顿时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就把这三位曾经无比牛粪的家伙给好心好意的拉开来,完全不理会他们的任何吼叫和反对的声音。

    这帮警员早就看这三个牛逼哄哄的家伙不上眼了,有这机会,还是头的亲口命令,哪还管那么多。

    马景涛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淡定的一招手:“反恐大队的装备真不错,这头盔是带摄像头的吧,借我用用。全程录像,这样就不违反原则了!三位同志,事出无奈,我也是奉命行事,也许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一会就会明白了。但是现在,在事情明朗之前,我不想再有任何一个人负伤!”

    ......

    徐右兵终于是再一次见到这位一身正气的马景涛,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自心内油然而生:

    “你当过兵?”

    马景涛没有回话,他第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四具尸体。一个脑袋搬家,一个脑袋爆裂开来,就像被大锤砸烂了一般,显然是被什么重力击爆的。红的白的涂了一地不说,经雨水冲刷鲜红的血液聚在四周,乍一看简直就像一处阴森恐怖的修罗地狱!

    “当过兵,教导员,你杀的?”

    “对,我杀的!快救韩小雪,恐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马景涛眉头紧皱,立刻打开对讲呼叫唐奎叫救护车。

    “教导员,叫车来不及了,我朋友的车就在外面你要相信我,找个小子弄个担架先陪我一起救人!”

    “我相信你,可是法律不相信你!徐右兵,三名预审员,三条人命,现在又加上四条,你让我怎么向后面的同志们解释!”

    马景涛抬头,紧紧的盯着徐右兵的脸,一字一顿,人命两字咬的特别清晰。

    “哈哈哈,还老刑警,我看马队长其实是刚转业不久吧!这批人是来追杀我的,究竟什么原因,我这还留了个活口。”徐右兵左右看了一眼,走向马景涛一把扯下了他的头盔,这才继续说道:“他们是岛国人,德川江户的上忍,不亚于我们的仲景内卫,御前侍卫!”

    马景涛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批人的打扮不同,和游戏机里忍者的装扮一个路数。但是现实生活中有谁会真正的见到忍者,可今个来说,马景涛确实是开眼了!

    他蹲下身子一脸严肃的观察着这几名黑衣人,又拿起散落在旁边的倭刀仔细的打量起来。突然,马景涛眉头紧皱,刀口锋利无比,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血流满手,看来自己的手指被割伤了。

    “小心点,这都是世界名刀,吹毛断!劈人削脑袋,就和割豆腐一样,随便一把拿出去,在拍卖行卖个千八百万的不成问题!”

    “什么?千八百万?这么值钱?”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