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5 雨后的故事
    马景涛手一哆嗦赶紧又小心的观察了几眼,再看这把有些古朴的黑色倭刀,上面雕刻图腾,还有铭文,果然不是凡品。?

    “你要是喜欢,回头我送你一把,这玩意不过都是些战利品,真要比较起来其实冶刀术还是我们国家的最厉害,比如老祖宗的干将、莫邪!”

    “得,小子,你也别忽悠我了,这千八百万的福分我可消受不起!你也别贿赂我,这东西不要说是你的战利品,就是你拿命换来的,那他也属于国家的东西。说主要的,你是谁,还有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徐右兵长叹一口气,他看人没错,这个马景涛的确是个正直得领导。他眉头微蹙,寻思片刻后又是一声长叹,这才沉着的一抖手腕,一枚鲜艳的锦绣臂章紧握在手:

    “马队长,现在我只有这个东西能证明我自己,所有的都是被逼无奈,我愿意跟你回去接受调查。

    但是在调查之前,你必须要通知我的原上级领导,否者!”

    徐右兵话没说死,马景涛急忙伸手接过来。

    这是一枚铁血臂章:上面是长城的图案,一只凶恶的狼头怒呲着獠牙正由城墙中的城垛间探出了头,双眼如火,死死地盯着前方。

    下面是一把锋烈的利剑直插祖国大地山川河脉,紧居中间,周边群山谷穗环抱,剑刃上逼人的锋芒,激荡万里 ......

    “铁血狼牙?同志,不,长好!”马景涛心情一振,双手捧着鲜艳的铁血臂章激动地热泪盈眶。

    曾几何时,这就是自己一生的梦想,能进入狼牙特战队,就是每一位战士最终的追求。

    铁血狼牙——国之利刃,铁血狼王——神州护卫!

    ......

    不知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天空慢慢地放晴。风,也屏住了呼吸,林中的一切变得非常幽静。

    树梢,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开始啾啾的啼啭起来,仿佛在畅快的倾吐着劫后的欢悦。树冠上的雨滴还在往下滴,滴滴拉拉的滴落在两人脚下,出异常清脆的音响。

    不一会儿,一条彩虹挂在空中,出耀眼的光芒。天空终于放晴,鸟儿也倍加地愉悦,早已抖落了身上的雨水,振翅高飞、翱翔万里。

    再看看路边的树林,苍翠欲滴,那种绿,仿佛再缓缓地,缓缓地流动着。给人一种独一无二的清鲜,是那么的舒适,是那么的美妙。一切似乎经过这场洗礼,变得更加耀眼。

    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全副武装的军车和特殊涂装的警车一路拉响警报,中间拱卫着市第一人民医院的12匆忙的抵达了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门口已经列队整齐的聚集一大帮人。院长袁波涛亲自指挥着一帮护士医生小心翼翼的将车内的担架抬起,快的向手术室推去。

    徐右兵紧跟在后,马景涛快的陪同。刚走到手术室门口,便被一名一身干练的小伙子伸手拦住了。

    “同志,你们不能进去!”

    徐右兵抬头,目光冷冽。不过小伙子毫不畏惧,依旧伸着胳膊阻挡,并和他严肃的对视着。两人目光似刀,剑拔弩张,刀光剑影,眨眼之间已经来来回回拼了个**十招,你来我往,如同斗鸡一般,毫不示弱。

    马景涛非常紧张,小伙子一身郞利的黑西装,小平头,伸出来的手刚刚手指头还是笔直的,现在已经慢慢地握成了拳头,韧带的咯嘣声,声声入耳。拳峰早已磨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铁卫,退下!让他过来!”徐右兵刚想动手,就听到一个无比洪亮威严的声音从旁边的房间内传出来。

    顺着声音望去,徐右兵大步向前,刚进门就见一名身穿一身老式中山装,六十岁左右,中等身材,肩膀无比宽厚的人正一脸威严的望着他。

    此人虎目剑眉,两道浓浓的眉毛向上扬起,眉下一双眼睛透射出一股深邃而穿透人心的光芒。一股高高在上的威压,以双目为轴心,迅地扩散,辐射周身上下,任凭徐右兵以狼王的心理素质,竟然也情不自禁的感到呼吸一窒。

    好威严的老头,竟然比老赵头还有威势,好大的气场,压过来就像一座山!

    徐右兵心中感叹着,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抬头与这老头对视着,心中无尽的歪歪,大爷,你看什么呢?选孙女婿吗?

    此刻的老头一言不,他神情无比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子。滨海置业绑架抢劫案,烟海市刘承友亲自坐镇指挥,动用了烟海最新成立的快反应大队。

    老警员,新装备,各部门精挑细选出来的警务精英。不想枪打了一万三千,不但没能伤到这小子一根毫毛,反倒是刘承友被他反劫持,警员重伤二人。层层包围之中还能在狙击手的眼皮子底下挟持人质逃跑。

    最后还好自己的女儿精明,提前想到了这小子的短处。他若逃跑,必回医院见一面他生死未卜的父亲。这才带人蹲坑守候,设计将他抓捕查归案。

    不想押到警局,那惨烈的现场,就连自己这从前上过战场的老兵也震撼了。满地鲜血,肠穿肚破。审讯室内到处血迹斑斑,审讯椅子整个都被鲜血染红了,椅子腿上竟然还挂着半截人肠子,惨烈的场面任随见了都能想象到当时斗争的激烈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

    雪白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血点子不说,还不经意的能看到已经液化了的脂肪块。这不是逃跑,这简直就是谋杀!

    一名干警的胸腔整个被压扁,肋骨根根断裂直插胸腔,心脏被奇异的挤出来,竟然被整个挤扁,压成肉泥;后面一位稍微移动身体便一分为二,肚子里面的肝啊、脾啊、什么肠子,乃至大粪的流了一地,都碾成肉泥能当饺子馅了。

    剩下的一个很显然是一枪给打死了,不过究竟是怎么死的,谁开的枪,现场侦察居然说无论是从角度上还是弹痕上来看,这一枪基本上就是自己人误伤的。

    误伤!在那种情况下,钱木槿相信,绝对会有这种可能!科学证据和侦测报告来不得半点虚假,事实的真相被还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虽然在当时审讯室内的摄像头已经关闭了的状态下,但这正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