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8 徐右兵你混蛋
    徐右兵毫无准备,韩小艺一头扎了过来。???丽的伸手,一把抓住徐右兵的衣襟,双肩扬起,就要来个过肩摔。

    “别,别动手,小艺你听我说。不是我伤了你姐,事情不是这样的......”

    “徐右兵你混蛋!你这个王八蛋!我看错了你!”任凭韩小艺使劲的拉扯,怎奈认为自己的身手再好,却是无法撼动徐右兵一分一毫。

    韩小艺是一个很自负的女孩,从小家庭条件优越,让她有了很多可以学习的机会。钢琴,绘画,礼仪,社交,修养,甚至是跆拳道和小擒拿。

    在火车上徐右兵一个劲的和她搭讪,当时韩小艺就知道这个男的一定是个空虚寂寞的大叔。莫名的搭讪,给韩小艺很不好的感觉。

    可是随着后来徐右兵幽默的语言和不俗的谈吐,越来越让韩小艺震惊。她故意刁难,你不是想和我说话吗,那我就说一些其他你不知道的话题。

    比如国外,比如高雅,甚至是金融与期货。一个兵蛋子,你能懂什么。可是韩小艺错了,她和他谈布鲁斯,他说布鲁斯其实没什么,就是劳动人民智慧的创造。

    她不信,笑了。他也笑了,他说你别不信,不信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于是听完这个秘密后她笑了。

    他竟然说,布鲁斯是一个黑人哄孩子睡觉时父亲的口琴曲。

    她和他谈索罗斯,他说量子基金的存在,本身就是离岸的形式。至于为什么要在库拉索离岸,那是因为量子基金本身就是一个对冲基金。量子基金是高风险基金,主要借款在世界范围内投资于股票、债券、外汇和商品。

    韩小艺震惊了,一个当兵的,还穿的这么邋遢,可是他却满腹经纶,博学多才。这引起了韩小艺无比的好奇。

    他是个当兵的吗,事实是他是。不仅解除了自己的疑惑,还把他爸爸送到了医院,原来他就是个穷当兵的,连医药费都交不起!

    韩小艺模糊了,就这样一个当兵的,引起了她无尽的兴趣,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好感。可是,可是当他遍体鳞伤的出现,当听说他一次次的违法犯罪,甚至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要去抓他的时候,韩小艺困惑了。

    他真的有这么坏吗,他真的是杀人又强 奸吗?不会,一定不会。韩小艺不相信。她不相信那个谈吐优雅的兵哥哥会是个十恶不赦的凶徒,凶到最后连自己的姐姐都伤。

    韩小艺火大了,她要来质问他,亲自来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切究竟是肿摸了?

    “小艺,放肆!松开手,孩子,你误会他了,你姐姐不是他伤的!”钱木槿眉头紧皱,看着自己的女儿失态,做父亲的好难受。

    前天才因为拌了几句嘴,这小丫头就赌气离开了家,离家时连顿饭都不愿意和自己一块吃。想到这里钱木槿认为自己很失败,失败是作为父亲的失败,对女儿的无能,和教育的无力。

    “爸!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听那帮警察们说了,姐姐是因为他才受的伤,为什么,徐右兵,我不管那么多,你一定要和我解释清楚,否则我和你没完!”

    徐右兵是很能忍耐的,不管韩小艺对他火还是挥拳殴打,徐右兵都忍着。再说这么一个小拳头,打在身上就和挠痒痒差不了多少。男子汉,不要和女人计较。

    可是被人诬陷,还是在被人追捕的满大街跑的时候,事情还没有得到完美的解决之前,再一次的诬陷,徐右兵不能忍受!

    “送你姐的警察说的?哼!他看见了吗?是我开的枪?我打的?好,走,我和你一起去找他们问一问,我和他们当面对质!”徐右兵说完拉起韩小艺的手就向外走,他要去找人对质,现场对质,还自己清白!

    徐右兵的声音冷漠异常,胸中一股无比愤恨的怨气已经临近了爆点。次次被冤枉,事情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还要被冤枉。那么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是别有用心,还是一定要把我给冤枉死呢?

    “还当面对质,谁敢和你当面对质,你就是一个刽子手,杀人恶魔!徐右兵,我看错了你,你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行,你要对质就对质,我带你去对质!”

    “说得好,对这种人,杀人凶手,我们绝对不能手软,更不能放任自流!还需要对质什么,一切的证据指向,都证明他就是一个杀人狂魔!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对待这种人,既然我们把他抓到了,怎么不给他戴手铐,这么危险的人物,怎么还能对他放任自流!

    马景涛,你这个快反应大队的大队长就是这样干的吗?就是这样对待犯罪分子的吗?给我铐起来,马上送重犯羁押室单独羁押,实行全方位监控,24小时看管!”

    对面威风凛凛的走过来几个人,为者满面严肃、器宇不凡。从他身旁跟着的人就能看出,他绝对是一个领导,因为没人敢和他并肩,都隐隐的落后他半个身位,站在他身后半米的距离。

    马景涛急忙应声小跑着赶了过来,徐右兵莫名的进了那间屋,进去后就是大半天,马景涛就在外面站了大半天。面对着年轻的警卫,和这名警卫对自己完全无视的神态。他揣摩着里面一定是位大领导,他不敢问,也不想问。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可是想不到,有些事偏偏你想远离,还单单就躲不开。就像老话说得好,躲得了十一,可你躲不过十五。

    马景涛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身上和滚炉一般的烫,喉咙里冒烟,火烧火燎的。但是意识还算清楚。那个人叫自己,叫自己没好事,让自己给徐右兵戴手铐。

    这个人是谁呢,模模糊糊的,但是老远的听声音就让马景涛感到一阵惧怕。不怕是假的,走近了才看清,正是那晚把自己表扬了一顿的烟海第一人——杨进,杨市长!

    “报告市长,马景涛奉命报道!您交代给我的事情我查清楚了,一切都是个,是个......”马景涛话没说完,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好像是再也站不住了。

    面对烟海第一人,让他激动,心情振奋,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呼吸急促,甚至于嘴唇癫。于是在重度高烧的状况下,血氧浓度跟不上,电解质紊乱的状况下,马景涛一头栽倒在地。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