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1 声浪震天
    “哎吆嘿,这他妈谁的裤裆没系好把你给漏出来了!你他妈的算个屁,还你的病人,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要找死!”

    刘承友眼睛瞪得大大的,什么东西,简直太不自量力了。 ? ?一个黄毛丫头片子也敢这么的说自己,你纯粹就是要找死。挑衅自己的威严,我堂堂一名烟海市警局的副局长,被犯罪分子奚落殴打那是因为匪徒猖狂,就算负伤那也是为人民服务,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我不能接受一个丫头片子的奚落不是。

    刘承友憋屈至极,身后就站着杨进和一班子领导,自己一名堂堂的大局长,抓个人,连个丫头片子都敢伸手随便阻挠,还被如此的无礼奚落,我的威信何在,脸面何在。

    此时此刻他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热,那是臊的,丢脸丢到家了,丢人丢大了。这样自己还想往上进一步,还想惦记着市局一把手的位置吗?不用别人说,被这丫头片子一顿奚落,那就不如回家抱孩子去!

    刘承友火大了,如果说要逮住徐右兵算是要泄他心头的报复之火,修理马景涛算是惩戒他不尊重自己这名领导以树威严的话,那么面对一个不自量力的丫头片子,这就是修理路边草了!

    “我去你妈的,给我滚开!”爆粗口,伸出手,刘承友扬起手中的铐子轮头就向韩小艺砸去。

    一铐子挥下,威风凛凛,可挥到了半空却是被一只大手给稳稳的卡住。这只手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卡在了刘承友的手腕上,随即就像老鹰抓小鸡般得抖手向前一带,刘承友便身不由己的的向前跌倒,摔了个狗吃屎。

    铮亮的精瓷地面,脸摔上去‘吧唧’一下清脆无比。人当时就蒙了,昏昏然的不知道了东南西北。所有的人都有些愣住了,事态的展出了想象,完全变味了。

    此刻杨进的脸已经黑如锅底,他对刘承友是彻底的失望至极。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一早就没能看出来他是如此的无能。真是丢人丢到了家,丢脸丢到了脚面子上。

    自己和一班子领导就这样在身后站着,而犯罪份子们却是如此的嚣张,简直到了猖狂至极的程度,你们让我这脸往哪放!

    “放肆!胡闹!”杨进一张脸憋的黝黑屈紫,实在是忍不住的从嘴里蹦出来两个字。

    “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带回去严加审讯!胡闹!”

    呼啦啦一排枪对准了韩小艺和徐右兵,市长的威严不容挑衅,市长的命令没人敢不执行。这里可不仅仅有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前去抓捕徐右兵的战士们和其他警员们还没有接到命令撤离,先前知道杨进的到来,他们早就在自己领导的带领下远远地围在了身后。

    领导可以借机会上前套近乎、围在市长周边露个脸,可这帮小子不行。虽然不能上前和市长搭上关系,但是站在远处看看长长眼还是可以的。市长啊,你一辈子见到过几回市长,这可是真人,不是电视中的图画影像。

    ......

    徐右兵淡定自然,韩小艺到是有些紧张,身不由己的一把就抓紧了徐右兵的胳膊。他面前一个利落的小青年稳稳地站到了韩小艺的面前,虽然面对着几十条枪,但是他的表现竟然比徐右兵还镇定。

    这小子依旧淡定的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眼神中一股冷冷的蔑视感,让人不禁自生心畏。面对这名突然杀出来的黑马,几名警员也是有些郁闷。

    这小子眼中一片冷漠,完全就将自己一伙直接给无视了。麻痹的,一个比一个狂,看模样这家伙甚至是比徐右兵还狂,气人不,太气人了!你当我们是透明的吗?

    警员们也是火气方刚的小子,刚想出口呵斥,上前抓人,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我们要向市长讨个说法!”

    “凭什么打人又抓人,凭什么这样对付我们这些老百姓!凭什么要拆我们的房子,你们拆了我们住哪?徐大姐她犯了哪条王法了,你们为什么要把人给抓起来!”

    “对,为什么要抓人!为什么随便打人!老徐都被打的躺在医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生死未知了!你们身为警察不仅不管,还抓人家老婆,大家都说说,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今个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解释,我们就是官司打到省委,也要讨个说法!”

    喊声一波高是一波,声浪震天。几名医导小护士身后跟着两名医院安保人员急匆匆的向这跑,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喊着:“院长不好了,快来人啊,我们医院被人包围了!生医闹了......”

    顾不得眼前,杨进铁青着脸快步向门外走去,身边的几名干部赶紧跟上,很好的护在了杨进的四周。这些人眼力劲还是有的,

    外面沸沸扬扬,一看就是找事的民众,这帮老百姓天不怕地不怕,关键时刻可是什么都敢做。

    现在挡在领导的面前,站好位置,关键的时刻就能挺身而出及时的保护领导。这才能引起领导的注意,让领导记住你,甚至是感激你。

    果不其然,刚出门口迎面就飞来了无数个大鸡蛋。鸡蛋迎着风打着旋的‘吧唧’一下就给呼到了脸面子上,任你站位再好,也挡不住这飞蝗般的鸡蛋雨。

    蛋清蛋黄爆裂,顿时就浇了个满头满脸。一群干部们此刻身上白的黄的挂满了一片,这形象,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而最先丢过来的鸡蛋明显是馊了的,带着一股鸡屎般的臭味,臭气熏天。大夏天的,找一堆臭鸡蛋容易得很,鸡蛋批商那路上颠簸碎的裂口的有的是,放不好一天就馊,这下子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前面几个小子奋力的投着臭鸡蛋,他们一边扔,一边还嘴里大声喊着:“当官不为民做主,老百姓给你们打零分,给你们一堆臭鸡蛋,麻痹的回家卖红薯吧!”

    黑压压的一群人,少说也有几百个,男的女的,老老少少群情激奋!杨进一伙狼狈至极,焦急中也不知道是谁大声的吼了一嗓子,顿时身后涌出一排排的警察和战士,迅的用身体做掩护,立刻就把杨进和一帮干部们用身体给保护了起来。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