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2 青天大老爷,请为民做主
    杨国涛也在现场,他的心顿时一沉,黑压压的人群,群情激奋。火着,情绪十分激动,还有一些半大小子,手里拿着鸡蛋专门往人的脸上砸。

    他们和警嚓争执着,态度十分嚣张,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这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半大孩子,语言难免激动,眼看着双方就要冲突起来。

    而自己带来的缉私战士们却是站在最外围,万一冲突爆,当其冲,必将出大乱子。

    “缉私大队听好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收队!”

    杨国涛连个招呼也没打,带着缉私大队快的集结,看了一眼被围困在中间的杨进,无奈的迅撤离。

    地方事务,自己不能参与。这和抓捕犯罪分子不同,完全是两个性质。缉私大队一走,可苦了这帮警察们。

    血气方刚的半大小子们一见军警离开了,顿时就是一片口哨声和嘲笑声。他们哈哈大笑,大笑着军警的胆怯和无能。嘴里出言挑衅着:“来呀,有本事把哥哥我们都抓起来!抓捕犯罪分子没看到你们有本事,对待老百姓你么一个个拽的和个二五八万似的,来呀,有本事你过来抓哥哥,看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杨进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杨国涛的离开,让他非常的生气,但他好像隐隐地意识到了什么:“怎么回事?不要和群众对持,你们给我让开,让我和群众们解释!”

    杨进快的向外挤,他要挤在警察的前面去。不少警员们已经被这些半大小子们拉扯的警服撕裂,情绪紧张,眼看着就要冲突起来。如果要是冲突起来,那就是严重的事件。自己正是关键的时刻,决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生。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等他挤到最外围,不知道怎么回事,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响,顿时惊住了喧闹的人群。

    “开枪了,他们开枪打我们。大家伙上啊,打死这帮不作为的官老爷们!上啊,打!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我们吃的住的都没了,还在乎什么!”

    呼压压的人群终于是失去了控制,海浪一般的涌了过来。群众们放下了鸡蛋,赤手空拳的抡开了拳头。

    杨进的脸上一片死灰,他不知道是谁开的枪。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这帮警察没有人指挥。刘承友被砸晕在医院走廊内,眼前的这些年轻警员们毫无章法,看来一场大乱不可避免的就要生了。

    果不其然,群众们蜂拥着向前冲,几个半大小子拉扯着,拽着一个人。将他们这些人完全的冲离开来,抡拳头就揍。不少人可算是开了眼了,医院大门口上演了一场全武行。

    警嚓和当官的被老百姓们追着打着到处跑,没人敢还手。只能兜着圈子躲避着。还好警员们的素质很高,关键的时刻没人再敢开枪。他们明白,再怎么样枪口也不能对着老百姓,唐奎一个劲的喊着: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注意保护领导,不许还手,坚决不许还手!”

    杨进恨的咬牙切齿,此刻他真后悔为什么要来医院。

    “杨、杨市长,快,快进来躲一躲,杨,杨市长,小心被群众砸着。这帮、王八犊子可是不讲理,真要是冲过来,他们可不管你是谁!”

    脸肿的像个猪头般的刘承友,嘴角豁着口子,说话漏风喘气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这位仁兄现在这形象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头上流着鸡蛋汤,头贴在头皮上,一绺一绺的。警服上一片鸡屎浆,白的黄的染成了一片。

    “躲,往哪躲?刘承友!你还敢出来!来人,把刘承友给我抓起来!指挥不力,我现在就撤了你的职!”

    杨进大声地咆哮着,此刻看到刘承友,他终于是找到了泄怒气的出气口。他心中的怒气此刻像火山一样的爆,再也顾及不到形象,第一时间就下了命令。

    “什么?领导,哎呀我的市长啊!你可不能撤我的职!我可是你的人啊!我所办的任何事情,那都是听您的命令才这样做的啊!领导啊,关键时刻您可要救救我啊,可不能拿我出来当炮灰!”

    杨进死一般的心都有,现场撤了刘承友的职务,其实他打的是一缓兵之计。当前一片混乱,必须要出拳果断、才能安抚现场群众们暴怒的心情。

    现在看来,刘承友还真是不堪大用。都怪自己瞎眼,怎么就没看清这小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连自己的意图都领会不了,的确是让他后悔不已。我培养了你这么久,关键时刻你帮我顶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住嘴!你给我听好了!刘承友,要不是你办事不利,指挥不力,怎么会引起这么多乱事!今天我就是要撤了你的职,要给广大群众们一个交代!

    群众们被打,老徐都受伤住进了医院生死未卜,就这么点事,你到现在都查不出个所以然,这才引起了群众的不满,我不撤了你,我撤了谁!”

    ......

    “撤的好!群众们静一静!安静!群众们,请听我说!......”

    医院大门口处镇静的走过来三个人,一个是徐右兵。这家伙手中高举着一个大号的电子扩音喇叭,大声的劝阻着群情激奋的群众们。另一位小青年一身劲朗,精神抖擞,一看就气质不凡,虎目生风。他很好的站在一名老者的身旁,无比严肃的警戒着身后老者的安全。

    老者一身威严,一身正气,伸手扒来开这名小青年,身子只往前一站,顿时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层层荡开,立刻就镇住了骚乱的人群。他接过电子扩音喇叭,先是面对暂时愣住了的群众们深深一鞠,鞠躬请罪,然后这才抬头,一道凛冽却带着无比慈爱的目光看向大家,展开喉咙,大声的说道:

    “乡亲们!父老乡亲们!我钱沐槿,我来晚了,我对不起大家,我给大家伙请罪来了!”

    钱沐槿?

    哄!

    钱沐槿啊!

    是省委书记,是书记大人,我们终于是惊动了上方领导,领导是知道我们的苦难的啊!

    人群激动无比,省委书记的亲临现场,让无数人振奋,甚至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们眼中湿润,已经开始掉泪。

    他们不容易,活了大半辈子了,眼看着就土埋到了脖子,再有一两年就要见阎王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关键的时候,省委书记大人来到了眼前!

    一些老人颤歪歪、举步维艰的在子女的帮扶下走上前来,噗通一声就给钱沐槿跪了下来,口中高呼青天大老爷,请为民做主。他们逼得我们太狠了,我们完全是不得已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