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3 伸胳膊撸袖子
    钱沐槿赶紧走下台阶,快步的跑上前。???可是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们,一个个神情凄凉,面色卑微。身为一省的书记,让老百姓们跪在自己的面前,这就是失职!

    惭愧啊!忏愧!钱沐槿深感幽叹,急忙俯身将眼前的几名老人扶起:“老人家,千万不可这样,您这是要折杀了我啊!老人家,都是我不好,我对大家生活的关心不够,对你们烟海市的工作设想的不到位啊!

    我请老人家原谅,您先起来,有什么您当面和我说,我既然来了,不给大伙解决好问题,那就不会离开!”

    “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人群中一个敦实的汉子,大步走上前来,指着钱沐槿身旁的杨进就说:“考虑不周,设想不到位!仅仅是一个不到位吗?你问问他,他是谁,他可是我们烟海市的市长!

    火车站广场改造,你问问他,他给我们的是什么拆迁条件!......”

    这名汉子是阀门厂著名的韩师傅,当年在厂里就是一个刺头,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因为成天惹事生非,终于是让厂子给开了。

    可工作对韩师傅韩大刚来说,有和没有一个样。这些年来他一人在厂子周边建了个小市,不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还娶了全厂第一大美人,老厂长的闺女马倩倩,那可是轰动了全厂的牛逼人物。

    这家伙一出场,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他长得一脸横肉,凶相十足。厂宿舍周围的小孩见了都怕他,这可不仅仅因为长相,还有他这天生的大嗓门。这火爆脾气一出,他哪管得了什么省委书记还是市长的,要说拆迁,他家在火车站那段占得地最多。

    他和开商谈了不少次,住房可以同意开商的条件,只要在原地给他一个同面积大小的门头房就行,他第一个带头搬迁。可就是这条件,愣是没人答应他。

    我姿态这么低,知道你们有钱我惹不起你们,我低三下气的和你们谈,到最后你们是连面都不见了。所以一听今个要到医院讨个说法,这家伙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火,当其冲的第一个就冲了上来。

    杨进一看这家伙竟然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三道四,当时就怒斥的喝道:“胡闹!我是市长杨进,有什么你可以直接向我反应!可这样的问题,你给我反映过吗?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聚在一起,向我们扔臭鸡蛋,殴打警察。你们这是在犯罪!是胡闹!至于你们的问题,我会组织人开会讨论。

    钱书记来我们烟海市不容易,难道你们就是这么欢迎我们的钱书记的吗?”

    一听这话,钱沐槿顿时眼睛大睁。这是个什么市长!当时是怎么通过考察选举上来的!你这种工作方式方法,这种处理问题的态度,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哪还是一名市长,简直连个乡长都不够格!

    “杨进!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啊?我问你,你的党性原则哪去了?有你这么对群众讲话处理工作的吗?还开会讨论,还让这位同志向你汇报。

    我问你,他平时能见到你吗?进市政府能进的去吗?”

    果不其然,没等钱沐槿愤怒的反问完毕,韩大刚顿时就火了,这火爆脾气一上来,天王老子都不怕。想当初自己老丈人都敢打的主,还会怕一个不相干的市长!

    “卧槽尼玛的,你这不是敷衍我吗!你他妈成天高高在上的坐在办公室里,我上哪找你去,啊?你关心过我们的疾苦吗?你到我们阀门厂宿舍来视察过吗?”

    韩大刚说完,回头振臂大呼:“同志们,大家伙说说是不是!”这小子一声喊,顿时就把群众们的怒火再次激了出来。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场面,顿时立刻再次激愤起来,韩大刚气愤填膺,伸胳膊撸袖子便抡起了拳头:“草尼玛的,就你这样的还当市长,我他妈打死你。就算弄死你坐牢杀头我也认了。总比被你们逼死好!孩他娘,孩子就交给你了,大家伙跟我上啊!”

    哄!后面一群小青年跟着就开始往前涌。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开打的局势。钱沐槿第一时间就被徐右兵和那个一身利落的小伙子给护在了身后。旁边呼啦就上来了一群警察。立刻组成人墙,马上隔离在杨进和钱沐槿身前。

    唐奎见势不妙,第一时间便爬上了一辆警车,将警车好不容易开到人前,打开扩音器大声的喊起来:“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有省委书记为大伙做主,一切都能解决!都能解决!”

    大军和狗子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手中紧紧地握着两把铁锹,徐右兵眼尖,第一眼就看到了两名兄弟,他瞪着虎眼,上来噗噗两脚就把这两个家伙给踹倒在地:“麻痹的,能耐啊!啊!给我站好了听领导怎么说!

    大家都站好了,今个谁也不许闹事!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我是兵子,我没事,人挺好。既然钱书记都来了,我们有什么就向钱书记反应,大伙说是不是!

    可不能动家伙啊,这可是犯王法的!”

    大军和狗子从地上爬起来,铁锹也扔了,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徐右兵,顿时抱着这家伙就乐了。两兄弟从昨晚到现在,担惊受怕了几乎一天一夜。

    尼玛逼的没被抓啊!没死啊,没死就好,还活着就好!

    大军甚至是掉了泪,看见徐右兵再次站在自己面前,这家伙太激动了:“兵哥,你没事?”

    “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一切都是个误会!”

    “误会,那就好,那就好!误会!”

    狗子牙翘着,乐呵呵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自己和大军忙了一晚上加一上午,终于是和几位叔叔大伯们商量好了,鼓动了他们来医院讨说法。其实讨说法是假,真正的目的还是想救徐右兵。可现在见这小子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能不让人激动吗。

    ......

    徐右兵安抚下来激动地人群,走到韩大刚面前认真地说了声谢谢:“大刚哥,不要激动,我先和钱书记说几句,相信我,问题一定能解决!”

    说完徐右兵上前,径直走到钱沐槿身前,鞠躬说道:“钱书记,您也看见了,您说?......”

    钱沐槿对徐右兵摆了摆手,一把推开拉着自己的小伙子,再次走到群众们的前面,大声的说道:“群众们,我是钱沐槿,你们的要求,你们的心声我都知道了,也了解了!你们的要求很合理,拆迁就需要给补偿,还需要提供住处,这个不需要质疑!有关的一切,我现在就给大家解决!

    请大家选出来十名代表,我这就带着大伙一起开个会。我们一起探讨一下解决的方案!大家说,好不好!”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