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4 您帮帮忙求个情吧
    很快十几名代表就选了出来,全是阀门厂原来一些很有资历的老职工老师傅们。省委书记亲自主持现场办公会,为老百姓们决绝问题,这还是大年初一头一遭。

    而徐右兵和她母亲也在当选的行列之中。大家伙眼睛雪亮,这件事就是因为徐家老爷子被打,才使大伙们变被动为主动。此刻人家大小子又和省委书记能说的上话,不选他选谁。

    杨进的头嗡嗡的响,马上调派人手,指示立刻通知开商和阀门厂街道办,以及火车站前街居委会做好接待准备工作。省委书记亲临现场办公,这可马虎不得!

    不仅马虎不得,正说明自己工作失利,工作不到家,作为烟海市代书记和市长的失职!

    市政府迅的调来了一辆北方奔驰大客车,钱沐槿和十几名代表纷纷上车。杨进徘徊在最后,实在是不得已,他哀叹一声,也只好跟了上去。

    火车站前街居委会接到电话通知当时就傻眼了。省委书记要亲临视察,还要现场主持拆迁工作,这可马虎不得。街道主任放下电话就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大声的吆喝着几名办事员,赶紧召集人手电话联系志愿群众,洒水净街,赶紧迎驾!

    他正往外跑着,迎面就撞上了一大群人,城管的,派出所的,还有民兵联防。几位基层领导一碰头,赶紧调动起人手,立刻投入到紧张的扫街清理占道经营、和不法商贩的行动中来。

    急匆匆的三下五除二,火车站前街此刻已改头换面,面目一新。多年来多次迎接检查的经验,无论是普通商户还是小商小贩,都迎出经验来了。只要是有领导下来检查,那就绝对要给这些人面子。此刻不争气,过后准倒霉。

    他们可就指着这些小本生意养家糊口,暂时忍一忍,那只是一天吃不上饭没收入。要是忍不了,那就会大半年的失业到处找工作!

    可就在此刻,突然从半街处冲出名半大小子,此人个子一米八左右,身宽体胖,手中举着一把杀猪刀,嗷嗷叫着就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冲来。

    “艹尼玛的,为什么不让我妈在街口买冰棍,我妈买个雪糕容易吗,一箱雪糕才买了不到二十支,你们说不让卖就不让卖了,啊?不让卖了化了你吃啊!

    草泥马的!尼玛比我废了你丫的!就能欺负个老百姓是不......”

    冲出来的是常年在火车站广场最头上摆摊买冷饮刘大娘的儿子王金贵。王金贵今年26,大学毕业以后没找到工作,听说学的是电气自动化,机械加工和数控加工中心。

    这小子毕业后本来被老师介绍到省城一家韩资企业,也应聘成功了。但是他惦记着老妈,死活都不同意老师的建议,毅然离开了省城青屿回到了烟海市。自己上学四年,老妈就在街头摆了四年地摊。风里来,雨里去,一块钱一块钱的赚出来供他念的大学。

    家有老母不远行!父亲死得早,他以前没能力,现在毕业了就必须肩负起当儿子的责任和义务,可事实并不如此。

    满怀着希望回家的他,在烟海市各大人才市场应聘却屡屡碰壁。说起来也怪,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后来好不容易打听才知道。人家大多数用人单位不想要他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这家伙长的五大三粗的,并且后脑骨头突出,一看就是长反骨。

    而现在数控自动化多是外资独资企业,来的都是外国老板投资商。资料递到公司一看,不但人长得可怕,还有反骨不说,薪金待遇一栏这家伙开口就是一万。

    刚毕业的穷小子,一点行业经验也没有,就会个数控编程自动化加工,如此狮子大开口,你说这样的家伙谁敢要。

    多次碰壁的郁闷,心里本来就堵得慌。没想到刚才又接了个电话说应聘失败。这火气已经激到了顶点。而偏偏老妈的电冰箱又被几个人给硬推回到了小煤棚中。

    此刻这小子是再也忍不住了,我管你什么书记领导的,我管你什么视察不视察的。你视察你也不能不让老百姓吃饭不是。你视察你把我工作给我解决了,你让我妈不用到路口摆地摊就能有饭吃!

    于是这莽撞孩子是从家里跑出来,在半道上的卖猪肉摊子上抓起一把杀猪刀,嗷嗷叫着就冲了上来!

    城管带队的领导一挥手,协管队员们一看这还了得,关键时刻显身手。他们可是城管局专门招聘过来应付突事件的。本就是一些有着向上心的‘无业’人员。现在是好不容易脱胎换骨穿了一身虎皮,你就敢掠虎须!今个不制服了你,杀鸡儆猴立威风,以后这条街可就难治了。上面可是下了死命令,领导说来就到。

    于是呼啦啦迎上来一片,在这帮家伙的眼中,别说一半大小子拿把杀猪刀,你就是高举着一把大砍刀,他们也不蹙你。没当协管之前,这帮家伙可是有名的大混子小混子,刀见得多了,仗打的无其带数。

    像这样的愣头青半大小子,对他们来说纯属菜鸡!

    果不其然,还没等王金贵冲到眼前,就被人脚下一绊子,噗通一声像个狗抢屎一般的摔出去老远。直接嘴唇子着地,当场就吐血了。

    那是刀也飞了,人也摔了,气势也没了,形象更不用说。

    “把他绑起来,带走,先关起来再说!”

    呼啦啦,协管们顿时赶过来七手八脚的拧住了王金贵的手腕,派出所的警员也赶了过来,咔嚓一下反拧着胳膊上了背拷,押起来就走。

    “草泥马的放开我,放开我!草尼玛的老子干死你!放开我!”

    “孩子,你们放开我的金贵,孩子啊,她还是个孩子,我求求你们放了他。这摊我们不摆了行不,真就不摆了,再也不摆了!孩子还小,我求你们给条生路吧,可不能带去警察局呀,进了你们那地界,背上处分可会毁了孩子一生的!......”

    后面跑出来一个穿着奶牛雪糕广告背心的大娘,她是一边跑,一边大叫着求情。声嘶力竭,说什么也要阻止把自己的孩子带去警察局。最后逼不得已,大娘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街道主任的身前,现场她不认识别人,自己街道的街道主任她还是熟悉的:

    “老王主任,您帮着说句话吧!孩子还小,一时糊涂啊王主任,我给您老人家跪下了,您帮帮忙求个情吧!......”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