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6 拼命三郎
    此刻这小子已经打红了眼,哪还顾得那么多。 只要见是冲上来要打自己的,那是挥着杀猪刀就捅。这小子不是个练家子,一招一式全凭着一股子狠劲。

    不过有刀在手,到也是威风凛凛。这小子一看王浩近身,还摆开了架势。没等王浩姿势做足,刹那间一个飞扑就到了王浩身上,完全是不给王浩一丝反应的余地。

    扑过来就抱成了球,两人直接成了滚地葫芦。这架打的,典型的街头混混小霸王,使的全是一身蛮力。你压着我,我压着你。你翻身按倒我,我再反过来骑在你身上。

    一来二去,王浩是空有一身本领,怎奈被这家伙两条胳膊两条腿死命的缠在周身满地滚,是没有一点机会能腾出手来制住他。

    好不容易王浩才借自己被压在地上的机会翻身爬起,这才哐哐哐的还回去几拳!麻痹的,王浩这几拳可不像王金贵那几拳。

    那可是一拳下去肝胆破碎,两拳出去魂丢门外,三拳下去,就离地府不远矣。王浩别看是医生出身,但人家从小就练过,一身谁也说不上来的功夫,只要别出手,出手就要个狠得。

    但今个王浩大意了,自以为这三拳下来,这小子即使不被自己打残了,也能被制服了。却不想他只是一个喘息大意的时候,这又着了道了。

    想不到王金贵人长得敦实,皮肉也厚。在别人看来经不住的三拳,可到了这小子身上,竟然和弹棉花一般的轻松。不仅是没能伤着他,反而是被他趁王浩腾手的机会照着王浩的眼框子就来了一拳。

    一拳封眼,一招得手。一招得手,随心应手。王金贵是越打越勇,腾出拳头,找准时机,‘哐哐哐’的砸了王浩好几皮锤。这样一来,反而是王浩落得了下乘,腾不出手来,只能被动挨打。

    再次得手,王金贵更是越打越勇,在一次狠狠地掏了王浩一个窝心锤之后,这家伙竟然伸手抓起了旁边撂在地上的杀猪刀,扬起来,朝着王浩的胸口便一刀扎去!

    这一刀挥下,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麻痹的,这家伙太狠了。打架不要命不说,还完全不计后果。谁要是和他对上,那明显的九条命就算是没了七条,还剩两条,只剩下留着给他玩了。

    杀猪刀可不同于普通的西瓜刀或者是匕,那可是一头尖细无比,连猪皮都能刺透的狠家伙。

    这玩意要真是一刀扎下,王浩静等着交代吧。

    关键时刻,徐右兵飞身而起,快的腾挪,左脚站立,右腿猛地踢出。快似一道风的鞭腿,就如同闪电一般的踢出。就听嗡的一声,杀猪刀带着颤音,刀影划出一条笔直的光线,斜着就飞向了半空中。噌的一下声响,嚓的一声狠狠地扎在了一街旁、门头房的塑钢门框上,尾部犹自忍不住的嗡嗡震荡,直教看眼的人心惊胆颤,三魂丢了七魄。

    王金贵顿时就是一愣,可只是短暂的一愣之际,这小子立刻就站起了身,是完全的撇开了身下的王浩,朝着徐右兵就扑了过来。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丫的干死你,让你多管闲事。

    徐右兵眉头一皱,刚才他并没有使多大的力气,踢飞杀猪刀用得完全是一股巧劲。其实他对这小子还蛮欣赏的。现场的状况一看就明白了,这小子被一伙城管联防围着打,分明就是个摆地摊卖杂品的。

    钱沐槿要到这里视察,用后脚跟都能想到城管是被逼急了,一定先前一步赶过来清除占道经营和违法路边摊点。

    徐右兵对这些太了解了,他父母就是摆摊卖水果的,从小到大这事没少经历过。说句实在话,在遇到有些部门野蛮执法的时候,那时候气头上,徐右兵也曾想过拿把刀突突了这帮可恶的家伙。

    老百姓赚个钱不容易,他深有体会。所以对这小子下手前,已经留了九成力道。可没想到这家伙完全朝着自己来了,看这股怒气,他要是不泄出来,今个指定没完。

    果不其然,王金贵猛的就冲了过来,使的依旧是泼皮打架的招数,上来就想抱徐右兵的腰,打定主意要把徐右兵一招撂倒在地。

    可徐右兵兵王出身,怎么会让对手抢了先机。他只是轻轻地一扭头避开了,随即一伸手就揪过王金贵的的手腕,随即一拉一拽,王金贵就被徐右兵带到怀中,紧接着右腿一伸使了个绊子,就见王金贵‘吧唧’一下眼冒金星的跌倒在地。

    王浩看着跌倒在地,狠狠抹了嘴角一抹血色、瞪着眼睛瞅着自己的王金贵,再次的对他伸出了手指挑衅的说道:“怎么了?不服?不服起来继续!”

    王金贵狠狠的瞪着徐右兵,这小子这下被徐右兵摔得不轻,浑身就像散了架一般的疼。周围的联防队员和城管们一看机会难得,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刚想七手八脚的按住这个拼命三郎,就听徐右兵突然一嗓子犹如个炸雷一般的在耳边滚过。

    “都给我滚开!让他起来!小子,继续!”

    王金贵怒了,好汉架不住迎头激,血性二郎架不住被人指着脸瞧不起。王金贵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再次冲向了徐右兵。

    他就像一个了疯般的小牛犊一样,是完全朝着一个方向,以头为矛,照着徐右兵的小肚子就撞了过来。

    完全不要命的招式,完全拼命的打法!

    好汉有没有,就看精气神,好汉要不要,就看有没有。这一头撞来,势如奔牛,快如猎豹。真可谓豹一般的度,虎一样的势头。这架势,这奔头,绝不亚于一头下山的猛虎,入海的蛟龙。

    可偏偏,今个他遇到的是徐右兵,可偏偏,今个就是下山猛虎遭伏日,入海蛟龙被困时。

    只见徐右兵利落的向右一闪,随即右手猛的探出,一下就揪住了一把头。往上一提,王金贵直愣愣的就刹住了脚步,随即传来声嘶力竭的惨叫。

    不管不顾,扬起左手,徐右兵朝着王金贵就是两记大耳刮子,这两巴掌扇出,直打的这小子眼冒金星,懵懵然人已经开始晕乎所以然。

    “服不服!”

    “不服!”

    啪啪!

    “服不服!”

    “不服,不服!”

    啪啪!

    “服不服!”

    “不服,不服就不服!为什么要服,为什么我就没工作,为什么你们就知道欺负我妈,我妈在街口买个冰棍,是碍着你的事了,还是挡着你家路了!

    不服,我不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知道欺负我们?......”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