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8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群众们听得如痴如醉,省委书记比市里的领导就是高出来无数个层次。 ? 大家纷纷感叹,钱书记高瞻远瞩,一番话惠国惠民。考虑的全是国计民生,做到的全是以民为本。

    领导平易近人,态度和蔼。既然大家是被选出来的代表,于是年纪最高的的张大爷先开口:

    “钱书记,真是想不到啊,我们这些斗升小民,还能在有生之年见到省委书记您的真颜。我姓张,叫张志峰。今年七十有七,快八十岁的人了,今天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爱民如子,视民如亲。

    知足了!知足了!您让我再一次的见到了老一代们的身影,再一次的感受到,我们老百姓,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主人!

    不过钱书记,既然您来了,我们又是被选出来的代表,那么我真有一些问题希望钱书记能听我们大家好好向您说一说。”

    一听张大爷这么说,钱沐槿赶紧对张大爷拱了拱手,恳切地说道:“老大哥,您见外了。我既然身在这个位置上,就理当为老百姓解决问题,为大家伙服务。老哥哥您请讲!”

    张大爷一看钱沐槿这般严肃认真,满脸倾听的模样,于是急忙语气有些激动的继续说道:“钱书记!我们阀门厂一共一千多号工人,前后二十栋楼房。再加上这厂前街,啊,也就是现在的火车站前街,一共是26栋老楼,四千多口子人。

    厂子现在是不行了,工资都不下来,勉强还有一点精加工的物件,在维持着。这些年,我们的厂跟不上时代展的步伐,机械老,厂房设备陈旧早已不堪用了。

    不过这些,大家也不说了,市里也没少帮我们的忙。原来市委肖书记在的时候,还亲自来我们厂里视察过,并且帮着介绍了几家合作伙伴,所以就这样维持着。厂子有一部分车间早已倒闭停产了,但是还有那精加工车间,在努力地维持着。

    工作没有了,大多数工人们买断工龄下岗了,自谋生路我们也不怕。怕就怕,现如今,这连个住处眼见着就没了。市里说要建设大海岸新城,当时征求大家伙的意见,我们是一百个同意。

    我们知道,城市建的好,我们会生活的更好!还都盼着能早点拆迁住上新楼房。可现在,我实在是,实在是不能说啊钱书记!”

    钱沐槿认真地听着张大爷的倾诉,每一句都听得非常认真,非常仔细。大伙们如梦方醒,于是赶紧七嘴八舌的补充:

    “是啊钱书记,拆迁我们不是不同意,可是这拆迁补偿未免和国家的标准相差的太大了不是,一平米就给我们置换一平米!”

    “对呀,钱书记,这怎么能行。按理说我们是处在市中心。这一平米少说也应该给两个平米吧钱书记。我们要的不多,要说原拆原建也行。但是一平米只给我们置换一平米,还是小高层,这就太坑人了吧钱书记。”

    “对,不仅如此,躲迁费和装修补偿金都不给我们。房子要两年以后才能建好,这段时间我们住哪,到哪里去住?

    孩子上学,我们工作。这要是出去租房子,贵的我们肯定是租不起,便宜的指定离单位和学校太远了。我们想就近租间房躲迁也躲不起啊钱书记!”

    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与切身相关的自身利益问题,大家伙再也不会拘谨,是有什么说什么,现场顿时呈现出一股乱纷纷的势头。

    徐右兵一看,急忙打断了大伙的胡乱言,镇静的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道:“各位叔叔大伯,各位婶子们。大家慢慢说,我们钱书记都明白,我们一个个的说,钱书记就算要回答我们,帮我们解决问题,那也要一个个得来吗!”

    钱沐槿面带微笑,非常认可的看了一眼徐右兵:“小徐同志说的对,不过大家的问题我也听明白了。有关赔偿的问题,这个是有相关规定的。不过各市在具体的执行当中,也有自己城市的综合考虑。

    据我所知,建设新海岸新城,你们火车站阀门厂前街这一块,市里应该是通过正常的招投标,已经将工程包出去了吧!”

    杨进一听这话,急忙点头:“是的钱书记,这个项目已经通过正常合法的招投标形式包给了我市的海天置业。

    他们的副总裁董国权先生正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这就电话再催催,我再催催!”

    杨进头皮冒汗,工程包给海天置业,虽然市里可以借此摆脱一切。可问题是海天置业并没有帮市里解决好拆迁这个大难题,不仅如此,还引出了一系列的事情。

    打架,伤人,甚至是徐右兵!想到徐右兵,杨进顿时眉头深皱,忍不住再一次隐晦的看了这家伙一眼,我怎么把他给漏了!哼,现在我就让你得嗖,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攀上了钱书记的关系。

    但是即使你就算是攀上了钱书记,你也是违法犯罪在先。

    杨进想到这,他突然又是一愣,对呀,我怎么把这小子给忘了。恐怕钱书记还不知道这小子是个杀人逃犯。

    “钱书记,您小心!”杨进突然大吼一声,当前一步跨出,一下就用自己的身子把钱沐槿和徐右兵给隔离了开来。

    “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杨进指着徐右兵,对后面的几名工作人员大声的命令着。

    “你这是干什么?”钱沐槿被杨进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有些愣神。

    杨进急忙解释,刚说徐右兵是抢劫伤人犯云云,钱沐槿却是恼怒的一挥手,声色严厉的说道:“胡闹,徐右兵是退伍军人出身,好与坏,原则问题,犯法违纪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虽然他现在已经退伍,转业回到了地方。

    但是我相信,他的党性原则还是有的。这件事情先前他已经向我作了详细的汇报。并且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自己是清白的。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等处理完站前街的问题,我相信徐右兵同志会去警局向有关人员认真说明一切的!

    我也会亲自指派人,对他的事情认真调查!王浩,回头你亲自跟进徐右兵同志的事情。要记住,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不能包庇,更不能纵容,一切要以法律为依据,事实为准绳。调查清楚一切,还徐右兵同志一个清白!”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