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2 我以一名战友的名誉向你保证
    徐右兵一听马景涛的声音就知道不对劲,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了一剑,如果仅仅是被刺中了一剑,以一名军人的韧性,马景涛绝不会如此的有气无力。

    “马哥,你先别焦急,告诉我您的具体位置,我马上过去!”

    不再犹豫,徐右兵把电话递给王浩,迎向正要下车的钱沐槿就是一个立正、敬礼!

    “报告长,省警内卫徐右兵接到紧急报告,现有我方一名干警在追踪敌匪的过程中严重受伤,需要立刻支援,请长指示!”

    钱沐槿一脸严肃,严肃中透着无比的焦急与关切,刚才在车上他就听到徐右兵大吼,知道是遇到了重大情况,于是马上指示道:“杨进!我命令,以省内卫局徐右兵同志为领导,责令烟海市相关警务人员,立刻对医院不明劫持人质的匪徒进行追击。”

    杨进身子一个激灵,下意识的一抖。妈蛋,以徐右兵为领导,还要领导我烟海市的相关干警。他是干什么的,他凭什么,他有什么身份,什么资格对我烟海市的相关干警进行领导。

    “这个,是!钱书记,我马上安排,只是,只是钱书记,让,让......”

    “啰嗦什么,徐右兵同志是我省内卫局的主要领导人员,身份暂不对外公布,执行命令!”

    轰!钱沐槿虎眼微睁,只一句省内卫局的主要领导人,顿时就让杨进感到头皮麻。省内卫局什么级别,那和烟海市市长是几乎平级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随意的一个念头,招来的一番作为,竟然让自己无端的树立了一个强敌。不过还好,你就算级别和我同级,或者在我之上。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你一主要领导,呵呵,省内卫局的主要领导我又不是不认识,可没听说有你徐右兵这一号人物的存在。

    更何况这家伙还这么年轻,年轻得简直不像话。看起来怎么也不会过三十岁。就算你是省内卫局的局长,那级别也没有我高,我还是二线城市的代书记市长,在上一步去掉了头上这个‘代’字我就是副省级。

    杨进几乎是钻进了牛角尖里面,他嘴唇喃喃的回答着‘是’,可就是不见有什么动作。徐右兵冷哼一声,对钱沐槿又是一个立正敬礼,随后利落的转身,大吼一声:

    “唐奎!”

    “到!长好!请长指示!”

    “稍息!我命令,调烟海市快反应大队,与我一起执行紧急任务。你做我的副手,随时听候我的调遣,行动!”

    “是!坚决服从长的指示!”唐奎双腿绷得笔直,他心中热血激荡,想不到面前这个原来的犯罪分子竟然大有来头,人家竟是省内卫局的主要领导!这下踏马的玩笑扯大了,里里外外烟海市警局弄了个不是人啊!

    滴,连省委钱书记都命令烟海市警局归徐右兵调遣于指挥。这是何等级别的领导啊。自己和人家根本就没法比吗!

    唐奎激动着,但是不敢多想。他一转身招手,路边就开过来一辆警用涂装的大切诺基,油门轰着,唐奎紧跑两步,刚想替徐右兵拉开车门,身子还没动,就见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一道身影简直快若闪电般的坐进了车内。

    “还愣着干什么,你再不上车,你就在后面跑步跟上!要是跟不上,我回头军法处置你!”

    “是,长!就是跑死了,我也一定要跟上!”嘴里答应着,唐奎却不吃眼前亏,他赶紧转到副驾驶位置上,一拉车门上了车,还没等他坐稳关上车门,大切诺基便飞驰而去。

    驾驶员早就坐后座上去了,竟然是徐右兵自己亲自驾驶。车行市区,一路上开的飞快,巅的唐奎左突右晃。这哪是在开切诺基,简直就是在开法拉利f1赛车。那是见谁灭谁,见缝插针,谁也不让!

    终于是惹起众怒,引起一连片的谩骂声。可骂归骂,但是谁也不敢和徐右兵较劲。人家一路警灯长鸣,刺耳的警笛和喊话声震耳欲聋:“前面车让开让开,马上靠左侧行驶,紧急公务,一切社会车辆马上左边让道......”

    你就是生气叫爹骂娘也无奈!你敢不让道,一看就是执行紧急任务疯了一般的特殊警车,这时候谁敢找不自在,撞上你完全白撞。

    ......

    “接通电话,马上联系小马哥!”徐右兵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命令。

    唐奎急忙打电话:“报告长,接通了!”

    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抓起电话,徐右兵在越了有一辆不知死活的大奔以后,嘴角淡淡的漏出来一句话:“刚才的车,xxxx888,通知交警部门,马上扣押,以妨碍公务罪对他进行起诉!”

    “啥?”唐奎还没有听明白,徐右兵的声音再次传来:“前方xxxx6666白色宝马五系,通知交警部门,全力拦截,以妨碍公务罪进行起诉!”

    “是!”

    “马哥,我是徐右兵,你能说话吗,你怎么样了?报告你的具体情况,对方几个人,现在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

    电话中虚弱的声音再次传出:“徐右兵吗?就在沁水河码头,你前天晚上逃跑上来的地方。兄弟,马哥我无能,他们距离我能有三里地,现在正试图登船,看样子准备出海,你快,快一点,来晚了,我恐怕,就,就坚持不了了!”

    “马哥您别急,一定要保住自己,我以一名军人,不,我以一名战友的荣誉向您保证,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他们,一定为马哥您讨回面子!”

    “战友,呵呵,右兵,好兄弟!好战友,友,有你这句话,这句话马哥就,就知足了!......”

    “马哥,你一定要坚持,我马上就到,坚持啊......”徐右兵甩手就把电话扔给了唐奎,双手死死地猛打方向,嘴里大声吼着:

    “唐奎,马上给我联系缉私大队,调缉私大队协助办案,对了,把那拥有四台动机,就是追我的那条飞鱼给我调过来,度!

    还有,让他们给我带点吃的,火腿肠神马的面包就行!度!”

    “是长!”唐奎眼睛都迸出火来了,刚才电话徐右兵为了开车方便打的免提。马景涛有气无力的声音再次传到这小子的耳中,他此刻比谁都焦急。他甚至能想象的到马景涛身负重伤,浑身血淋淋的场面。

    “师傅啊,您可要坚持呀,一定要坚持住!”唐奎第一时间再次拨通了12:“我是市局快反应大队分队长唐奎,我求求你们了,我打听一下,我先前让你们出车去沁水河岸救人,你们到了没有,我求求你们了,到了吗?我师父身受重伤,为了救你们的大夫,就快要不行了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