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0 只有一个字 杀!
    勿忘国耻,灭掉小鬼子,加更助威!

    突然徐右兵感到一股强烈的不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死死地盯着自己。 ?镜蛇的锁定一般,阴险而毒辣。

    他急忙一个纵身闪到了船舱之外,手中那名船员被他猛地推向对面。就见虚空中一抹匹练迎头挥来,这名船员是连吼都没来得及吼上一声,直接人头落地,一腔鲜血喷向当空,犹如漫空中洒下了一片血雨、渗人无比。

    然而定睛细看,前方却不见一个人影。徐右兵心中大惊,他警惕无比的注视着前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船舱内狭小的走廊。怎么可能,筒子大的地方,不要说人影,就连个头丝也不见一根。

    空洞洞的,没有一点声响。高贵华丽地羊绒地毯,血珠洒在上面,犹如晶莹的红宝石,透过阳光的照射,竟有一种无比诡异的美。

    要不是有刚才那名穿着侍者服饰的服务人员被击杀在地,身异处。徐右兵真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是被自己眼睛的欺骗。

    不会,一定是高级的上忍,只有他们,才会在瞬间隐去身形。徐右兵再次谨慎起来,不放过任何细节。他谨慎的贴紧舱壁,不出一丝声响,杀气内敛,隐去周身上下一切的暴虐,抬头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走廊。

    墙面,天花板,走廊内,那尸体脖颈大动脉应激极度扩张,血流将尽时出的汩汩声,愈让人心生恐惧!血水流尽,从尸体上滴滴啦啦的落到地面,犹如沙漏般的等待......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传来,徐右兵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回头。就见身后,辽阔的海面上,缉私大队的缉私艇刹那间被一枚火箭弹迎头击中,爆炸引起的火光直冲云霄。

    小小的缉私艇,就如同暴风雨中狂摆的荷叶一般,左摇右晃,眼见着就要被炸沉翻入海中。而与此同时,又是一枚火箭弹冲天而起,再次击中了缉私艇。

    剧烈的爆炸撞击,三番两次的袭击。任缉私艇再坚固无比,也无法应对如此强硬的撞击。左舷猛地入水,快的侧翻,犹如一座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澜的坟堆一般的,打了几个旋,便消失在这茫茫的大海中。

    “杨国涛,唐奎!艹!”徐右兵猛然跃步,不过身子却并不是冲过去救人,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不动,敌不动,他要动,就会遭受到致命的一击。

    果不其然,对方等的就是这一刻!“杀咦!”一道惨白的刀光猛地挥来,刀光森寒,带着一抹无比慑人的杀意,撕裂周边的空气,拉动着一阵气旋,迎头劈来。

    徐右兵大睁着一双如血曈般的双眼,前方还是不见人影,只见倭刀。好一把刀,快若闪电,急如劲风,动从风,杀如虎,挥如匹练,来势如虹。

    以雷霆万钧之力,刹那间就杀到眼前。

    ‘哐’的一声,徐右兵手握铁血m9迎头赶上,一刀一匕,猛然相撞。只听犹如两车相撞的巨响过后,一声龙吟般的震荡犹在耳边回响,隐隐的,声响中夹带着一丝轻微的‘喀嚓’声。

    刀身猛地后撤,瞬间在徐右兵眼前旋起一片刀光,借着光影,徐右兵还是看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等定下心神之后,眼前竟然空空如也。

    “艹尼玛逼的,装神弄鬼!去死吧!”徐右兵恼了,开口就骂。他快的前突,突进走廊内十几米的距离后,猛地一脚踢出,立刻闪身躲在了墙角。

    刚才以铁血硬挡了一刀,直震得徐右兵左臂麻。对方实力不低,看来并不是松涛林内漏网的那名上忍,难不成他们还有更高级的忍者?

    徐右兵不能只被动挨打,他需要主动出击。与其被动挨打,不如先制人。一脚踹开了这间豪华大气的特殊套间,虽然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名堂,但是钢铁焊接的船舱隔断,虽然表面上的墙壁加以装修,掩饰得很好。但是徐右兵还是在底部的墙围处找到了细微的破绽。

    只要有一点破绽,就逃不出兵王这对如火的双瞳。这是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满着无尽的杀意,双眸中带着震人心魄的森寒,盯在人身上就犹如被恶狼选中一般,任你哪怕就是一头爆熊,也躲不过一条雪山孤狼的逆袭!

    房间里有人,果不其然,不但有人,还是让徐右兵惦记无比的人之一!

    韩小艺被反绑着双手、双脚,紧紧地捆在一把高级的红木茶几上。她就那样像一个圣体宴中的宴盘一样被人绑在茶几上。

    身上衣衫尽褪,摆满了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各种菜品。三名岛国猪竟然身穿岛国民族服饰、正唱着他们的民族歌曲《樱花谣》在举杯痛饮。

    茶几的正前方还有两名年轻的 艺 妓 正应对着民歌翩翩起舞。

    “草泥马!去死吧!”

    徐右兵胸口鲜血翻涌,一股滔天的怒火让他再也无法容忍。杀!心中杀念顿起,只有一个字——

    杀!杀!杀!

    杀尽这群岛国猪!

    嗖 嗖 嗖

    手中铁血m9军匕再次挥出,可是还没等他击出,就见三把倭刀照着他周身上下三路袭来。倭刀来势凶猛,就像黑暗中仿佛已经隐藏了许久的条条眼镜蛇,刀刀致命。

    那一条条匹练般的刀光闪动,就像毒蛇已经亮出来的毒牙一般,咬准了方向,对着脖子,胸口,和大腿迅斩来。

    徐右兵猛然后撤,屏住呼吸,全身紧绷。突然间m9军匕左右挥出,仿佛一头孟加拉的恶虎,动如奔雷。铁血一出,谁与争锋,兵王一怒,山河变色!

    铁一般的事实,再一次得到了证明,血一般的教训,再一次诠释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被称之为王者!

    虽然看不清来人,只见倭刀。但是徐右兵却是在刹那间避开了致命般袭来的倭刀。一寸短,一寸险!仅凭一尺长的一把铁血军匕,徐右兵眼疾手快,寻着倭刀的尽头挑去。

    只听两声惊恐的哀嚎,两只手中还紧握着两把倭刀的手腕已断,噗噗的跌落在地。汹涌的鲜血喷薄而出,两道血剑飞舞,两只疼痛的手臂被他们各自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鲜血染满了周身上下,使徐右兵终于见到了他们的真面目。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