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8 把大舅哥好一顿捶
    夏日的海在夜间显得尤为湿冷,南太平洋过来的气旋格外的突兀。 ?? ?晚风,带着滚滚海气迎面扑来,让单薄的韩小艺禁不住直打哆嗦。

    徐右兵紧紧的护着她,又把身上唯一的作战服脱下来,仔细的给韩小艺穿上:“丫头,一会你跟着他们走,我在后面狙击。相信我,我们马上就会回家!好吗?”

    韩小艺迷茫的大眼睛一片空洞,她只是下意识的紧抓着徐右兵的左臂,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左前臂上一片血渍,那是自己小虎牙咬破的痕迹。鲜血已经结痂,不过还不时有丝丝血迹流出。我怎么这么狠心,那块肉都要被咬下来了啊。

    眼泪忍不住的往外流,此刻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想忍也忍不住。韩小艺的内心撕裂了一般的疼痛。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她身不由己的趴在徐右兵的怀中,轻咬贝齿,一个劲的摇头。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你,我害怕,我只跟着你……”

    海面上波涛汹涌,咸湿的海风吹起来,雾茫茫的一片凶险,遥远的没有任何边际,状况尤为可怕。在这苍茫的大海上,徐右兵就是韩小艺唯一的依靠和保护。从被劫持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小艺就惊呆了。在她的人生字典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字眼——被劫持!

    但是事实已经生了。不管她是多么的高傲和骄傲,不管她是不是有一个非常霸气的刑警姐姐,还是有一个身为省委书记的老爹,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自己被劫持了,还被无情的侮辱了。

    韩小艺真的不想再成为任何人的负担。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无恙。身为一名医学从业者,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不是丧失了贞操呢。可是贞操还在又怎么样,自己的身体都被那帮畜生给看光了,并且看了个实实在在。

    “右兵,我跟着你,就是死,我也不想再离开你。你放心,我没事,就是跟着扬大哥,在他们身边一样有危险。与其这样,我只想跟着你。你放心,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我保证不会成为你的负累!给我一颗手榴弹好吗,或许在最后的时刻,我可以保护自己不再接受他们的**……”

    韩小艺紧紧的靠在船舱的拐角处站起了身子。穿着作战服,紧身裤,虽然衣服有些大了,脸上还有一丝硝烟的灰迹,但是看起来却更加显得楚楚可怜,诱人无比。

    一脸坚韧的脸色,果断而不容争辩的语气,使这样的小艺看来,尤为坚强和不屈。

    没等徐右兵同意,杨国涛竟然把自己手中的手雷郑重的交到了韩小艺的手中,随即这小子竟然张开臂膀,将韩小艺轻轻的拥入怀中,慢慢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完全无视了徐右兵那就要杀人一般的眼神:“会用吗?拉开保险,丢出去就成,实在来不及,就不丢了,保险拉开,握手里就中!不过你放心,有哥在,哥不会让你白死,我哪怕有一口气在,我也多帮你杀几个狗娘养的畜生报仇。这辈子我们是兄妹,下辈子...下辈子,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哥哥!”

    “哥……呜呜呜……”韩小艺终于是哭出了声音,其实只有杨国涛最了解自己,从小到大,他都苛劲恪守的做着他身为哥哥的一切,钱家和杨家并排,就隔着一个大门。都住在省委大院,父母工作都忙,他们之间说是邻居,其实何尝不是最亲的亲人。

    除了大院里的孩子们,他们还有什么朋友可以交往,可以相互玩耍与胡闹。没有,在小艺的童年里,只有杨国涛的身影。除此之外,其他都是模糊的,要不就不是一个年龄段的孩子,要不就太遥远根本就不能交往。

    “哭什么,我的小艺从不哭,以前不哭,现在也不哭,小时候打针你都不怕,怎么现在长大了到流起眼泪来了?”

    杨国涛轻轻的伸手,抹去了韩小艺脸上的泪水,转头看着几乎惊呆了的徐右兵,冷冷的说到:“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我就两个妹妹,一个为你受伤,生死未卜,一个离不开你,死去活来。这辈子,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让老天这么的惩罚我!但是你给我记住了,你打过我,我一定要还回来。记住了,我把小艺交到你的手上!我给你的时候是个什么样,一会你把她给我,带回来的时候也必须是个什么样。

    徐右兵,可别说我瞧不起你,就是你死了,也要保护好我的妹妹!”

    卧槽!徐右兵傻了,干尼玛哎!这都什么事,咋整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也想不通。韩小艺和韩小雪是姐妹不说,被自己打成了猪头一般的这个蠢猪竟然是他们的哥哥!

    卧槽!那岂不是说,自己在完全不知名的情形下,把大舅哥好一顿捶

    艹!

    “这个,那个……”徐右兵感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这不是逗人玩吗,命运啊,你为何要如此的捉弄愚人!

    “那个啥,大哥,那个啥,咱不开玩笑好吗?小艺不能跟着我,闹着玩吗这不是?后面可是加特林,那玩意……”

    “徐右兵!你,喜欢我吗?喜欢,就在一起,就是死,也能死在一起!”徐右兵话还没说完,韩小艺突然张嘴。一句你喜欢我吗,顿时让他憋的死死的。

    一个女人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你让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去拒绝?喜欢吗?喜欢就在一起死,就死一起!

    “麻痹的!人死鸟朝天,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必须要答应我,那就是……”

    “哎!我说,你是长吧,你是不是长都无所谓了,但是长,你咋能随便抢我的话呢?这句话可是我明的,我要收版权费的啊!”唐奎打断了徐右兵的言,舱板上加特林爆豆一般的子弹依旧响个不停,好好的船板被打的千疮百孔,粗大的弹痕就像筛子眼一样的密密麻麻。这船板看来是完全废了,恐怕以后只能全换了。

    现场的气氛非常的压抑,干嘛呢这是,好像都在交代遗言一般。年轻的小伙子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他只能无奈的插话:“这不是都好好的吗,说这些干什么!我们说不定马上就能冲出去,解决了这一切。长,下命令吧,我等不及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