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0 铁血儿郎,战死沙场
    徐右兵看到这一幕,担忧了之情更甚,只要韩小艺不站起身,就身处在完全的射击死角,那么自己完全有余力和小鬼子们好好的周旋一番。 小鬼子只要是不直接动攻击,依旧守着五楼的制高点,大家基本上谁也奈何不了谁,基本处于相持的状态。

    可韩小艺只一声呼叫,立刻吸引了小鬼子们的注意,先是舷窗处的m64机枪瞬间转变方向针对性的开火。没多久,一名模样精瘦的岛国男偷偷摸摸的从船舱处探出了头,脑袋一晃即逝,随即在舱门的中下方隐蔽的伸出来一枚火箭弹的身影。

    “快趴下!”徐右兵想开枪已经晚了,他被火力压制,半蹲着身子根本无法找到最有效的射击点,眼见着一枚榴弹出膛,尾部划出耀眼的红光,呼啸着袭向了韩小艺的藏身之地。徐右兵的心忽的一下就跌进了谷底。

    “小艺!快趴下!丫头!……小鬼子我草泥马的,小鬼子,来吧,我草拟祖宗十八代!……”t89 猛然搂火,倾射出如暴雨般的子弹。密集的钢芯子弹带着徐右兵满腔的怒火,在五楼舱门口小鬼子来不及撤身离开之际,肆无忌惮的咆哮着,如冰雹一般的子弹飞射如蝗,密密麻麻的直接击中了这家伙的脑袋。

    尖嘴猴腮的脑壳瞬间被击爆,颗颗危力无比的5.56毫米钢芯弹,带着徐右兵无比沉痛的悔恨,散着死亡,令人崩溃的杀气,怒啸着,打进了舱门,击穿了舱壁,打到了舷窗,崩射到屋内,出一连串乒乒乓乓的爆响,杀敌无数!

    “嘶?”猛,太猛了。楼上小犬呲雄,咬着牙瞪眼倒吸一口冷气:“什么的噶活!火力压制,一定要灭了他!”

    自己身上肩负着无比沉重的使命,此刻的小犬呲雄甚至已经想到了失败的危险。他甚至是做好了切腹的准备!

    不成功,便成仁!杀身成仁,也要为主效忠。此刻的他没有选择,德川一郎就在楼下,如若失败,必死无疑!

    敌人再次疯狂,甲板上只有徐右兵一人,却被打的死伤无数。这是个什么的东西,难道是华夏国的狼牙特战队员?

    小犬呲雄大声的咆哮着,他现在已经顾不得想要冲出这间舱房了,要的目的是一定要展开火力清除,扫除障碍,才能出其不意,一招致胜,才能从新夺回主动权。

    太猛了,他就没有遇到如此顽强的阻击,这踏马和疯子一样。现实完全逆转,形式突然改变,根本就不是自己带人绞杀对手,形式完全反过来了,而是自己被敌人压制,堵在房间里狠狠地打!

    “八嘎!射击,射击,鸭鸡给给……”

    边打边冲,徐右兵彻底的失去了理智。耳边只有大舅哥的一句话:我现在把小艺交给你了,我给你的时候是个什么样,一会儿你给我带回来的时候也必须是个什么样,就是你死了,你也要保护好我的妹妹!

    艹尼玛币的,徐右兵疯了。他的心情从没有这么疯狂过。就连自己最好的兄弟永远的留在战场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疯过。兄弟们的命,本来就应该留在战场上。自己和他们一样——铁血儿男,战死沙场,此乃人生宿命!

    那是他们身为战士的最高荣誉,最好的归属。可小艺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多么青春花儿一样的女孩,多么可爱美丽的俏丫头!

    ……

    嘿嘿,挥你最后的作用,陪聊大哥哥,帮我把行李架上的拉杆箱拿下来好吗?另外谢谢你的好意,我男朋友就在出站口等着我呢,送我就不必了,相逢愉快,有缘再见!

    棒槌,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哥哥了,姐现在实习,轮科转,已经不需要再回学校了,棒槌哥哥拜拜!

    徐右兵疯了,他真特么的疯狂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让他可以痛到忘了自己,忘了一切,忘了身不由己。

    避弹步挥到了极致,脑海里全是认识韩小艺那个精灵的一点一滴。t89火蛇拉成了道道斜线,扫出去就是一个扇面。5.56毫米钢芯子弹穿透力惊人,就算躲在舱房内,依然避免不了会被溜弹击中。

    右手死死的扣住扳机,完全没有停歇的时间,左手除了在秒换弹夹之外,很好的稳固着枪向。此刻满脑子都是痛苦的杀意,杀,杀,杀,一定要杀光一切……

    想象永远都是美好的,可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徐右兵几步就冲上了楼梯,狭窄的铁质外部旋梯可没有能够让他挥避弹步的空间。

    小鬼子更不是傻子,这帮凶残如同畜生般的饿狼,早在愚人天皇的时代就饿的头脑昏,起了愚昧无比的侵略抢劫式的战争。直到现在,他们还是饥饿的,还是梦想着能一夜致富,靠着抢劫和侵略,获取然的财富!

    这是他们骨子里面的悲劣,骨子里面的愚昧和无知!所以无知者永远无畏!无畏者永远猖狂!

    躲避也是等死,等死不如拼死。小鬼子也拼了,打到现在,屋里其实剩下不到七八个人,除了满地的死尸,再就是一些被溜弹击中的伤兵!

    大无畏的愚蠢精神,和小犬呲雄咆哮的威胁,这七八个家伙再次鼓足了勇气,端起各式各样的武器再次起了反阻击!

    七八枚手榴弹突然扔出,一起丢向了楼梯口。死亡的威胁瞬间逼近,军墨绿特有的触目惊心!狠狠的撞在铁制的焊接旋梯上。巨大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整个旋梯都被腾起的红光刹那间吞没……

    没有谁的身躯是精钢铁打的,哪怕就是铁血的儿郎也是血肉之躯。七八枚手榴弹在五楼的旋梯上爆炸,威力惊人,不亚于一枚榴弹炮。爆裂的碎片和钢珠四散飞溅,磕着碰着不死即伤!

    随后m64制式机枪再次怒吼,每分钟6的子弹如骤雨一般,顿时将整个旋梯完全的笼罩在了一片弹雨之中。

    密密麻麻的子弹封锁了一切可以冲锋的道路,整个太阳号上枪响一片,弹痕狼藉,再加上海风怒啸,底层船舱内人群惊恐的呼救声,乱成了一团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