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4 憋不死,会憋疯
    徐右兵说完再也不理会德川一郎,这家伙竟然像个没事人一般的从德川一郎的兜里掏出盒烟,抽出根点了,就那么慢慢的看着漫无天际的大海冷冷的吸着。 ?

    而此刻的德川一郎却是惨了,寸脉截阴手可不是那么好玩的。这手独特无比的点穴手法可以说在整个华夏古武世界中也找不到一人会用。因为这种手法太惨了,在历朝历代的古武世界中多次被禁用,以至于到后来竟然失传。

    但是无论是谁,只要一听到‘寸脉截阴’几个大字的时候,无不闻之变色,听之慌恐,继而纷纷逃之夭夭,唯恐避之不及!

    这是因为寸脉之说太过恐怖了。这手点穴手法使出去后,立刻能封住人上半身的气血流通,而封住的方式还格外的怪异。就是只封闭血气回流而不封闭血气输出。

    此刻人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气球一般的,你拿个打气筒一个劲的往气球里面充气,只充气,却不放气,后果可想而知,气球终归会被气体充爆的。所以寸阴截脉手也是这个道理。

    此刻德川一郎体内的气血得不到回流,反而聚集在胸腔内越聚越多,这就如同到了近乎要爆炸的气球。人不仅仅是憋的难受一说,更是无法呼吸,无法活动,甚至是到了最后,连脑袋眼球都一起逼着往外鼓。这种憋的让人狂,甚至于马上就要憋死的痛苦,你能想象到吗。

    所以此刻的德川一郎不仅仅是非常的惨,而是像疯了一样的双手疯狂的抓扯着自己胸部和脖子上面的衣服,甚至是衣服扯开了,又开始抓绕自己的前胸、脖子。直到是抓的血肉模糊了,这家伙还不放过自己,抓到鲜血淋漓之时,徐右兵的一根烟刚好吸完。

    “怎么,还不说?”徐右兵双眼如火,冷冷的看着前胸、脖子上血迹斑斑,憋得在地上不住挣扎的德川一郎。他没有同情心去同情这个让他无比憎恨的家伙。

    “我...说,我...说...你先...先......”德川一郎双手高举,满脸臣服急迫的讨好着徐右兵,他想说,甚至想把一切都告诉眼前这个让他无比恐惧的家伙。

    我的天皇,我的神,我的上帝,圣母玛利亚啊!这是一种什么酷刑啊,我怎么会承受得住如此惨烈刑罚的对待!

    他要交代,他要把他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感觉了,这是一种完全无法呼吸,甚至是想要呼吸都会惧怕的程度。

    而人是不可以不呼吸的,不呼吸就会被憋死。可是经脉被截断,呼吸就等同于只能往肺里面进气,却是吐不出来。只能进,不能出,越憋得慌,越要呼吸,可是越呼吸,却是越加的肿胀疼痛。甚至是肺里,胸腔,乃至心脏,整个上半身,即将要炸了一般的无法忍受。

    没人会知道这种难受的程度究竟会有多么的恐怖。

    这种难受,不是他可以承受的,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承受的,是一种憋到要死,还能让人疯狂,甚至可以完全不顾一切的想要一头扎进海里的,或者是渴望马上死去的痛苦。

    死都会比这样受罪舒服多了!

    徐右兵嘴角漏出一抹非常讥讽的微笑,他见怪不怪的伸脚在德川一郎的胸口随意的踢了几脚。只几下,德川一郎瞬间感觉自己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整个身子都萎缩了下来。

    而神乎其神的,与此同时,正常的呼吸功能也回来了,肺部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全没了。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再也没有感觉,他的人生还有比此刻更为让他舒畅的时候。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领教了,真心领教了!他出身于岛国名家,实乃真正的古武忍者世家。说起来,他对忍术,也是非常精通的。

    只是人在哪一方面有天资,往往就会缺乏对于其他地方或者事物的领会能力。而这小子就是这样,他对忍术的理解,虽然到了精通的地步,无奈他却无法修炼最高的忍者之术。

    一是身体原因,二是作为一名德川家族的长子,在岛国现在这个社会里,打理家族的一切生意,甚至是学习御人,以及展经济之道,才是他先需要学会的东西。

    所以对忍术虽然是精通,但他却在上面下的功夫很少。这也是德川家族对几位重点继承人专业培训所采取的最合理方案。

    都被选入继承的序列了,就没有必要非要学精家族的忍术。你见过有几位老总亲自上阵去杀敌的。手下有几个能打能杀的,老总又知道怎么去杀,统领全局就行了。

    所以,身为家族第一继承人的德川一郎虽然也是个对忍术精通之辈,却是在面对徐右兵的时候,没有一丝还手的能力。不仅如此,身为岛国的古武世家,不仅对岛国的各种功夫了解甚多,而对于华夏国这个一线之隔的大国,其中的很多武功精髓,他们也是知道的甚多。

    而寸脉截阴手,在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德川一郎当时人就傻了。名震华夏几千年来最阴狠的点穴奇功,那就如同猪八戒和孙行者一样,早就形成了一种文化,深入到了每一位古武者的心中。

    惧怕,不仅仅就是害怕,而是又惊又怕,更是千百年来早已深到了骨子里的恐惧!听说了这个名字就已经怕的不行,再加上又承受在自己的身上。这就如同人见到了鬼,终于得不死也得死了。

    穴位解开了,人也放松了,释然了,一切又恢复到了当初的时刻。只是现在的一郎阁下,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傲气与张狂。他甚至是不敢再抬头看一眼就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杀神一般的家伙。

    太恐怖了,他彻底的服了。

    “徐,徐先生,不,不不不,徐......”噗通一声,德川一郎直接给徐右兵跪下了,跪下的同时他嘴里认真的说道:“家主在上,请受德川一郎一拜!从今开始,德川一郎就是家主的奴生,家主说的话,对一郎来说就是绝对的命令,一郎不敢不从。若有违抗,甘愿受家主任何惩罚!”

    德川一郎说完,跪在地上对着徐右兵纳头便拜,拜了三拜之后,依旧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腰间解下来一个用油布仔仔细细包裹着芯片、优盘之类的小包,双手高举,递到了徐右兵的面前:

    “家主,这是华夏国最新的科研成果,我们来华夏,就是要想方设法搞到这个东西。他是你们最新式海上装备的研资料,是你们国家历经几十年才研制出来的最关键的核心技术。

    我们来这里已经很久了,执行这个计划也好长时间了。这个计划就是逢源计划!所谓逢源,就是要灭了你们的源头,利用任何缝隙,一丝一毫也不放过,消除你们对我们岛国的威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