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0 遇到一个奇葩
    看到人群一哄而散,杨国涛眉头紧皱,他立刻意识到形式的迫切,并且看出了问题的所在。?

    “唐奎,刚才怎么回事?”

    “杨哥,事不对劲啊。先是一群人出来问情况,后来竟然说我是假冒的缉私队员。并且装模作样的相互之间打了起来制造混乱,最后还想夺我的枪。幸亏你来的及时,要不我差点就犯错误了!”

    “嘶!夺枪?”杨国涛眉头一拧,咬牙骂了句:“都他妈活够了!你给我严肃的盯好了,从现在开始,这里给我实行一级战备警戒,如现任何可疑人员试图靠近,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立刻开枪击毙!”

    “是,长,绝对服从长指示!”唐奎双腿一并,右手竟然严肃的给杨国涛来了个正儿八经的军礼。

    杨国涛眼神一亮,满意的点了点头:“稍息,我进去看看,你注意安全!”

    说完,杨国涛转身推开了医疗室的门,满脸沉着的走了进去。此刻的医疗室内静悄悄的,一名五十来岁的岛国医生和一名二十来岁的岛国小护士规规矩矩的分别守候在徐右兵与韩小艺的观察床旁。

    一看有人走进,中年医生急忙上前一步,鞠身施礼说到:“先生,请不要打扰病人休息!请您离开这里!我是他们的治疗医师藤野新一。”

    “嗯?我是病人的家属,藤野新一?岛国人?”

    藤野新一还没接话,后面突然一个尖锐的女生传来:“岛国人又怎么样,拜托先生对我们藤野新一先生尊敬一点。

    新一先生是我们岛国著名的脑外伤医师,他是医学世家出身,是获得过国际诺贝尔医学奖的国际医师,并且他的曾祖父还是你们华夏国先贤 三味书屋的老师!

    先生,请你不要不尊重我们岛国人。我们也明白外面生了什么。但是请你注意,不要试图伤害我们的藤野新一先生!”

    杨国涛随声望去,一刹那间,这小子竟然失神,好端庄秀丽的一位女子。

    “你叫什么?”

    “山川静雅!”

    女护士说完话,忽然没来由的一阵羞涩,一层淡淡的红晕,刹那间爬上了 粉 嫩 的脖茎,快的漫上了脸颊。

    “你,你问这些作什么,你是不会伤害藤野新一先生的是吗?”

    “山川静雅,好美的名字!想不到,岛国人也懂风情!”杨国涛点了点头,这才认真的看着这名小护士,郑重的说到:“藤野新一!呵呵,一个著名的国际化医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解释?”

    一听杨国涛怀疑藤野,山川静雅竟然比较急的开口说到:“先生,这的确是藤野新一老师,老师也是看到患者受伤严重,所以主动过来查看病情,请你尊重我的老师!”

    “尊重!哼,要不是你们岛国人劫持我们的人,会有这种事情生吗!尊重!”

    杨国涛虎目一震,满眼鄙视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位清秀端装的女子,最终还是伸手将她一把推开,快的走到了韩小艺的病床前。刚要伸手去摸韩小艺那苍白的面颊,身后便传来了一声严肃的阻止声:

    “你不要动她!如果我诊断不错的话,她现在是剧烈脑震荡,意识行为能力完全的丧失,正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可惜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对她做进一步的诊断。不过还好,颅内绝对没有大的出血点,但是有没有小的出血点现在我还不敢判断。

    有一点很重要,患者受创很严重,除了头部受伤以外,还伴有胸部多处肋骨骨折,所以请你不要动她,以防我刚刚帮她复位的……”

    胸部多处肋骨骨折?噌的一下,杨国涛只感觉自己一股热血由心窝里快的上升,胸火突涌!嘴角刹那间火烧火燎一般的疼!

    “这么严重!她有生命危险吗?”

    “生命危险……这个,不好说,现在你也看到了,这艘船已经停下来了,恐怕每耽误一分钟,这个情况就会更加严重一分钟!

    我建议立刻开船,我会联系我的私人实验室,让患者随我去仙台,在哪里,我相信我会尽力想到办法使她康复的!

    不过这位先生到好一些,他只是中毒,但是据我诊断毒性已经大部分被解除了,他中的是我们岛国武术世家的一种专用的毒素。这种毒素很顽劣,必须要配合那些武术世家自己配置的专用解药才会将毒素完全的清除出体内。

    而我对这些武术世家还是有一些认识的,要是我出面帮他要些解药,经过调养以后,他才会康复。所以我建议,他也需要和我一起回岛国接受我的治疗,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去你们岛国?”杨国涛瞪得眼珠子都快要出来了,马勒戈壁的,去了你们岛国还有好。刚刚杀得你们德川江户家族屁滚尿流,我可不认为去岛国是个好建议。再说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个是脑震荡,另外一个中毒了吗,华夏国那些老东西还治不了一个脑震荡?

    中毒那就更简单了,要论下毒解毒,杨国涛很想说,在这个世界上,华夏国敢称第二,那么绝对没有其他国家敢称第一。

    “解药,专门的解药,针对性的?藤野先生,你看这个行不行!”杨国涛伸手就在兜内摸出来君然一郎为了脱身保命而丢给他的绿色药瓶,赶紧递给了藤野。

    “心灵之绿!真是心灵之绿?”不想藤野新一一接到这个药瓶,拧开来只闻了一下,这个人立刻就激动起来:“太好了,这简直是太好了,还是满满的一整瓶。好,好,好,有了他,这位先生就有救了,你稍等,我这就给他服药!”

    藤野拿着这个小绿瓶急忙转身就走,不过刚走向旁边的配药室,他又转身走了回来,眼中满是激动的说到:“这药一定是江户家族的秘药,你得来也不容易。我也不占你便宜,你是华夏国的军人?缉私的?

    那好,我也痛恨走私犯罪。我为什么能出现在这个治疗室,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条船走私犯罪!对他们这种恶劣的犯罪行为,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正直人都是不会忍受的!在船底的杂物舱中,里面关押着能有二三百名被他们骗来的人,你可以想办法帮帮这些可怜的人。

    这间治疗室是我的一个学生开在船上的。本来我是恰巧遇到了他。所以我就会出现在这里,而他和他的助手们现在应该都在地下的船底,那里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很多人出现了很不好的腹泻情况,所以我的学生就带人下去处理了。

    你的这个药,能不能给我三分之一,我要用来做研究。不过我完全可以帮你治好这两个人,你看怎么样?”

    讨价还价?干你妹的,就这样还国际医师,你的医德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