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4 老军头一怒吓破胆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华夏国海军总司令杨博雄的书房内还亮着灯。火等待着消息。杨国涛带领烟海市缉私大队前去营救韩小艺中途失联,而微信号传输回来的画面,是越来越紧张。

    先是海防缉私的飞鱼快艇被两枚火箭弹击中侧翻沉没。在快艇沉没的那一刹那间,杨博雄突然觉得自己就站不起来了,不仅是站不起来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刹那间竟然停止了搏动。

    这种感觉很恐惧,不仅仅是停止了搏动,而是整个身子一下就失去了力量,好像完全的瘫在了椅子上,再也没有一丝可以活动的能力。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巨大的懊悔折磨的他几乎支离破碎。

    这一段时间为了这小子的事已经把他弄得焦头烂额,自从他向钱老提出了两家联姻,他就感觉自己这步棋走的非常好。马上就要换届了,自己这一拳打出去,顿时让很多人大感震惊,于是乎不论是杨家也好,还是钱家也罢,这期间收货颇为不少。

    但是有一点让他万万没有想到,对于这么好的联姻,那个一直就非常有主见的孙子的态度竟然是绝对抗拒的。抗拒,这小子不会得了失心疯了吧!小艺多么好的孩子,那可是自己打小就看着长大的娃。

    要说起来二人也是青梅竹马、绝对的两小无猜。那小时候左右邻居住着,小家伙们一个嘴里喊着媳妇,那个喊着哥哥,甚至是白天闹起来形影不离,晚上就直接一个被窝里睡了。

    哎!三四岁的孩子时能玩的那么好,为什么长大了却偏偏让自己这么操心!

    视频仍在继续,无声的画面,那激烈的场景,子弹飞扬,一排排的扫射过来,让杨博雄的精神又是一紧。多年的临战实战经验,让他自己莫名的开始为这激烈的战场画面在自己脑海里默默的配音。

    死神风暴,他们竟然动用了死神风暴,还有单兵火箭筒和轻机枪。这是要干什么,这哪是什么单纯的绑架,这就是一场战争,挑衅的战争!

    一艘商船,还是民运商船,竟然配备有如此的重火力武器,并且还没有出华夏国的海域!真以为我这个总司令是吃屎的吗?

    杨博雄忍不住了,刚对自己身边的机要秘书张点了点头,想要下达命令。突然视频画面一转,抬头看去。一个龙精虎眼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能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就那么用88狙击步干掉了小鬼子的火神炮。

    继而枪头一转,好像非常轻松的就打爆了肩扛p那家伙的火箭弹头。这一炸真是威力惊人,摧古拉朽一般的,直接干翻了岛国太阳号上的数十名小鬼子!

    “好,好!天神下凡,威震四方!打出了华夏军威,打出了华夏气概!好!......”

    呼,长长地舒了口大气,精神几乎压抑到了崩溃的杨博雄终于是放松了一下。他终于是在画面上看到了精神几乎崩溃的韩小艺,也看到了自己那不听话的宝贝大孙子。

    “臭小子,狗东西!看回来我不打死他!沐槿啊,这家伙就是你说的那位你派过去的省警内卫?省内卫局还有这么利落的身手?沐槿啊,你在隐瞒什么?这小子看起来仅仅他自己就能顶我一个海豹突击队!

    有这么利落的身手能是你们省警内卫局的人?”

    杨博雄一声长叹,尾音拖得老长老长,他终于是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杨国涛没事的同时,也在疑惑钱沐槿所言不真。

    钱沐槿紧张万分,在看到宝贝丫头韩小艺那一刹那的时候,他就紧张的站了起来。而当看到女儿竟然被折磨成了那种模样的时候,老钱差一点就将自己的槽牙给咬碎了。

    “老长,不是的,不是省警的人,只是临时借调过去的。啊。小艺!”

    又是一枚p飞了过来,尾翼上那炙热的火焰,直接耀的整个画面都为之一荡,气浪滚过,甲板上一片焦黑。而可怜的小艺竟然被气浪冲起,抛向了半空,重重的撞在了舱壁上,随即就像个被炸药炸掉了的汽车轮子一样,被狠狠地抛在了甲板上。

    人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口中,鼻子,甚至是周身四处,血淋淋的一片。钱沐槿惊呼一声,一口血当时就喷了出来,人萎靡的一屁股坐到了沙上,已经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孩子!小艺啊!给我接赵誉刚,马上给我接赵誉刚!”杨博雄扑向屏幕中的韩小艺,却只能焦急的干跺脚。眼睁睁的看着小艺就这么被炸躺在屏幕里,他这个不是爷爷却亲是爷爷的老邻居爷爷,此刻心疼的完全是疯狂了。

    机要秘书早就沉不住气了,在杨博雄吼出来的一刹那间就拨通了紧急红色保密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被人接起,一个沙哑却又透漏着无比严重威严的声音由对面传出:

    “我是赵誉刚!”

    “老赵头!我不管你在干什么,也不管你这个老东西今晚喝没喝。我给你打电话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告诉你,我踏马的杨博雄还没死!”

    ‘砰’地一声,杨博雄直接把电话碎在了地上。好端端的一部特质电话顿时就被这个狂暴的老家伙给摔了个支离破碎。

    “传我命令,青屿市海军基地、深广市海军基地,全体都有,马上进行海防演练!演练范围坐标:北纬15°44.6东经9°28.4,北纬2°55.4东经1°4.9,北纬3°55.3东经8°33.5.

    演练对世界公布,请一切船只在凌晨一点和清晨八点之前全部给我绕道。实弹演练,不管是遇到任何情况,我华夏国海军对演练时间段内所造成的不必要伤亡,不付任何责任!”

    “这!机要秘书张着嘴,眼睛瞪着杨博雄吓得浑身抖!多少年了,跟在老长身边,这命令能下吗!”

    “还给我愣着干什么?啊?马上给我下达命令,命令,这是命令!”

    “长您!......”

    叮铃铃,就在这时,诺大的办公室内电话响起,秘书急忙奔向了办公桌,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顿时浑身刚才那种压抑到死的感觉情不自禁的为之一松。可就是在松懈的一刹那间,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前胸后背蜂拥出无数的汗珠子,而额头上那吧嗒吧嗒直往下掉的大汗珠子,直接就砸在了这部电话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