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0 这事,兵哥做得到吗
    果不其然,安静带来的好处只是短暂的安宁。安静,正是敌人战前的准备。徐右兵严肃的警戒着,他甚至是有一些开始烦躁不安。每当自己心情开始烦躁的时候,越是预示着危险的来临。

    唐奎一直都按照徐右兵的要求,隐藏在最顶层的夹角。无线电静默,密切的观察着一切。他是最后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间坚决不能暴漏。

    而韩小艺的的状态并不好,没有一丝恢复的迹象。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藤野先生沉重的表示,如果韩小艺在5个时辰之内醒不过来,将会非常麻烦。

    麻烦的后果是什么,徐右兵没敢问。他真的不敢问。心中一直都忐忑不安,他知道这样的结局。战场上遇到这种情况的太多了,五个小时之内如果没有醒过来,那就是进入了深度昏迷期,这就意味着,也许是昏迷三天,或许是一辈子。

    这样的结果,徐右兵不能承受。多好的女孩,刚刚认识还不到三天,可是这三天,她给予他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有恩情,有感情,有友情,还有那自己从来就没有感受到的丝丝悸动!

    这对徐右兵来说特别的新奇,心的悸动是很恍惚、甚至是非常疼的一种痛。这种痛,模模糊糊,而又让人痛切心扉。

    是一种由心底出,突然就向整个胸腔辐射,继而蔓延到全身的一种说是针刺样,却又不太明确,反而是抽心刮骨,痛到骨髓的一种,让人完全无法承受的那一秒钟的巨疼。

    仿佛人的一种精气神在一刹那间被莫名其妙的抽走,又是伤心难过的简直不能自己。

    徐右兵快要疯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要看一眼韩小艺,整个人就会心疼的没有一丝力气可言。

    难道这就是恋爱,自己恋爱了,还是爱上了!

    但是,恋爱都是相互的,那么韩小艺真的喜欢我吗,我可就是一个复了原的大头兵啊!

    ......

    杨国涛的情况很不好,正如那个鸭嘴兽的国际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藤野先生说的一样,千万不要烧。

    而现在,杨国涛的全身滚烫,重大手术,全身取出来11颗子弹,多达八处贯通伤。满身创痕累累,没有血浆,没有特效药,只有一点点生理盐水加上普通的消炎药维持,人烧了,很正常。

    夜色更沉,开始起风了,即使四十万吨的巨轮,在这个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也犹如江面上的一叶扁舟,巨浪滔来,整个船身都在上下颠簸,激烈的抖动。

    铁血m9上的经纬度现实,船离岛国海岸线竟然越来越远。本来仅仅需要两个小时后就能到达的距离,现在计算下来想要在岛国登6,竟然需要四个小时。

    而航向完全改变,莫名其妙的显示,竟是朝着华夏国的海岸线驶去。

    这究竟是要干什么,难道说先前的那群武装分子们突然良心现,想要挟船前往华夏国登6,意图自请求宽大的处理?

    干你妹的!徐右兵立刻否定了自己这近乎与傻逼一般的想法。这帮劫匪可不是正常的匪徒,更不是海盗。

    海盗劫持商船,不要说不会出现在这种安全的海域,更不可能带什么头套。戴头套进行抢劫,那是对国际海盗的一种侮辱。那帮家伙不仅专业,更不畏死,做事干净利落,绑你绝对没商量。

    而且做了就做了,更不会不承认,反而会拍下录像向你要挟赎金,不给就杀,杀到你给的程度为止。

    连续的征战,徐右兵困乏无奈。又没有好好吃饭,体力透支严重。已是下半夜了,风刮得厉害,一阵一阵的,看样子不仅仅是刮风这么简单,凭经验,风过后,很可能就是一阵严重的暴雨袭击。

    就像现在的安静与异常,一切都在蓄势待,静得让人可怕,而风刮的更让人心中无底。一阵阵的倦意涌上来,中毒加上疲惫,虽然毒素完全的被解了,但是徐右兵还是感到自己的眼皮子快要睁不开了。这几天连续的奔命周旋,他真的很想好好的休息那么一小会。

    一小会就行,哪怕只是那么一会。他端着杨国涛手中的那把曾经被小犬呲雄一刀斩断了枪管的t89,突击步枪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夹了,虽然说五楼的船舱内应该有不少弹药,但是此刻他不能出去补充。敌情不明,枉然出去,基本就等于送死。

    对手没有那么傻,一直到现在都按兵不动,更能说明问题。也许和自己一样,某处,正隐藏着什么,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一击!

    只睡十分钟,或者五分钟!徐右兵稍微的放松,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在烟海市就一个劲的疲于逃命,又是被追捕,又是被刑讯,就算精钢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

    迷迷糊糊中,一群高大的精壮汉子,人手一把k47、或是m41卡宾枪,甚至还有几把雷明顿m871式12号霰散枪,枪口平端,大咧咧的向自己走来的。

    这几个家伙身上鲜血淋漓,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额头正中央一个鲜明大大的弹孔。从弹孔里面流出来的血浆,糊住了半个脸,大面积已经结痂,只剩下一个拇指大的细流,还在不住的汩汩的向外流着鲜血,鲜血中隐隐还能看到白的东西,那根本就是**!

    轰!

    徐右兵猛然警醒,怀中的t89立刻平举朝向了舱口。透过舱门上微小的窗口望去,外面黑压压的足足能有三十多个人,将治疗室通向外面的出路完全的封死了。

    情况很不好,非常的糟糕。看来敌人已经摸清了自己这方的状况。而屋内除了自己,再也没有能够战斗的人员。两名伤者,还是完全没有行为能力的重伤患者。

    藤野和卡哇伊般的女护士就更不用说了。这两个家伙正一遍遍的帮着杨国涛进行着最原始的物理降温。徐右兵很感动,看来岛国的,也不完全都是猪,人性,在这一刻还是有的,焕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可是现在的徐右兵已经无法去管那么多了,他现在心中就一个想法,怎么办!

    是引开敌人,还是凭自己一人之力进行阻击。看了看手中这把已经没了枪管的t89突击步枪,又秒检了一下弹夹,偶累了个去的,只剩下了不到十五子弹!

    十五子弹,面对与自己一倍的敌人,那就是说,一颗子弹自己在完全不浪费的情形之下,最少也要击中两名敌人!

    这事,兵哥做得到吗

    嗖——

    就在此刻,外面打响了第一枪!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