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 风起潮涌,巨浪参天
    突然一个巨浪打来,高出船舷能有十七八米,浪头冲撞在甲板上,拦腰折断。?汹涌的海水顿时铺天盖地的洒落下来,刹那间将徐右兵淹没于无形之中。

    “快,缆绳!”弗兰克飞身而起,第一时间扯住了缆绳,抓着绳头就向外冲。不想飓风猛烈,在舱口形成强气流,还没等弗兰克冲到门口,人就被风倒卷着又摔了回来。

    “法克呦!快想办法!快!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没有了战神,就没有了监狱黑帮。我们不是好人我承认,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谁又敢说谁他妈的真就是好人!

    是那些正值家,还是商人或者是慈善家!没有!存在,就有其道理!我们的存在,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社会展的必须产物!所以我们存在了!而现在,地狱之使正面临着被灭亡的时刻,你们还等什么,唯一能救我们的,那就是战神!

    如果没有了战神,没有他这样拥有这一身本领,连三角洲部队都敢闯的人,我们拿什么翻盘,以后只会被另一些人取代,那将会在山姆国失去一切,永远的的成为历史啊兄弟们!

    所以即使是要拼了,今个我们也要拼一把,不为别的,我们一半的家产还在这坐船上,没有了这些,那很快的我们就会破产,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不能不说,弗兰克是一个特别现实,而且非常懂得分析形势的家伙。他的蛊惑,在地狱之使的这帮家伙们看来,的确是很有道理。人人都知道,也听说了他们这趟买卖的不简单性和特殊性。没想到,真就不简单到这种地步。

    监狱黑帮一出来就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这些人都是猛汉子,起先谁也不服谁。可当眼睁睁的看着和自己相当,甚至是肌肉块或是身手比自己都要好的家伙轻而易举的就被人给干掉了,他们的自信心深受打击。

    说句实在话,谁都不想死。但是反抗,或者是不服吗?弗兰克都没有了半边脸,就连监狱黑帮最终的守护者也没了任何的消息。这对他们几个来说,更是严重的心理摧毁。

    心理防线被摧毁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恐惧和臣服。老大都服了,我们还能不服。更何况,对自认为是强者的人来说,很容易就能佩服一个比他们实力更强的人。

    救吧,不救岛国的驱逐舰就在外面,不救,监狱黑帮很可能从此完蛋。而完蛋的下场,那就是一切都没有了。只有奋起反击,或者是在智者的领导下才会有一线生机。

    五名黑帮分子面面相觑,快的做出了决定,人人抓起了缆绳的一段,齐声合力的就向门口冲去。

    呼啦啦,外面风起潮涌,巨浪参天,甲板上汪洋一片,早就成了一个铺天盖地的水世界,哪还有半点人的影子。

    这帮家伙一个推一个,艰难的顶着狂风,好不容易一步一步的挪到了门口。这么大的风,真是想要往前走一步都困难。如果不是五个人紧紧地排在一起,相信瞬息之间他们也会被狂风卷走。

    “把绳子丢出去,快,这该死的鬼天气!”弗兰克在最后面大声的指挥着。粗大的缆绳被海水沁透,即使是几个人抬着也非常的吃力。这还是先前在甲板上他们拉回来的,不想此刻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五个人顶着风,站在舱口,艰难的喊着号子,缆绳高高的举起,就在刚想松手的一刹那间,突然有人感到手中一沉,缆绳自动的由手心滑落下去。

    “快,抓紧他!这糟乱的家伙,简直是太重了!”

    这小子还以为是自己一时失手没拿稳,不想话声刚落,哗啦啦水中冒出一个人头,紧接着就冲过来一个人,第一时间扑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死死地抱住,随后用山姆国的命令式语言吩咐道:“快回船舱!”

    “快,往回拉,、、,快拉......”一回头看清楚了,不是别人,正是战神徐右兵。这小子竟然开心的乐了,大声吼着就抓着缆绳往里爬。

    “战神,您没事,没有受伤吧?”弗兰克匆忙的扶起徐右兵,紧张的问候着。

    徐右兵一手抓着铁血,一手收着铁血尾部的精细钢索,把钢索的一头钢镖从缆绳中抠出来,利索的擦拭着。

    “没事,死不了,想要老子死,没那么容易!有电话吗,我现在需要马上与我的人进行联系!”

    “电话?有有有!不过我的海事电话已经被海浪冲没了,想打电话的话就需要去驾驶室!”弗兰克快的点了点头,过来想扶住徐右兵,不过被徐右兵一把给推开了:“带我去,快点,没时间了,等这帮家伙要是反应过来了,恐怕我们就会被喂鱼了!”

    安排好这几个人继续警戒,徐右兵看着船舱内惊恐不定的人群,大声的吼道:“叫,就知道叫,华夏人的脸面都让你们给丢尽了!在单位里、工厂里,或者是学校里,曾经是优秀干部的给我往前一步走。”

    人群诧异的看着这个粗旷的男人,他有着威猛刚毅的一张脸,虎虎的双眼,看上去就像一把利刃,看向谁,谁就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从他的身上散着一股滔天般的威严,一种莫名的恐惧和臣服感,顿时从这些人的心底里出来。

    几百人的船舱,有二三十人犹豫着,最终还是在徐右兵剑一般的眼神逼视下走了出来。

    “我,我曾经是工段长,不知道你叫我们出来干什么!我身边的,都是我们厂的班长,我们这些人都是技工,厂子破产倒闭了,我们就一起商量着出国打两年工。都是老百姓,他们还年轻,贷款买的房子,再不想辙,没出路别说还贷款,连饭也吃不上!

    你想干什么就说吧,摊上了,是死是活你给句话,说白了,我们也不怕你!”

    一名三十七八岁的大块头男子心中坚定的走在最前面,他看着徐右兵,眉头紧皱,心中暗想:拽什么拽,有什么大不了的,站出来就站出来,难道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徐右兵冷冷的看着这条壮汉,好一个端正的相貌,一脸威严,满身正气。大方脸,小平头,很有一些厂干部的威严。腿长身板儿壮实,看来也是在基层干起来的领导。

    “这位同志怎么称呼!没别的事,关键的时刻可不能出乱子,我们需要团结。伟人他老人家说过,团结才是力量!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自力才能更生!我是烟海市的海防缉私人员。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有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了大家,为了我们一船人的生命,你愿意接受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