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2 SB年年有
    任德贵雄起了,在他认为他的人生从没有今天这么雄起过!敢踢老子,老子是谁,老子从没有被人踢过。? ?太没有素质了,就连大表哥也没有踢过老子,你还敢踢老子!老子我踢不死你!不,老子不踢你,在这么多的同僚面前,老子搞死你!

    说时迟,那时快,任德贵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从后腰摸出把战术匕,噌的一下就向徐右兵刺来。

    **太凶猛了,那根本就不是个娘们,而是一个披着娘们皮的白骨精、母夜叉,手段辣着呢。老子打不过你,那老子就搞死你的头。你看他那个b奈样,病恹恹的,就差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死了的状态,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还要站起来说话。哈哈哈,狼王,这样的狼王也算狼王,那哥哥今天就搞死你这个狼王,搞死你我岂不就成了比狼王还要厉害百倍的牛叉人物!

    ......

    血一刹间透过胸口,染红了刚换的崭新雪白的大校海军夏常服。徐右兵张着嘴,眼神莫名的放大,镇静无比的盯着刺中了自己胸口的任德贵。

    时间,在一刹那间静止了......

    “卧槽尼玛的!”

    “兵哥哥!”

    噗!

    弗兰克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山姆国的魁梧大汉第一时间抬腿出拳,一记凶猛的鞭腿直接就把任德贵给踢倒在甲板上。上前一步,抓起胸前衣领,提起钵大的拳头,没头没脸不要命的轮了起来。就听完全是那打沙包的声音传到了大家的耳中。任德贵先前还是哼了一声,紧接着第二拳下去直接就没气了。

    “兵哥哥,哥!哥你醒醒,哥你别说话,不要怕,敏儿一定不会让你死了,你要是死了,敏儿就会一辈子守寡,那就会生不如死,你舍得吗?”

    **傻了,自己千里救夫,救回来却成了这样的下场。**儿怎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军中狐女银牙紧咬,第一时间看向了徐福,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小福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第一,先送我的兵哥哥去83总部医院,第二,让弗兰克一伙离开,立刻,马上!”

    徐福傻了,不,他不仅仅是傻了,他直接了愣住了。这究竟是怎么了,事情生的简直是太突然了,完全的出人意料啊!任德贵竟然出手伤了狼王!不,他直愣愣的就站在了那里,脑子直到现在也打不过弯来,他傻了,真的被眼前的现实震呆了!

    锋利无比的水下深潜作战军匕直没入柄,可见这一刀的力气之大,所恨之深。如果不是拥有血海深仇,如果不是要求一刀毙命,哪会来的这么狠。

    这要多大的仇恨啊!没理由啊!你就是恨,你也应该恨的是**儿啊,跟人家全身伤痕累累的狼王有个吊毛关系!人家狼王根本就没惹你,更没有踢你啊!

    “快,叫军医,调海鹰一号换**驾驶送徐长去83总院!洪荒号平潜护航,全力戒严,拖雾隐,航向葫芦岛。奥萨莉亚号游轮马上起航,航向烟海市!游轮直升机遣送弗兰克一伙离境......”

    军医第一时间就蹬蹬蹬的跑了过来,过来一看这情况直接傻眼了。一把海军制式水下深潜作战匕死死地刺在徐右兵的右胸,刀身进去能有六指,这要是刀再长点,直接就是个对心穿!

    血顺着刀身血槽汩汩的往外冒,以这度,不要说人就是上了战斗机送83,你就是坐着火箭往83赶也来不及了。恐怕没等走在半路上,这全身的血就被放干净了,还救个屁,等死吧。

    “都让开,快让开,你别说话,你血型,血型你知道吗?”

    “他是b型血,我知道,我们是一个血型,要抽血抽我的,你抽我的,快抽啊!”**眼泪吧嗒吧嗒的,一个劲的往下流,她太伤心了。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军医的胳膊直接就跪了下来:“我求求你救救他,你救救他,救救他,救不回来我也不活了......”

    “敏儿松手,船上b型血有的是,我这里是作战深潜航队,什么血型的血浆都有。勤务员,快,调b型血浆!敏儿你起来,你还要驾驶海鹰送右兵去83,你怎么输血?”

    说话间一架银色的海鹰战斗机直直的悬停在众人的上空,随军医生赶紧指挥大家帮忙按住了徐右兵,拿出绷带,紧紧地连带着军匕和伤口把徐右兵的右前胸死死地缠了起来。

    薄薄的绷带,那能止得住汹涌的鲜血,只一会儿的功夫又被沁透了。**双手焦急不已的按着徐右兵的胸口,大声地叫着:“缠啊,快缠啊,多缠点,快缠啊......”

    海鹰降落,**被徐福一把拉到了身前,徐福双眼冒火的看着这个好像掉了魂一般的女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表情无比严肃的问道:

    “**,我问你,你现在死了没有,给我大声回答,死了没有?”

    “我没有,你要干什么,你给我让开,我要救我的兵哥哥!”

    “**!”啪的一巴掌,徐福狠狠地给了**一巴掌:“**,你清醒一下,不要认为我不知道。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他这么重的伤,怎么进83?我问你,谁能够证明他的身份?83,谁都可以去吗?只有你,只有你才能进的了83!

    海鹰,只能乘坐两人,你驾驶,送他去,立刻,马上!”

    “嘶!”**摸着自己的脸,这一巴掌把她给打醒了,是啊,自己怎么这么傻。兵哥哥已经不是狼牙大队的狼王了,他怎么能进得去全军最好的83总院。那个地方可不是说进就能进的,在那里看病和接受治疗的人,哪一个不是国家级的大佬,和身份恐怖的大人物呢!

    “徐福,你给我记着,你这一巴掌我**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不过,还好,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我走了,我要去送我的兵哥哥。不过有件事情我还要拜托你,那就是弗兰克一伙,他的人还有他的一些别的东西,你必须同意他可以带走。

    但是那箱子小飞机,你给我现在、立刻、马上进行封存,那是军事绝密,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也不许动,否则不要怪我狼牙翻脸不认人!”

    “是,绝对服从长命令,请长放心,小福子要是有半点干的让你不满意,回来你让徐右兵也打我巴掌!往这打,别给我留脸!”

    徐福干巴乱脆的对**严肃的敬了个军礼,他给的就是一个态度,也是一个警告。你们都看见了,狼牙是必须要尊重的,就连我徐福都惹不起,你们,谁还敢惹狼牙,而至于任德贵,呵呵,那就让他去求死吧!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