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4 爬升,在一万八千米的高空
    战鹰在蓝天上翱翔,带着**无比沉痛的担心和满身的焦急快的爬升,爬升!高空,一万六千米的距离,塔台报告:

    已经清理航道,所有民用和一切空中航道已经进行流量管制,实行空中管制。? ? ?云层将会有气旋经过,塔台建议继续爬升,达到战斗机应有的军用高度,采用匀自动驾驶,避免情绪疲劳,已经安排好飞机着6事宜,战机可以直接降落到19燕京军用机场的专用停机坪。

    **咬牙嗯了一声,操纵杆上台继续拉升,拉升,操控仪显示已经达到了一万八千米的距离,塔台示意可以了,可以进行自动驾驶。

    **猛然间恼火了,对着受话器大吼一声:

    “为什么要降落在19军用机场,从军用机场到83,还需要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是在救人命,不是在玩开飞机,你明白吗,救人命!我请求你立刻连线赵誉刚,让他立刻协调有关部门,我需要直接在83悬停降落!”

    塔台一位肩扛空军大校肩章的指挥长眉头紧皱,这小妞的脾气也太野蛮了。说话怎么这么冲,你救人就了不起了,了不起的我见得多了,还直接连线赵誉刚,赵誉刚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我这小小的塔台大校,能连线最高长吗,这不是作死吗?

    “驾驶员同志请注意,我是塔台的最高指挥官,你的要求我不能满足。我无权连线最高长,你能驾驶战鹰降落到19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底线了,你已经违背了军人的一些原则,要不是有杨博雄长亲自下达命令,你根本就没有驾驶战鹰的资格!

    你知道你坐下的战鹰值多少钱吗,说句很不好听的,不要说你在拯救什么伤员,就是那个伤员牺牲了,也完全不值一架战鹰的价钱!......”

    ‘哐’的一声巨响从听筒中传来,直震得这名塔台指挥长耳膜生疼。战机上**气的嘴唇青,全身都在颤抖。她一拳狠狠地砸在精致的驾驶仪前,带着半指作战手套的拳头立刻就把操纵仪前的防爆玻璃仪表盘给击了个粉碎。

    “放你踏马的狗屁,你敢给我再说一便,信不信姑奶奶直接空中歼了你的塔台!”

    嘟嘟嘟嘟......

    **气氛至极,铁血狼王,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铁血儿郎,竟然在他们的嘴里不值一架战斗力的价钱!靠你妈的,你是个什么鬼!

    迅灵敏的操纵着战鹰的各项飞行按钮与武器射系统按钮,电闪雷鸣的根据战机提供的导航数据,立刻远程锁定了塔台的实际方位,精确到了点一米的距离。

    机翼拉伸,下面空对地战术制导导弹立刻由悬架进入到了锁定目标的射状态,目标方向直指空军塔台。

    嘟嘟嘟...嘟嘟嘟嘟...

    空军塔台立刻传来雷达以及多方侦测管控的严肃警报声,整个地勤一片慌乱,电子音提示:“警报,警报,严重警告:

    我方已被一万八千米外高空中运行的战鹰运用曙光一号空对地战术导弹锁定,请塔台立刻做出战术反应,立刻做出战术反应,对叛逃战机进行空中打击,进行空中打击......

    “她疯了,她就是个疯子!军旗地对空导弹准备,进入射准备,准备拦截,准备拦截。

    立刻向上级部门报告,请求拦截指令,请求拦截指令!”

    大校脸色苍白,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疯子。干了这么多年的塔台指挥官,这在他的从军历史上,简直是完全的开创了新篇章啊!

    我那个娘啊,太凶猛了。

    大校慌慌张张的起身,快步的跑向了塔台一侧的小办公室,抓起桌上的红色电话大喘着气就开始喊话:“快,立刻给我接海军杨博雄长,我是空军89塔台指挥部指挥长陈兵,快,快啊!”

    接线员不敢怠慢,电话一刹那间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无比威严而又浑厚的声音。

    “陈小子,惹祸了吧,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啊,不,杨伯伯,您可不能撇下我不管啊!我可是你的小兵啊。杨伯伯,看在我爷爷的面上,杨伯伯,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面对的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完全的疯女人啊杨伯伯,你快救救我!”

    “放屁!陈兵,你有几个脑袋敢这么对她说话,你知道飞机上运送的是谁吗?你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他的价值抵不上你们的一架战鹰。我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不要说是一架战鹰,你就是十架,一百架,也换不来一个狼王徐右兵!他是战神,无所不能的战神!

    他是我们整个华夏的军魂,是我们所有军人的标志,是我们整个华夏的兵王!驾驶战鹰的是**,也就是老赵头,你赵爷爷的小孙女,我可没有能力阻止这个丫头,你自己等死吧,就等着被曙光一号炸成渣吧。

    那可是华夏国从没有对外公布的秘密武器,你以为你能够凭借你的军旗就把它拦下?呵呵,你太自信了!”

    ‘哐当’一声电话被杨博雄狠狠地撂在了桌子上。有些人,必须要适时地进行敲打。他们活得太滋润了,特别是一些老门生老部下的孩子们,在这一代的孩子们,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和血腥的战场,他们对一切,都看的太过于偏激化了。

    华夏国什么时候竟出现了以经济完全盖过人才论,这是个什么逻辑,没有人才,哪里来的经济数据!

    陈兵完全的傻眼了,自己的军旗竟然拦截不了曙光一号,我那个乖乖啊,那岂不是说曙光一号下来之后,瞬间就能把这座塔台给夷为平地,那自己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不,我绝不能坐以待毙,一颗不行,我就射两颗,两颗不行,我就连排射!我就不信我几枚红旗一块射,拦截不了一枚曙光一号!”

    她**又怎么样,兵王又怎么样,兵王你就可以完全无视国家的塔台,而随意的进行实弹瞄准吗?你这是吓唬我吧,哼!量你也不敢对我真就射什么导弹!

    陈兵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甚至是一下把自己的大檐帽拍掉了他也不在乎。这小子完全进入了死胡同,你打我,我是傻子吗就在这坐着让你打,我就不会拦截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