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3 乖乖!好家伙!
    “这个......”任轻松突然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回答的上来他爷爷这个问题。他看起来四十多岁,正是中流砥柱的社会栋梁之才。可这除了任家的提携以外,还不是被人全看着任家的脸面捧出来的。

    而除此之外,任轻松就是一个绝对的棒槌,他比他的大哥任长宁差得远了。是一没本事二没心机。除了平时喜欢召集几个在他看来跟自己贴心的一些朋友们山吃海喝之外,那就只剩下花天酒地了。

    说他花天酒地,只顾吃喝玩乐却也是委屈了任轻松,这小子其实还有一点好,那就是对他爷爷特别好。一听说老爷子病了,那是立刻向部队请假回来陪着,哪怕是端屎端尿,洗洗涮涮全都不用外人,一心自己操劳。

    这上心的劲头,孝道的模样,那可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就连83总院的张院长都会有事没事的特意在任老爷子面前夸一夸这个任轻松,赞叹任老爷子有个好孙子,有个好福气,能有这么孝心的晚辈在身前膝下照料着。

    其实人老了最喜欢听好话,任老爷子倒也是高兴。老了老了,其他的儿女们各忙各的,说句实在话,谁能有功夫天天陪在病床前。眼目前虽说这孩子有些不开窍,是小辈们中任老爷子最不看好的一个,却不想这个最不看好的一个却使他此刻享尽了天伦之乐。

    身前膝下,鞍前马后。任老爷子使唤人惯了,如今退居二线,虽说国家依旧安排有警卫人员和服务人员时时刻刻的照顾着老人的身子,但是终需比起来的话,还是自己的孙子在跟前忙活着令任老爷子比较踏实。

    谁好都不如自己好,谁照顾都不如自己人照顾着。就算有上一句半句不顺心的,孙子绝不会顶爷爷的嘴,还不可能记在心上。而服务人员就不一样了,你这老头这么难斥候,你妹的,等给你吃饭的时候趁你不注意往你饭里吐口痰,再从新搅拌搅拌,我看你是吃还是不吃!

    所以一看任轻松此刻摸自己的鼻子,任老爷子突然豪迈的哈哈大笑:

    “你啊你,比起你哥哥来哪都好,可就是有一点啊,你这个小子啊,不愿意动脑!好了,赶紧把这痰盂给我倒了去,把被子给我掖好。既然他要来看我,那我也得给他几分面子不是。

    哎!人老啰,这病说来就来,如山倒啊!”

    “爷爷您这是说的那的话,您这身子骨硬实着呢。要不是因为您这胸前挨了一枪,我看啥事都没有。那遭劫玩意,想当初就是老子我出来的晚了,要是我出来的早了,你看我不拿榴弹轰了岛国的那些小鬼子们给爷爷您报仇雪恨!”

    “哈哈哈,咳咳,哈哈哈,你这小子,少拿话熏我。你要真有那心还会和小鬼子做买卖,那些王八犊子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人玩意。今个我再次警告你,你给我离他们都远一点,你要是哪天真把我惹火了,我就去你媳妇那办公室,一把火把你那些狗屁商业合同都给你烧了!”

    任轻松一听这话,手一抖,端着的痰盂差一点没摔到了地下。自己媳妇和岛国鬼子们做生意爷爷怎么就知道了,还有签署的那些个合同,那可是不能让这老家伙见得面的。这些东西说起来还不都是因为钱闹的。

    任家这么多年以来,说起来还不是靠自己媳妇做生意支持着这个家。自从媳妇从大伯手里把任家的买卖接手以后,那在大伙们的眼里都是公认的,哪年的分成不比以往的多。要是没有媳妇支撑着,恐怕任家谁的钱也不够花。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做生意我不反对,但是还是要看和什么人做。轻松啊,我说过很多次了,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有些钱。我们该拿的就拿,因为那是我们的,可不该伸手的那绝对不能伸手,只要伸手了,必被捉!”

    任老爷子最后教导了一番任轻松,很是不高兴的摆了摆手,任轻松这才端着痰盂往外走。这任轻松也是憋急了,说起来他还是个大烟鬼。不过这个大烟鬼可不是抽毒品那个大烟,而是抽香烟那个烟。

    这家伙本来房中就有洗手间,他偏偏不去,非要端着个痰盂去公共洗手间,为的就是能在那吸上一口。怎么说任老爷子也是肺上的毛病,当时被鬼子一枪来了个对穿,好歹的捡回来一条命,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所以那是一点烟味也闻不得。

    而老爷子让他到痰盂也有支他出去放放风的意思。老爷子早年也吸烟,知道这玩意抽上了就不好戒。但是在老爷子认为,要是自己没毛病,肯定还是喜欢吸烟的。男人嘛,吸根烟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有时候还能彰显出男人的本色。

    而至于吸烟有害健康一说,老爷子却不是那么较真。损害健康的东西多了,多了一条又如何,还不是照样活到七十岁!

    任轻松前脚一走,门刚一关,老爷子立刻利落的爬起了身,他快的走到窗台的一角,拉着窗帘挡着身子往下看。他可不认为老妖怪姚为民到83是来探望自己的。其实老爷子活这么大岁数精明着呢,虽然曾经位高权重,但那已经过去了,毕竟已是过眼云烟了。

    而此刻看在眼里的,竟令他心头一跳!好大的排场,好大的气派,好高的身价!究竟会是谁,会令姚为民亲自打头阵,竟然一马当先的帅着华夏国这么一干大佬们等在83的门口,亲自迎接呢?

    而正在此刻,蔚蓝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无比轰鸣的啸音,紧接着六架舰载歼十五画着颜色各异的尾线越过当空,花样优雅娴熟的绕过头顶,立刻回旋,在上空做着惊险的花样飞翔动作,久久的盘在上空不肯离去。

    而随后,一架任老爷子从没见过的怪模样飞机,竟然比歼十五还要拉风,还要漂亮的一架战斗机从远处突然而至。这度,就像劈空过来的一道闪电一般,突然而然的就来到了头顶。

    正在任康年担心之际,这么近的距离,不会撞上医院大楼吧。而更让他感到不可思的的事情生了。这架战机竟然就这么悬浮在了自己的楼层的顶端,突兀的停止不动了。

    后面飞机的尾管呼呼的喷着,飞机不但不向前,更不下降。

    “乖乖!好家伙!这是悬停啊!我华夏国,啥时候拥有这么牛13的技术了!这是要完全赶山姆国啊!我说你老妖怪亲自来了,有这么大的喜事你再不出面,你还能坐得住?”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