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0 面子里子全没了
    刚上电梯任轻松就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不锈钢的电梯门上,随后进来的几名卫兵立刻小心谨慎的贴着墙壁站到了一边,此刻他们各个噤若寒蝉忐忑不已,对于任轻松的个性这哥几个太了解了,绝对是属于当面打不过背后下刀子的阴主儿。???这样的人千万不能得罪,宁惹君子莫惹小人,说的就是这类人。

    “踏马比的都傻站着干什么?德贵被人留下来了,我就这么回去等着被老爷子骂?”

    一名卫兵很小心的往前靠了靠,支了一招:“长,他这是不给你面子,更是不给任家面子。其实这件事你完全可以跟大哥说说,大哥也许会有办法!”

    任轻松伸手撩了一下头,眼珠子转了转:“大哥,大哥又能有什么办法,这小子风头正盛,哼!我看德贵就是罪有应得,连累着老子也跟着操心不说,连任家的脸面也给丢尽了!”

    说归说,任轻松确实没有直接去老爷子的楼层,而是略过了,大吼一声备车去军总部。

    几个卫兵这才稍微的透了一口气,只要任轻松能够转移矛盾就好,最起码哥几个暂时能好过一些。

    出了院门口,任轻松大踏步的上了车。这事办的不顺利,不仅仅是自己丢面子的问题,而是所有人都会看热闹的问题。现在需要的就是赶紧解决问题,德贵落在了徐右兵的手里,任家就更落到了下层。

    其实今天他出了个馊主意带着任德贵去负荆请罪,如此自降身份那也是被逼无奈。自从徐右兵高调的住进了83,老爷子的病一下子就加重了。别人不明白,自己可是门清。

    说起来都怨他自己,谁知道外面一开始闹的那么欢是为了徐右兵这东西。麻痹的,一个小小的特战队长而已,牛13什么牛。别人捧你那都是有目的的,还不是要给足你脸面,让你心甘情愿的去继续卖命,去为了送死!

    可是话是这么说的,人人心里面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真要是引申到了自己的身上,往往一对比就显得凄凉了。

    而任家老爷子就是这样,本来老爷子也误会了。姚为民都来了,搞出来这么大的阵仗。他还真以为姚为民是突奇想要来83看自己的。我是谁啊,我可是华夏国的老元勋。你们都是接的我的位置,如今我病了,来看看我不是应该的嘛。

    是应该的,看看老长这个无可厚非。更何况任家老爷子退下来是退下来了。但也没有全退不是,还在二线呢,对一切都有指导的权利。不仅如此,人家还掌握着大批的资源,占据着大批的位置。我的重要性,你应该看得懂。

    可偏偏,任老爷子想象的很好,正躺在床上等着姚为民推门进来向他嘘寒问暖呢。他把自己想说的一些客气话都想好了。如何应对,怎么拉硬梗,关键的时候自己甚至是可以让一步,退一步,而腾出一些东西,送给姚为民。

    毕竟已经这样了,任家还想在华夏呼风唤雨的的话,有些利益就该适当的放手。如果不放,死抓着那招来的不仅仅是会让人妒忌,更有可能会引出仇恨。

    我没想到自己都算计好了,准备了半天了。可老妖怪不但人没来,就连句话也没说便离开了。

    打听了一番仁康年猛然火了。原来送来的小子是徐右兵,不仅如此,他还是狼牙特战队的队长。可千不该万不该的,人家受伤住院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受自家后辈所伤!

    这是什么意思!

    任家的后辈子孙对着眼下红的透顶的国之英雄下了黑手!仁康年当时一口气就没能忍住,一口血就吐了出来,人直接就气背过气去了。

    一番紧急抢救,匆忙之下仁康年总算是转醒了。醒来后他立刻下了道死命令,一定要去取得徐右兵同志的原谅。不管人家是个毛头小子也好,还是现时下的当顶红人也罢。任家错了就是错了,要及时的把错误挽回,把影响降到最低,把任家的脸面找回来。

    仁康年如此低姿态是有原因的,不是说任老爷子就怕了徐右兵,而是他看清楚了事实。事实就是不管怎么说,任家理亏,现在没有任何人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如果这个时候任家不做出点实际的反映,那以后就会更加的被人诟病。

    但是仁康年虽然作出了指示,确是没有给他这个孙子分析出其中的利害关系,说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一时间任轻松没能忍住这口气,是一气之下直奔他大哥处想找个帮手。

    今个这气出不来,任家的脸面算是全栽了。不说别的,以后83还怎么进。老爷子身体不好,肺心病加哮喘,一年之中能有半年住在83。虽然国家给老爷子配备有专门的保健和治疗医师。但是时不时的还住在83对任家来说就是一种身份和权力的象征。

    83可不寻常,说起来是个军区总院,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处华夏国最高档的疗养院。一年之中有半数的大佬巨鳄们多会选择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不为别的,你不来住住谁知道你身心劳累,为华夏,为国家操碎了心。

    所以这里不仅仅是条件好,更是集华夏国所有最为先进的医疗器械与专家于一体,根本就是华夏国最高档的一处健身保健院。

    有病治疗,没病健身。时刻保障着。

    可现在不同了,今个脸一破。83这个场子要是找不回来,以后还想再在这里住下去那只能是夹着尾巴做人了。今个就连小护士都看到自己这脸被人打了,你说以后还怎么见人?

    所以任轻松是越想越气,这笔账怎么算起来都是自己这边亏了,亏大了。不仅仅是人丢了的事情,现在就连面子里子全没了

    不想车开了一半,刚走到半路上电话就响了。接起来一听任轻松直接慌了神,老爷子一口气没缓上来进了手术室!

    “草拟大爷的!我任轻松和你势不两立!”

    任轻松骂骂咧咧的又急忙往后赶,可是他却是不知道任老爷子现在的想法。当一听说任轻松把事办砸了,任老爷子就开始喘。他当时一把就推开了服务人员端来的药水,口中大喊着都是一群废物,这么点事都办不好。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