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5 百思不得其姐
    而三名特战队员是真心想把这些家伙们一巴掌给拍晕了。连我们都敢绑,你真是牛13至极!但是无可奈何,看着雷豹那非常严肃的表情,三个家伙也只能眉头直皱。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事情就到了这一步,肖国雄的命令,不能反抗啊!

    就算傻子都知道肖国雄是谁,更何况连雷豹和徐右兵一起给绑了,一前一后被两辆密封严实,拉着窗帘的救护车子押着,后面跟着三辆军车,直向麻石滩军区疗养院而去,弄得这帮小子就算是脑袋被门挤了,也知道是出事了。

    但是究竟是为什么,因为什么肖国雄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几个人默默不语,是百思不得其解!

    车子跑得飞快,足足跑了能有三个多小时,才终于在一处位于大山脚下的疗养院门口停下。

    三名队员的心越来越沉,三个小时。这足以离开京城,以这样的度,最起码每小时12公里,加起来就是三四百里路。这样看来,哪里是什么麻石滩疗养院。三个钟头,远离京城,那就意味着肖国雄是在惧怕其他势力的介入。他们毕竟是狼牙特战队员,并且连带着狼王徐右兵一起被看押转移,这就说明,完全坏事了。

    果不其然,这里戒备森严,看是一处疗养院,却并不是什么就在京城的那处麻石滩高干疗养院。而是上面不挂任何号牌,门口却有两名持枪荷弹的军人把守,一看就是军事重地的某处军事管理区。

    司机停车,进行认真的交接,严明对照各种证件之后,这才打开了看起来就厚重无比的铁制大门。车子再次动起来,快的向里驶去。走到这里,大家才在刚才车子停止,一阵风吹起窗帘的那一刻看明白了,大门内是一堵深深的高墙,墙上粉刷一片雪白,上面耀眼的红字夺人眼球的写着:

    抗拒从严 坦白从宽 改过自新 重新做人

    深深的高墙,中间又是一座厚厚的大铁门。此时的电动大铁门正徐徐的向两边慢慢的打开,敞开的大门内一片昏暗,就如同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的一个洪荒巨兽一般的,早就静静地等在这里,期待着他们的来临!

    军车停下,两辆救护车却是毫不停留的鱼贯驶入了大门。刚刚进入,大门便自行吱呀吱呀的关闭严实。一直前行,里面是深深的院墙,墙头还挂着高压铁丝网,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军警如临大敌般的警戒着。车子终于停稳,下车后几人立刻再次被毫不分说的重重绑定。

    竟然是重达百十来斤的大脚镣,用合金铁链与脚镣连在一起的重刑合金手铐。

    “老子犯了什么王法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连一个重伤的伤员都不放过。他已经晕了,都晕了几个小时了,你们还要给他带手铐脚镣,那可是徐右兵,华夏兵王!我警告你们,你们绝对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嗖——嗖——嗖嗖嗖——

    雷豹刚刚说完,顿时就射过来几支足足能够麻翻一头水牛的麻醉针,可怜满身技能的特战队员们,连带徐右兵一块,就这样被人给麻翻押了起来。

    “玛德!让你狂!特战队员又怎么样,犯了王法照样被修理!带走!”那名原先的纠察头子不知何时已经换下来了自己一身的纠察装,而是转眼之刻竟然穿上了一身6军中校常服。

    他话声刚落,旁边就呼拉拉的冲过来十几名利落的战士,毫不犹豫的两人架起来一人就把这些人往一个小屋内拖。

    这是一处密封严实的小屋,屋子不大,能有四五十平方。里面的墙体已经有些脱落了,墙灰皮层因为受潮掉在地上,聚成了灰白的一堆。窗户小小的,被粗的足足能有大拇指粗细的螺纹钢焊接的死死地。

    里面完全就是一个审讯室,审讯桌椅一看就是特制的,都是被直接固定在地上的那种不能移动的铁家伙。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家伙走了进来,在徐右兵的身边看了又看,翻了翻眼皮,看了看眼睑瞳孔,又撸起来徐右兵的衣袖,测了个血压,然后对中校很礼貌的点了点头,自然地退了出去。

    中校脸上顿时溢出一抹凶狠的冷笑,他抬头看了看窗外,认真的打了一个手势,突然刚才还能透过一丝光亮的小窗户在外面一下就被遮挡得严严实实,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就仿佛没有月亮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啪的一声清响,屋内的灯被打开。刺眼的灯光顿时照亮了整个小屋,灯泡直对着审讯椅的上端,一看就是特殊制作的,亮度足足能有一千瓦。

    “浇醒他们!”

    哗啦啦,大瓢大瓢的凉水兜头浇下,而就像大片大片的阴云涌向了头顶。屋内的气氛在一刹那间变得阴暗诡异起来,虽然头顶上的灯亮得刺眼,但是队员们的心却是跌进了谷底,他们被算计了。

    “狼牙特战队!”啪啪啪!好,不错,今个见识了!“我叫肖邦,今个我们认识一下!”

    这名中校拍着巴掌很是潇洒的走到已经清醒的四人面前,挨个看了看,点了点头,在经过徐右兵的身前之时,还特意伸手点了点徐右兵的肩头:“你好,你就是狼王?哼,好大的名头,狼王!不过我真是不明白,狼王也会装晕?那么说你是在逃避啰,呵呵狼王阁下,那么说你在逃避什么呢?”

    徐右兵昂头看了一眼肖邦,嘴里不咸不淡的咂吧了几下,很是无趣的回答道:“这是下雨了!啊,肖邦啊,搞音乐的?算了,我也不问你好不好了,和你打招呼没必要。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是个军人,你貌是个穿着军装搞音乐的!我就算认识了,那也是无趣!”

    不想这名中校完全没有介意徐右兵的态度,而是从上衣兜内摸出来一盒烟,抽出来一根递到了徐右兵的面前,语气依然淡淡的说道:“也是,你身上还带着伤呢,又被抓了进来。我看也好不到哪去?抽烟不?”

    “不会!”

    “不会?好,非常好,那就是说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我们就开始吧!”肖邦说完,很是高傲的把烟叼在了自己的嘴上,顿时旁边就走过来一名士兵,掏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给肖邦点上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