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7 啪啪啪的脆响
    马周天神情一愣,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毕竟第一马周天已经退居二线,第二这也太机密了,根本就轮不到他知道。所以此刻一听肖国雄的解释,不仅是出了一脑门子的细汗。

    “原来是这样!这怎么能行,老肖,你说的这可都是真的?要是照你这么说,那么任德贵的出手其实完全就是正确的了。这个徐右兵,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劫持人家德川江户的第一继承人不说,还里通山姆国人蛇组织去主动攻击人家的雾隐号,他以为他是谁?真是一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猴子,蹦跶的不轻啊!”

    “哼!何止是蹦跶的不轻,还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的犯罪错误找一个与其功过相抵的功劳。他以为拿回来几件隐形衣就等于开创了我们的新科技,笑话!

    老马啊,所以我们看事情一定要看事情的本质。本质究竟是什么,这个必须要弄清楚。

    你看,这里里外外,如果赵誉刚没插手的话,**怎么能到达核潜基地,又怎么能够赶到海域对徐右兵协以援手!有**在,所有的人都会看赵誉刚的面子,所以徐友兵做事就会更加的疯狂,完全的不计后果。”

    “老肖,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样说,老赵可是......”

    “怎么,我怎么就不能说。老马啊,这就是包庇,完全的包庇与袒护!还有老姚,你看看,一个导弹试验,谁上不行,偏偏还就是人家能上,这是在干什么,明显就是双手捧着给人家送功绩吗。这么明显的袒护,我为什么就不能说!

    大张旗鼓的迎接英雄,什么华夏的军魂!华夏的军人要都是像他徐右兵这样,那岂不就乱成了一团糟了?真是乱弹琴,没有规矩,哪来的方圆!”

    肖国雄越说越来气,到最后差一点没有吼出来。而马周天却是越听越心惊,他是真不知道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弯弯道道。

    而就在两人自以为是详加谈论的时刻,突然83的主楼上面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由于离楼顶较近,声音刚过,就见一队人马轰隆隆、拉风至极的从楼顶的消防楼梯上跑了下来。

    而紧随其后的是一位面相非常严肃的中年老者,老者走路从风,虎虎生威。身后跟着一员身穿少将制服的壮年军官,剑一般地虎眉上扬,威势十足。

    肖国雄眉头紧皱,来人他非常的熟悉,不是别人,正是他刚才谈论的赵誉刚。于是他佯做震惊的赶紧迎了上去:“哎呀,赵总你怎么来了。我这有事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是这么个事!......”

    赵誉刚一脸阴沉,没等肖国雄说完,便是冷冷的一哼,断然伸手往下一划,打断了肖国雄的话,语气很是愤怒的说道:“王八蛋,肖国雄,你少给老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你给我说清楚,你把我的兵王给抓到哪去了?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王法了,你给我说,今个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就别怪我赵誉刚和你翻脸不留情!”

    “赵誉刚,你这是什么话!你是谁老子,这里是华夏的83,不是你家的自留地!哼!”肖国雄早就憋着一肚子气不出来。本来一看赵誉刚来了,他还打算先走一下曲线道路,先婉转的试探一下赵誉刚的反应。没想到这家伙和传说中的完全一样,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大炮大老粗,你上来就给我来一炮。

    哼!肖国雄心中很是不忿,你压在我的头上太久了。赵誉刚,你也不要太以权压人了,我也只比你矮半级,在华夏这个国度里,还没人敢说他就是王者不让任何人说话。

    “老赵,你既然这么说,我就和你挑明了!我接到举报,有人称徐右兵杀人潜逃,在烟海市杀了三名警务人员,并且逃窜到了一膄船上,在那期间造成了船上众多无辜百姓的死亡,死亡数目竟然达到3多人,所以本着法纪的刚正,我让人把他给抓起来了,正在接受问询。”

    “你说什么?”赵誉刚的双眼猛然间瞪得溜圆,一双虎眼死死的盯着肖国雄,只看得肖国雄浑身麻,就连头上那早已参半的白也根根竖立了起来。

    “这个,那个我说徐右兵犯了国法,就必须要接受国家法律的制裁。并且,并且有几名狼牙特战队的队员当时还意图对马周天老将军出手,所以我连他们一并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誉刚一阵长笑,突然伸手指着肖国雄大声地喊道:“你放屁!肖国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面那点弯弯道道!我今个在这里严肃的警告你,你给我竖起耳朵来听好了!你抓人的时候我没在,我要是在,我当时就能掏枪崩了你!

    还有,你现在给我马上打电话。人你给我抓哪去了,你就给我马上送回来。今个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办,而使他们遭受到一点点创伤、受到一点点委屈的话,肖国雄,你不要说我赵誉刚没提前和你交代清楚!

    徐右兵是我的孙女婿,我连我自己的孙女婿我都保护不好,我还当这个总长干什么!来人,给我警戒,任何人不准离开这里一步!”

    “赵誉刚,你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还敢软禁我不成,我可是副总。死了那么多的人,难道我就不应该向徐右兵问个清楚吗,你不要忘记了,我是分管纪律工作的!对他进行问询,就是我的工作和责任!我有权利查明事情的整个真相,这件事就是捅到天上去我也不会怕你赵誉刚!

    哼,你的女婿,你的女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难道只允许你的女婿胡乱杀人,就不允许我为被杀者讨一个公道吗?”

    啪,啪啪啪......

    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

    四巴掌过后又是四巴掌,就在这当庭广众之下,赵誉刚这左右开弓扇的肖国雄那肥猪头般的脸蛋子是啪啪啪的脆响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一个自圆其说的借口!肖国雄,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蹲在副职的位置上起不来吗?呵呵,因为你确实令人讨厌,不仅仅是令人讨厌,更是令人所不耻!

    肖国雄,有本事今个你给我指天誓,你敢说你今天的所做作为是出自公心而完全的没有私利吗?你敢对天誓,你今个所做的这一切没有事先得到任何人的授意而不是受人指使的吗?你知道吗肖国雄,你简直太令我讨厌了,你这股子踏马的酸溜溜的劲,这种东拉西扯生搬硬套的虚伪,正是我早就想扇你几个大耳巴子的理由!我不杀你,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