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9 总是摆着pose很累人的说
    于是一次次的加大,一次次的不惜血本,终于是锻造出来一个威震华夏,让世界各国特战届闻之丧胆的华夏兵王,从而成就了一个当代特战世界的神话!

    可就是这样不惜一切代价培养出来的,为国家为人民呕心沥血,无数次赴汤蹈火的军中之魂,也能被欲加之罪强行的抓起来,成为了某些人为了一己私利,而不惜牺牲的工具?

    哐哐哐...

    魏长义飞身上前,他是看着坐在地上一个劲假哼哼的肖国雄他就火大,是怎么也忍不下来这口气。? ?模作样的肖国雄,上去又是三脚连踹!

    噗 ……

    脚踢软肋,直中当胸。大脚踢在胸口,出一声惨烈的闷哼,一口带着血沫子的痰顿时漫天飞溅,如喷泉喷射般的洒落胸前。伴随着一声惨叫,肖国雄离地飞起,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整个人就像个软脚虾一样的瘫在了墙角,是疼的再也不能出来一点生息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把他给我抓起来!”任轻松怒然一声大吼,他身后站着的几名士兵急忙挺身冲了过来。

    魏长义眉头冷冷的皱了皱,没有任何言语,再次一脚踢出。只是突然一声怒吼自身后传来,让他很是姿势帅极了的把踢到了半空中的腿硬生生的暂停,就那么拉风至极的摆着一个侧踢的ps。

    只不过腿势虽收,但是腿风却是不停。魏长义这一踢之势,带起来的一股劲风,侃侃正袭向冲过来的几名警卫。几名警卫虽然也被赵誉刚的一声怒吼吓的停住了脚步,无奈腿风此刻却是正好略过他们的头顶,顿时就刮飞了两顶制式军帽。

    一息之间,仅仅只是腿风就刮飞了两顶军帽,着实是吓坏了几名冲到了半途中的士兵。面对狼牙出身的魏长义,此刻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两个想法,那就是狼牙绝对不可冒犯;再就是就连试试都不行,否则,那地下躺着的肖国雄就是榜样,难道说你比肖国雄还要牛气三分?

    赵誉刚的一声怒吼让本应该起的冲突乍然而止,魏长义强悍的实力更是让现场所有的人踌蹰不前。他们面对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魏长义,魏的身后还站有一排荷枪实弹的狼牙特战队员!

    谁敢上前!

    “还有不知死的吗?还有谁?”赵誉刚再一次怒吼,声震瓦梁。

    现场没有人应答,一片沉寂,就连匆匆赶来的任家两兄弟在此刻也哑火了。不过也只是稍微的停顿,任轻松却是再次开口:

    “赵长,还请你主持公道,很好。非常好。魏长义以下犯上,这让我再次领教了狼牙特战队的强悍能力。呵呵,不错,很能打,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能打又怎么样?再能打也就是一个人,难道还要凌驾于法律之上不成!这个世界真奇妙,知法犯法,还身为执法者,我就不信了,是谁让狼牙这么张狂的!”

    “张狂!你是在和我说张狂?好,那我就告诉你,吃糖的小儿!狼牙就是我赵誉刚所管理的!你想让我主持什么公道?看来,我当真是修心养性太久了,就连你这个孙子辈也敢在我的面前提猖狂!

    不要说你,就算你的大哥,连带着仁康年,谁敢在我的面前说猖狂!既然猖狂了,那我就完全的猖狂一把给你们看看!是你们这些垃圾一般猪狗不如的东西来挑衅我的,挑衅完了你又怪我猖狂。难道你这是要逼着老子我疯不成!

    哈哈哈哈,我赵誉刚很久没有疯狂过了,实话告诉你,你赵爷爷我疯狂起来连我自己都会害怕。”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就吓坏了站在任轻松后面的任海涛,他是急急忙忙,口慌齿乱的说道:“赵爷爷,长,您,您千万不要冲动,我弟弟他不会说话,他说错话了,我在这里替他向您道歉。也为这些人向您道歉。他们可能是看到徐右兵把我爷爷气病了,医生都给下病危通知了,说手术的希望也不大,赵爷爷……!”

    任海涛猛然心惊,一个非常不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正是爷爷的教诲:无论何时,你记住,我们任家对赵誉刚只能是拉拢而不能是打压!任何时候,切记切记!所以他只能匆忙的道歉,可是自己究竟为什么要道歉,到现在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考虑一下,哎!自己来的目的是为什么,不是就是要扭转一下形式力挺肖国雄的吗?

    可是现在!

    “道歉?谁让你给我道歉了?道歉有用吗?我的兵王呢,我的人呢?人呢?我的孙女婿你们抓走了,我的狼牙队员你们也找个理由抓走了,现在就连魏长义你们也想要抓!你们这究竟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最后连我也要抓起来不成!”

    “道的什么谦,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徐右兵犯了事就应该抓,当兵的违反了纪律就应该接受国家军法的制裁!法律是完全公正的,他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法律,就你也配和我谈法律!”赵誉刚突然眼睛微闭,不肖于再去争辩。而这在任轻松看来却好像是赵誉刚突然意识到了他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一般的正在沉思,于是他是不顾自己堂哥在他身后的拉扯,继续趁热打铁的说到:“事情的起因我知道,刚才我已经接到了报告!本来是我带着我表弟去给徐右兵赔礼来着,不想我却是冤枉了我的表弟,原来他当时正想抓住徐右兵这个逃犯,他可是在烟海市杀人潜逃的重大案犯!”

    “哼!然后呢?”赵誉刚竟然出奇冷静的出声问道。但是此刻他的眼睛却是仍然轻蔑的闭着,声音的出低沉而又清晰无比,但是却连看都没有再看任轻松一眼。可是就是这样,却是让任海涛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冷,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势紧紧的包围着自己,将他四周的一切都给压的死死的,使他的内心突然间感到一种无比的恐慌。

    “然后?然后很简单啊,我把这事就向赵长汇报了!犯了王法就该抓起来吗,杀了人就应当偿命!你看,明知道犯法还把老赵也给打伤了!”

    啪,啪啪啪啪……

    赵誉刚想扇人,谁也躲不过去。

    “啊!…你…你…你疯了你…”

    哐!紧接着又是一脚!

    赵誉刚没有踢人,踢人的是把腿抬了半天的魏长义!

    妈蛋的!

    ps摆了这么久,也没个拍照的,这不是浪费哥的感情吗?这么总是摆着ps很累人的说!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