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3 你就敢这样粗鲁
    “我和你一起弹,我们一起来!”徐右兵坐到了肖邦的右手边,伸出右手的3、4、5指灵活的翻越,独立的进行了开始的弹奏。 顿时一抒情如歌的旋律在悠扬的弹奏中,优美动听,并寓情寓意的表达了出来。他一边弹奏,甚至是一边即兴的解说:

    “无论从事什么,其实都是一种工作,你爱他就会无限的拥有它,你恨他,就会下意识的抛弃它。人生其实和音乐一样,都是一个矛盾体,有激昂,就应该有舒缓。”

    “你在说什么?”肖邦转头看了一眼徐右兵。

    “你又在逃避什么?”徐右兵看也不看肖邦,继续弹奏着他的音乐。

    肖邦身子后仰,无奈钢琴的矮几却没有椅背。他下意识地回身看了一眼。又摸出来一根烟,立刻就走过来一名士兵,给他点上了。深吸一口,吐出烟气,还没等他开口,徐右兵又说道:

    “你很没有安全感?曲子弹完了,你不是要审我吗,那就赶紧开始吧。审完了我得赶紧回去,我那边还有几个女人,我不放心她们,我要去看看。”

    “呵呵,想不到你还是个花中高手!”肖邦一招手,接过来一名士兵手上的预审笔录,翻开,看了一眼。啪的一声丢在了徐右兵的面前:“你看看,没有异议就签字!”

    徐右兵拿起笔录扫了一眼,淡淡的笑了笑:“欲加之罪,很不适合一名音乐家!你应该是一名音乐家,而不是一名作假的审讯者!”

    “暴力杀人,并且逃窜,又造成重大犯罪事实,引大规模的伤亡,你就是个刽子手!可惜你的手,污了我的琴,所以我再也做不成一名音乐家了!”

    “污了你的琴!”徐右兵抬头看向了肖邦。

    “是的!你污了他!所以这琴已经被污了,我就再也不会弹了!”

    “你怎么像个女人?你看你双手尖尖,身长脸白。本身是一名监狱长,你却一点没有凶狠的霸气,你这样怎么震慑犯罪分子!还有啊,你不适合这个工作,最起码你应该把我绑起来,而不是卸下我的刑具。”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到了这里你跑不了。签字吧!签了字我答应你,把你关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说你应该,而并没有要求你把我关起来。你应该放了我,因为我是无辜的!”

    噌!

    肖邦猛地甩掉了手中的烟头,噌的一下站起了身。他怒视着徐右兵,脸上怒火满满的看着这个家伙:“你的意思就是你不愿意用这种方式配合我的工作了?”

    “你激动什么,坐下、坐下,有话好好说,这和你的形象不配!”

    “少他妈的和我套近乎!我有什么形象,你赶紧给我签字!”肖邦一巴掌拍在了琴弦上,顿时出嗡的一声响。

    “我靠,这琴很贵重的说,你傻啊!珍贵的琴从88年能保存到现在,这已经不是一架琴了,而应该是一件工艺品!不过只是你想要的这种签字,我可是没办法给你,如果你非想要的话,喏,我告诉你,那再次把我麻翻了,盖上我的手印就行了。”

    “麻翻你?盖上手印?我可没有那么傻!这里的审讯工作是全程监控的,你不要害我!”肖邦语气有些不耐烦的伸手拿起了刚才的那快绒布,竟然再次的细心擦起了他的琴键。

    “你的内心还是这么的纠结,不过我到是有一个好办法,让你可以不再纠结。不过这样的话,你这份预审卷宗,恐怕就要重新做一份了!”

    “你有完没完,我告诉过你,你不要这么嚣张,这里是秦津监狱,在这里我说了算!你是不是真想要我给你吃一点苦头,你才肯答应!”肖邦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把摔了绒布,手指着徐右兵大声的吼道:

    “把他给我绑起来,用刑!”

    这混蛋太不把我当回事了,真以为我这么好说话。你的对立面就是我的父亲,我父亲要是倒了,我所有的依靠就倒了。那样一来,我还能靠什么?肖邦心里真是纠结,一面是自己的父亲,是父亲刚刚打来的电话,让他一定要拿到对自己有利的供词!

    可是一面他又很不看好父亲的这次争斗,说白了,自己的父亲很傻。他早就看出并多次听到父亲要想过赵誉刚,凭借着任家的势力主掌总军。可是徐右兵是谁,他心中是再明白不过了,华夏的兵王,那是可以那么好随便诬陷的!

    徐右兵很无奈,他很想和平审讯。或者说是和肖邦好好的谈谈。这家伙看是一脸的阴沉,其实他感觉到他的内心其实更是矛盾而痛苦的。一个爱好音乐的才子,山姆国著名音乐大学毕业的音乐界才子。他本应该坐在舞台上,从事着在他看来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但是现实却把他冲击的几乎精神崩溃。

    人,一旦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他甚至会对工作完全的漠视乃至于放弃!

    顿时,站立在旁边的几名士兵便快的冲了过来,他们立即拖拽着徐右兵的两只胳膊,想要把他再次的铐起来。

    “等等,你不是说有监控吗?在监控下你就敢这样粗鲁?”徐右兵喊道,他看了一眼肖邦,再次说道:“其实你给了我一个机会,作为公平,我也想给你一个机会,你答应吗?”

    徐右兵可不想被严刑逼供,妹啊,这可不行。身体可是自己的,前面的伤没好,后面的伤又来,还被傻小子捅了一刀,伤口虽然愈合了,但也没有好利索。自己最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在83假装晕倒之时,徐右兵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离开这个他已经开始讨厌了的职业了。

    我可不能再受伤了,这玩意最后受苦的总是自己。徐右兵可是知道秦津监狱。这个地方在整个军区都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这里不仅仅是关押军事重型犯的所在,还是专门审讯威胁国家安全的一个特殊机构。

    肖邦可不是表面上看来这么的好说话,这家伙性格阴柔,其内心就像个女人一样的谨慎细密,对他,徐右兵一开始就强加防备。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肖国雄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傻,你就是打死徐右兵,徐右兵都不会相信肖邦会是一个傻子。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