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4 你以为你是谁啊
    “老实点,怎么和我们的头说话呢,你以为你是谁啊!戴上!”一个兵蛋子强行拉着徐右兵的胳膊,竟然反扭着就要给徐右兵上背铐。

    另一名兵蛋子看着徐右兵一阵冷笑,声音无不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还敢谈条件?我们头给你口好气,你还喘起来了。今个要是不好好的修理修理你,你就不明白什么叫秦津死牢!”

    “秦津死牢,呵呵,好威风的名字!我不管这是个什么地方,但是想对我不客气,那你就是瞎了眼!”徐右兵说完,身子啪啪啪的轻微甩动,也没看到他究竟是怎么着了,身旁的四个兵蛋子就被轻松的放翻在地。不过看上去却是被揍的不轻,这四个家伙是躺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不是抱着胳膊就是捂着肚子的在那里直哼哼。

    徐右兵出手了,他毫无反抗的来到秦津,就是为了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竟然是要陷害自己。出手,表明了一个态度,我,不是你们要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的。老子不配合,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他的出手,却是让一直犹豫着的肖邦立刻坚定了心思,他冷冷的就看着徐右兵,很有威慑力的说道:“这里是秦津,有个不雅的称号——死牢。这地方以前是关押战犯的,到现在也是。不过战犯现在却是没有了,关的都是重型犯和死刑犯,也就是那些绝对重大恶极的凶顽份子。

    每年能进来这里的人,有不少,但是从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去的。一年下来这里处决的犯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也不会例外!”

    肖邦一脸冷酷,阴郁的脸抬起来,有些苍白,看起来此刻显得有些诡异。解释到最后,他甚至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又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犯罪分子反抗!审讯室,看来真不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应该待得地方,你们搞定,我要出去透透气!”

    肖邦说完转身就走,临走的时候几名士兵还想把他的那架钢琴给抬出去,不过却是被他断然阻止了,语气很是决断的说道:被污了的东西,他不会再用。

    几名战士只好扶起倒在地上的几名战友,也跟着走了出去,随后大门砰地一声就被关上了。而与此同时,墙上面的那处先前被蒙住了的小窗户也终于是被打开了,一缕阳光透进来,让徐右兵觉得格外的诧异。

    而就在这时,窗口处漏出来一个人头,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家伙无比讥讽的看着此刻独自站立在屋内的徐右兵,声音尖锐的哈哈大笑:“狼牙的人!以前我很佩服你们,甚至想着,哪怕有一天我凭自己的努力,也能进到狼牙去抖一抖,过过特战兵的瘾。可是你们狗眼看人低,非说我一身偷儿的好本领是丢人的下三滥!

    对,就是你!好,很好,既然这样,今个我就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所谓的正人君子!我也让你们认识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下三滥!不过你也别怨我,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得罪的不是我,而是比我牛逼的多得多的大人物,甚至他的名字,我都不敢说!其实你也懂得,要不你也不会进来!......”

    徐右兵仰头看去,三角眼一身军服,人不光长的猴脸猴鳃的,还一脸龌蹉相。这人他立刻就认出来了,正是前几年在一次大比武时靠着耍奸耍滑硬要进狼牙特战队的一名参选选手。

    “你是侯开森?”

    “嘿,你小子记性真好,还真能记住爷爷我的名字。不过爷爷是猴开心,并不是侯开森。你咬字要清晰,死也死个明白,死了记得去找猴开心,而不是去找侯开森!”

    徐右兵怒了,一个连自己真名字都不敢承认的孬货,竟然开口就要让自己死!老子死不死的也是你能决定的了的事情吗?一个猴子而已,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徐右兵猛然后退,双脚崩地,身子微弓,电光火石之间,嗖的一声就蹿了起来,他就像个利落的饿虎一般的,是一把揪住了还趴在窗口的猴开心脖领。

    窗口离地面足足能有三米半的高度,徐右兵揪着这家伙的衣领,毫不犹豫的就往下拽。自己本身的重量,再加上自由落体的下坠力。身体轻若猴子一般,只有堪堪不到九十斤的猴开心是一把就被徐右兵抓了个正着,只听砰的一声响,脑袋随即撞在了铁栏杆上,脸都变了形。

    “唔...你...你...你快松开,松...,给我射...射他...”

    猴开心被徐右兵一只手抓着,紧紧地勒在窗口螺纹钢焊接的铁栏杆上。方才这一撞之下,差一点没把这家伙的脑袋给撞开了瓢。此刻是一大半脸都被挤在螺纹钢上,挤得口中鼻子里鲜血直流。这小子愣是咬着牙不叫一声疼,还有时间下命令让窗口后面的人对徐右兵马上进行射击。

    “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拿命来!”徐右兵是真火了,本来他还存着侥幸的心理,试图说服一下肖邦,把这小子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你不是会音乐吗,徐右兵对音乐也很喜欢。要不就不会有先前韩小艺问他的布鲁斯蓝调是个什么东西,而他竟然告诉韩小艺那是人家爸爸哄孩子睡觉的催眠曲了。

    而作为一名特战队员中的精英,想成为一名狼王,徐右兵所学习的,所懂得的,又何止一个布鲁斯蓝调这么简单呢!

    嗖嗖嗖......

    头顶一排排的麻醉针弹迎头打来,这么短的距离,想要躲避开来,实在是难。更何况这个屋子内空荡荡的,除了一架大钢琴和几个铁质的审讯椅子、桌子以外,再也没有了任何可以掩体的东西。

    徐右兵一把伸开了卡着猴开心的手,身子在空中连续几个后空翻,堪堪避开了麻醉针的射击范围,快的躲进了大钢琴的下面。

    砰砰砰,几只麻醉针连续的打在了精致的钢琴琴体上,不锈钢针头立刻弯曲,高密度的钢琴板材可不是普通木板做成的,再加上特殊的漆料,不锈钢针头怎么能扎的透。

    猴开心在上面看的干着急,妈蛋的,老子一时不留神,竟让猴子抓了脸,这口窝囊气,说啥他也咽不下:“给我打,继续射击,不行就给我换实弹,只要不打死,往哪打都可以!避开心脏头部就行,麻痹的,我就不信搞不定一头困在笼子里面的狼!”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