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5 我本善良
    麻醉针连连射来,徐右兵连连躲避,他将身子小心再小心的蜷在大钢琴的三脚架下方,无比谨慎的打量着小窗口外面的一切。 猴开心有些心急了,十几枪下来他是连个皮毛都没能碰到徐右兵不说,自己这满头满脸的血看起来却是吃了大亏了。

    “都踏马的别给我打了,换实弹。老子今个到底是要看看,究竟是他的头皮子硬,还是老子的子弹硬!”猴开心后退几步,伸手猛然抓过来一名士兵手中的麻醉枪,霸道的给扔到了地上,转眼强势的吆喝着几名战士们换枪换实弹。

    这是一名有着五年军龄的志愿兵,他有些不太愿意的摘下了腰间的92式。一边上膛,一边嘴里反驳的问道:“候队,这是个人犯,可没有定罪,万一要是一不留神......”

    “放尼玛的屁,人犯,他犯罪事实清晰,罪行确凿,没定罪,没定罪就不能开枪了。你没见他不仅是反抗还把老子给打伤了吗?这样的人我们怎么审,有本事你下去把他给我抓上来,只要你拿到了他的犯罪口供,我侯开森担保立刻帮你提干!”

    “提干?候队,这可是你说的。刚才你和肖监狱长说的话我可全听见了。监狱长的意思可是不仅要人不受伤,还要取得完全的口供。你下令开枪不要紧,这要真一不小心把人打死了,我们还怎么取口供。就算我们给他做一份,那也需要签字画押不是,光按个手印可不成。”

    “嗷?难道你还有什么好办法?你可别忘了,头最后那第三根手指的意思,那可是个大和弦(砍了),实在不行......!”侯开森一脸阴狠的看着这名志愿兵,脸上满是阴沉的狠辣之色。

    不过这名志愿兵却是毫不在意,而是把嘴凑到了侯开森的耳边,很小心的低声说道:“下去,打开门我们一起冲进去,在上面我们的角度不对,根本就射不到他。但是在开门的一刹那间,麻醉枪一起开搂,我就不信他还能躲得了!”

    “呵、呵呵,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吧,我告诉你小全子,这可是个特种兵,只要我们一下去他就能猜到我们的意图。以他的身手,只要我们把门打开,那死的的绝对就是你!闹了半天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注意呢,原来也是一瓶不满半瓶咣当的货色!”

    被称为小全子的志愿兵此刻虽然被骂了,但是他却毫不生气,而是信心满满的拍着胸脯保证到:“候队,只要你不食言,那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办。我保证把这家伙制得服服帖帖的,绝对让你想怎么摆弄,你就怎么摆弄。如果做不成,我这提干的名额宁愿不要了,明年的志愿兵的名额你也别给我留!”

    “什么?志愿兵的名额你也不要了?小全子,哥骂你两句那是因为我对你好,你家弟弟和你老爸都肺癌,这都等着钱救命呢,如果你真不要了这个名额,你......?”

    “哼,富贵险中求,人命定胜天!提干固然是我这辈子的追求,也是最后一波了。听说过了今年,部队就不会直接在基层提干了,而是有能力只能是自己去考军校。

    候队,成不成你就看我这一招吧!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是看你想不想去做!”

    侯开森皱着眉头使劲的打量着眼前的小全子。这家伙从当兵的那天起就跟着自己的,他只要打定了主意想去做的事,这么多年来,还真没有不成功的。突然间侯开森就下了个决定,他是努力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带着这五六名战士就离开了窗口。

    果不其然,一下去后小全子一马当先的就走到了前头。他是几步就走到了这间小屋的门口,靠近了审讯室坚实的大门。

    这是一间监狱特有的钢制铁门,里面是实木的,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铁皮。在门的上方开有一个小窗口,能够看到审讯室内的一切。而门的下方也有一个小窗口,据说那是留着一旦把这里作为临时关押地的时候,好给犯人们往屋内递饭的用的。

    小全子站在了门口,一手端着枪,一手拉开了门上面的小窗口,语气很是阴险的说道:“里面那个,我不管你是谁,但是今个你落到了我的手里,有什么,你就接着吧!怨就怨你的命不好,这怪不得别人!就和我一样,我家两个癌症扩散的患者,我也是被逼的!

    有句老话不知道哥哥你听没听过,都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背叛的,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这话很简单,比如你的女朋友,你的恋人。说什么爱情啊,亲情啊,友情的,都他妈的扯淡去吧!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我今个就告诉你,筹码,就是筹码,给你女朋友一个亿,让他离开你,你问问她愿意不!

    你不用回答我,也不用狡辩。这是一个好的条件,同样,也有一个很不好的条件。那就是,如果我给你的女朋友一个亿让她离开你的话,她还是不同意。那我还可以问问她,我这一个亿不给她了,我给一个杀手,或者两个,再或者十个,我让他们去杀光你女朋友身边所有的亲人和朋友。如此一来,你认为你的女朋友还会不同意吗?

    徐右兵!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第一你签字画押,我们什么都好说。第二,我打死你,同样我死不死你不用操心,但是你家,你的爹娘,甚至是你的兄弟,所有与你有关系的亲人,乃至朋友,我这就找人去给你来个灭门,你看看怎么样?”

    徐右兵早在这些人在房顶上下来的时候他就小心的移到了门口的墙角处。此刻听着这么无耻与不要脸的威胁,他真是怒了!

    说句实话,这么久了,是个人都能威胁威胁我,是个人都能把我撵得满街跑。哪怕就是个混混也敢跟哥哥我叫板。哥的脾气是不是太软弱了!

    不!绝不是!

    徐右兵一切都是在忍耐!因为他复员了!

    从一个狼牙,华夏国的兵魂回归到一名普通的老百姓,徐右兵把一切都看得太珍贵了。战场上的生离死别他看得太多了,既然复员了,他想的也太多了。他甚至在想,从此以后我就可以天天陪着自己的家人了,哪怕找个地方每天朝九晚五的正常上班,那我过的也是正常的日子,因为他是善良的,并珍惜着自己一切的拥有。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