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9 威胁加压迫
    肖邦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总是想做华夏军总的第一把交椅。?

    这个人简直是太强势了!

    他竟然敢随意的号施令。

    性情所至,随意而为!

    秦津——也是你想轰就能轰的吗?

    “所有人都有,保护秦津!”

    肖邦终于是找到了一个理由,你不是要轰了秦津吗?这可是华夏国的秦津,可不是你赵誉刚的私人财产!

    嗖——

    武直—19上突然射出来一枚5.8毫米的子弹,快的从肖邦的右肩进入,从后背穿出。

    肖邦惨叫一声立刻就捂着肩膀,肩膀上被打出一个血洞,汩汩的血水毫不留恋的正从洞中往外流。

    武直—19上魏长义迎风站立,这一枪他打得很准,没有直接取了肖邦的性命,而是直接穿透了他的右肩,不仅打掉了他的战斗力,并且打掉了肖邦的威信。

    “赵誉刚!官大一级压死人,但是这里是秦津!你有种就射导弹,你看我肖邦会不会屈服你!”

    肖邦的面部肌肉不住的颤抖着,他很疼,并且觉得呼吸好像很不利落。这一枪,很可能穿透了自己的肺泡,如果是这样,自己肯定活不了多久,一个开放性穿透性气胸,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肖邦,你无视上级长,并且坚决反抗上级长的命令,还对着长开枪,只这一条,我就可以当场击毙你!”魏长义傲立在起落架上,一手端着95狙击步,一手抓着特战绳索,傲然而立。

    “魏长义,华夏戒卫部队的总指挥!哼,好大的威风!但是你不属于秦津的直接领导,我肖邦就是死了,也不会服从你们的命令!给我开枪,打死这帮杀人狂魔!这是我的命令!开枪,开枪......”

    肖邦直接说出了魏长义的身份,对于他们,肖邦虽然不是太熟悉,但是基本都认识。而对赵誉刚,那从小可是就一直叫着伯伯的人。说出了对方的身份,那不仅仅是警告,其实还有另一层意思。这层意思就是你们越界了,秦津不归你们管。你虽然狂妄,虽然是上级领导,但是你们这样嚣张,难道我就没有上级吗?

    魏长义顿了一下,肖邦说的很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自己越权了。是不是应该与秦津的主管方取得联系。他转头看向了赵誉刚,秦津是华夏的,下面的军人也是华夏的,他们都是华夏的子弟。肖邦的意思很明显,你狼牙再厉害,难道还真敢射导弹不成,难到你就敢把秦津的人全都杀光?

    赵誉刚虎眉微颤,没有人胆敢抗拒自己的命令。这个肖邦竟然和他老子一样,就像茅坑的石头,简直是又臭又硬!但现在他是秦津的直接领导者,他的命令,或多或少,不,应该说秦津的兵,必须要执行!

    果然,肖邦被打,猩红的血从肩头溢出,并没有吓坏下面的一群士兵。反而,人群迅的集结,快的把肖邦给围在了中心。肖邦说的对,自己这些人并不是秦津的直接领导者。士兵们虽然搞不清状况,但是对肖邦的底细和自己长官的信心还是有的。看来肖邦平时带兵也很有一套,最起码在这个时候,军心不乱。

    枪口纷纷向外,直接指向了徐右兵一伙。这帮士兵虽然不敢拿枪指着天空中的人,但是指着秦津的犯人,他们认为这是本职工作。头顶上的是长,谁都明白。可是长再大,也不是直系领导。县官不如现管,士兵们有些慌乱,不知道听谁的好,他们只是踌躇着,但是绝对不敢随意的开枪。

    赵誉刚看着下面的人群哈哈大笑,突然间猛然高呼:

    “他是英雄,所向睥睨!他是狼王,华夏的守护神!你们是军人,保家卫国,守土有责!可是你们可知道狼牙!他孤军深入,无援无助,他潜入敌营,耀我国威。

    他执行任务,千里走单骑,他风雨无阻,万里逞英豪!

    你们是士兵,而他就是兵王,你们是将士,而他就是军魂!”

    赵誉刚傲立于天空之上,即兴的吟唱!他的声音响切云霄,震人心魄!

    他是英雄,华夏的军魂!

    他是兵王,华夏的守护神!

    下面的兵们突然间就放下了枪,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以然。狼牙!多么熟悉的字眼,狼王,就在自己的身边。

    这曾经是每一个士兵的向往,华夏国每一名战士心中的魂!

    “难道你们要杀掉狼王吗?要杀掉华夏的军魂?”

    嗖

    一条特战绳索从高空抛下!

    紧接着两名全身武装的特战队员从高空索降。他们抓紧绳索,快的降落。两秒钟不到,电光火石的跃到了地上。突进,立刻守护在了徐右兵的身前,枪口向外,并以自己的身体守护着狼王!

    继续,将星闪烁,在巍巍的天空中,魏长义敏捷的抓紧特战绳索快的索降,他的身形竟然是那么的标准,手中高举着一把九五狙击步。

    将军也会索降!

    而当所有人都震惊的时刻,都在为魏长义身为将军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时而感到震惊的时刻,让人直接惊掉了眼球的是。

    一员大帅!

    他的肩膀上是华夏国大帅的肩章,他傲立在当空,那就像神一般的让人敬畏。他纵身一跃,令所有的人惊呼!

    是他缔造了狼牙,狼牙就像他的孩子。他为了孩子纵身一跃!

    高高的天上霞光异彩,他就像个巨灵神一般的凌空而下。结实的绳索就像飞舞的巨龙,他手扯着绳索,戒装飞扬。

    他是如此的让人震撼,六十多岁的年纪,如此的霸道,如此的让人膛目结舌。所有的官兵都看的呆住了,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他是华夏国最高的军总,而谁也不相信他会就这样冒死的纵身一跃。

    这可有着五六层楼的高度,那怕一个不小心,下来后就会粉身碎骨。这个结果不是任何人可以承担的,这个责任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扛得住的!

    而他,华夏军总,华夏第一人,就这样索降而下!

    “给我抓起来!”

    赵誉刚天神一般的走到了肖邦的面前,仅仅是一步靠近,就让所有的人瑟瑟抖。那久居上位的压力,顿时就让不少人崩溃。

    哗啦啦......

    几只枪,几十只,几百只......

    几百只枪刹那间拿落不稳,哗啦啦的竟然掉落在地。面对他,没有一位战士还有勇气拿枪指向任何人。他身一到,竟使万人臣服!

    “凭什么抓我!你......”肖邦捂着肩膀,肩膀上血流如注,但是他犹不退却。别人怕她,肖邦不怕。他甚至是感到很委屈,眼中竟然有泪花闪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