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4 哼!总是这么粗鲁
    “海涛,闭上你的嘴,没事胡乱瞎咧咧什么,走了!”年纪有些大的那位呵斥着自己的同伴,拉着他转身就往前走。 ???

    “我哪瞎咧咧了?刚哥,你看这里的小姐长得真正点,想不到这地方还有这么漂亮的妞,回头兄弟我请你,咱们两个也来乐呵乐呵!”

    “乐呵你的头,先干活再说!”

    “是,刚哥!就是乐呵个头吗,要不来干啥!”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嘻嘻哈哈的往前走,不过谁也没注意酒吧门口的一位小妞却是突然转身就向酒吧里面走去。

    海天置业的车队终于是穿过了闹市区,到达了这片被称为烟海市最古老的站前街。车队还没等停下,潇冬就跳下了下车,他左右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利落的跑步跟上了缓慢行驶中的奥迪8。

    破旧的街道路面颠簸不平,潇冬跑得也不轻快。好久没进行实际锻炼了,一身肉此刻看来有些累赘了。不过瞄了一眼,还好,几十个小伙子化装成的闲散人员已经向这边装作不经意的聚集,看来平时对他们的严格训练还是有效果的。

    车站前街本来就有些拥堵不堪,小商小贩占道经营,海天的豪车就只能停在路口。潇冬及时的上前拉开车门,文秀山轻撩秀走了下来。这是个干练的女孩,牛仔裤,白衬衣,一头短俞显精炼无比。手里抱着个文件夹,职场女性的魅力此刻让她挥得淋漓尽致。

    随后就是拆迁办的梦忆姿势优雅的下了车。这是个年近二八的靓丽佳人,虽然已结婚,但是满身的成熟风云顿时就盖过了有些冷艳青涩的文秀山,她在皮鞋点地的一刹那间,就很好的吸引了路口所有人员们的火辣眼光。

    而后才是中间座位上下来的陈晓雅,陈晓雅中规中矩的走了下来。立刻就被潇冬上前一步用身体挡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身边跟上了两名身材高大的保全队员。队员们一身利落的制式保安夏常服,扎着武装带,上面挂着sp甩棍,辣椒喷雾,以及保安应急六大件。

    小伙子们威武至极,挂着空气耳麦,戴着墨镜,墨镜下面是一双双无比警惕的目光,任何异常和突状况都不会逃脱他们此刻无比谨慎的双眼。

    潇冬跨前一步护在了陈晓雅的身前,两名保全则各自后退一步,很好的护在了陈晓雅的左右。正排平行位置上文秀山与梦忆跟随着有些不太满意的陈晓雅迈步就向前面走去。

    这么严密的安保,令陈晓雅很是皱眉。自己又不是杨进,她很反感这样的保全方案。弄得就像是省市领导们下去视察的一般,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架子。

    她转头向后看了看,潇冬的脸上立刻就不自在了,只能小声的解释道:“陈总勿怪,站前街这帮群众太不好说话了,我是以防万一!”

    话声刚落,呼啦啦就从街道的最里面涌出来一群人。人群奔跑叫嚣着,声势浩大、纷乱无比。

    “海天置业的陈总来了,大家快跟上,我们一定要问问这个小娘们,这拆迁究竟什么时候才给个准信,到底按照什么标准进行!”

    “对,槽踏马的,这还没拆就开始限水限电,大夏天的一身臭汗没法洗洗,还让不让人活了。房子是我们的,地皮也是阀门厂的,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连省委书记都说要按照政策来,不能胡乱拆迁,我看她就是欠艹,我们把她抓起来,轮了这个彪子养的!”

    ......

    “保护领导,快,后退,撤!”

    呼......

    路边猛然蹿出来二十多名小伙子,第一时间就堵在了人群的正前方,潇冬一脸严肃的下达了后撤的命令,两名保全一步上前就把陈晓雅给掩在了身后。

    后面红杉和6地巡洋舰紧急掉头,可无奈这么庞大的大家伙此刻在这个狭窄的小街道上掉起头来却怎么也不利索。

    突然,从简易的筒子楼上哗啦啦的就泼下来一大盆散着无比香气的色拉油。清澈的油高空浇下,第一时间就把红杉以及巡洋舰的前挡风给糊了个密不透风。

    “还给你们的破色拉油,还给你们的转基因大米。草泥马没良心的,这样的东西也拿来糊弄我们这帮老百姓。是不是把我们都当成傻子了,你们拿回家自己吃吧,吃了这个转基因的东西不生孩子,你们这帮黑心的开商就应该断子绝孙......”

    人群此刻已将围了上来,从楼上撒下来的转基因大米和色拉油浇了大伙儿一身,还好潇冬备有紧急预案,他快的从后腰抽出来一把折叠雨伞,急忙打开罩在了陈晓雅的头顶,这才免去了陈晓雅被当场浇成油鸡的危险。

    不过反观他自己和文秀山以及拆迁办的梦忆就惨了,三个人不仅是头上身上都被色拉油浇透了,就连那转基因的大米也黏在了油上,粘在了身上,远远看去,此刻的他们就像刚出锅撒了面包粉的炸里脊。

    各个身上还飘着一股淡淡的青油香......

    前方的小伙子们精神抖擞,各个紧张戒备,人群已经冲了过来,紧张气十足。他们手里拿着大米、花生油的不断地往海天置业这帮人的身上泼。不过小伙子们临危不惧,手挽手组成人墙,在潇冬的统一调配下誓死不能让人群靠近陈晓雅一步。

    此刻的潇冬尽管是狼狈不堪,但是依靠空气耳麦指挥若定,小伙子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显示出良好的优质作风。看在陈晓雅的眼中很是欣慰。她不禁转身看了看此刻一身油迹的潇冬。

    他满脸油渍和汗渍,后背已经被汗水沁透。但是英俊的大方脸上此刻严肃无比,一边护着自己,嘴里一边大声地喊道:“给我组成人墙,绝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冲进来,寻找薄弱突破口,想办法突出去!

    别他妈的废话,车留在这里,砸了就砸了,车被砸了人没事就好。都踏马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去管那劳什子装逼的玩意!”

    “你说什么?”

    “啊,陈,陈总,我,我、我说车先不能管了,我们被包围了,能跑出去再说!”

    “粗鲁!你就像他一样,哼!总是这么的粗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