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6 有组织抗迁
    为的是一个扎实粗壮的小伙,这小伙能有二十六七岁的年纪,手里高举着跟铁管,身上一件花里胡哨的真丝衫,穿着个五颜六色美国旗的大裤衩子,脖子上面挂着的大金链子足足能有小拇指粗细,嘴角叼着烟,手腕抖起来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

    “王福生你个狗日的,你什么时候能代表我们阀门厂了,啊?你踏马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你也有权利到这里来给我指手画脚的?砸,都给我砸了!”

    小伙话声刚落,后面就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砸车声。好吗,可怜海天的几辆豪车了。顿时巡洋舰的前挡风就碎成了一地渣,奥迪8的前盖子就凹了下去......

    车上的司机吓得是拉开车门就往外跑,刚跑几步肩膀脑袋上就挨了几下子,人噗的一声就被砸倒在地。

    潇冬身边的两名安保队员两眼喷火,看着自己单位的同事被打,这就要上去动手,不过却是被潇冬一把给拉住了:“小马,阿炎,保护好陈总,对方有备而来,街道主任都不放在眼里,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一见对方不出手,还隐忍的相互劝阻,带头的小伙是更加猖狂。他手中的钢管挥起来更有劲了,紫色的大饼脸豪气干云,指着前面几个保安叫嚣着骂道:“打,给我打。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丢排水渠里去。从今个开始,你们给我听好了,只要是海天置业的,再敢踏进我们阀门厂一步,那就给我往污水渠里面丢!”

    呼啦啦,身后冲上来的全是半大小子,一看就是毛都没长全的职专生,要不就是社会闲散的小混子。这帮家伙先前砸车特过瘾,那么高级的车,军哥一声喊就给砸了,这以后要是说出去那得多大的荣耀啊。

    更何况砸的还是烟海市知名企业海天置业的豪车。今个跟着军哥有这经历,那以后走到哪说出去都是一种资本。你看人家军哥,是越混越牛逼,就连街道主任也是说骂就骂,对方那是连个屁也不敢放。

    这帮半大小子起威来,那是见什么打什么。手中的钢管镐把子轮起来,兜头照脸的对着前面十几名保安就下了手。吓的后面的梦忆花容失色,张着大嘴哇哇直叫,一转身扑到了文秀山的怀中呜呜直哭。

    “梦忆姐,别哭,你站稳了,他们不敢对我们动手,我们是女人,他们真要是敢动手,那就不是个爷们!”

    一听这话,陈晓雅不仅再次打量了自己的这名秘书一眼,真看不出来关键的时刻文秀山还有这两下子。自己一直都缺个总裁助理,是不是应该提拔她一下了,好好地培养培养。

    “给我报警!我就不信还真没人管了!”

    “报警,啊,对对对!那啥,我来!”王主任一听陈晓雅让报警,那是扯开了嗓子就喊开了:“大军,你也别猖狂,人家陈总就是来了解情况的。你也不能一上来就开打啊不是,是不是都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我告诉你说,陈总已经报警了,警察说话就倒,一会来了都把你们抓进去坐大牢!”

    陈晓雅眉头紧皱,她不仅再次看了一眼身边的潇冬。潇冬急忙对陈晓雅点了点头,意思是很奇怪,并表示自己已经通知了警方,警方说话就到。

    这个王主任看来猫腻不小,摆明了就是告诉大军这面已经报警了,让大军早做准备。靠,蛇鼠一窝,没有一个好东西。

    但是光等警察眼看是不行了,前面十几名兄弟已经和那帮半大小子们打在了一起了。人太多了,眼见着小混混们就要突破防线了。这帮半大小子们下手没数,钢管镐把子直往人的脑袋上抡,一个不留神,那就开了瓢。

    潇冬两步冲到了最外围,腰间抓出甩棍呼呼的走起,三下两下放倒了冲在最前面的四个混混,大吼一声,给我喷!

    呼呼......

    后面的保安腾出了手,打开辣椒喷雾对准了这帮小混混们就开了喷。这边自己一方早有准备,后面几名保安拧开矿泉水瓶子浇湿了一次性的医用口罩、罩了两层就戴好了。

    强刺激的辣椒喷雾可不是淘宝货,而是潇冬通过战友关系搞来的正规防爆用品。1瓶11毫升的喷雾里面就浓缩了近两公斤的红辣椒!威力与美国警用sp喷雾不相上下!十几个人,几十瓶喷雾一次性打开,顿时就挥了神奇般的效果。

    身前二十米的距离立刻就成了一片真空带,哪还有那不要命的敢往上冲,呛得他们是个个捂着鼻子捂着脸,眼泪鼻涕一起往外流。

    潇冬看准时机,快上前,一把抓住了扯着真丝汗衫捂着鼻子呛得直咳嗽大军,猛的往前一带,一膝盖就顶在了脸上。大军顿时鼻口冒血,晃晃悠悠的就倒下了。后面的混混们一看,还想举着钢管上前救人,不料立刻就冲上来一伙左手举着喷雾,右手拿着甩棍的保安。

    这帮家伙们步态整齐划一,配合有序,喷雾开道,甩棍在后。没等这帮混混们冲到跟前,喷雾喷上去就直接丧失了战斗力,继而甩棍招呼,呼啦啦又是放到了一片。

    呜呜呜呜呜......

    身后传来了急切地警笛声,市局快反应大队在唐奎的带领下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混混们一看苗头不对,立刻做鸟兽散。

    唐奎下车二话不说,应对这样的场面现在的唐奎很有经验。大唐二土经历了这么多,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吴下阿蒙了。

    迅指挥人员收缩圈子,只抓地上被放翻了的小混混,至于逃跑的,唐奎是理也不理。这帮小子,抓一个就能审出来一大堆,你爱跑不跑,屁大点的案子,你还能跑到天涯海角去不成。

    最多抓起来也就是个治安拘留,家里有钱有人脉的,甚至是老子到队上咋胡两嗓子,交点罚款踢两脚领回家就完活,哪还用自己费那么大的劲去追逃

    他靠在宽大的切诺基上,慢悠悠的掏出来一颗烟点上了,晃晃悠悠看着自己的兄弟们忙活着。不一会时间两名警员就押着大军来到了唐奎的面前。

    唐奎看着大军也不说话,只是歪着头瞪着这小子。大军被唐奎瞪得毛。这家伙眼神能杀人,瞪在身上浑身上下都毛骨悚然的,很不自在,于是他的双眼就不敢和唐奎对视,而是一边想着对策,一边闪烁不定的赶紧找理由想要为自己开脱。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