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7 你认识徐右兵
    “叫什么?”唐奎扔了烟蒂,极其蔑视的看着大军。??

    大军眼珠子直转悠,想了想突然指着唐奎无不讨好的说道:“我认识你,你是二分队的唐哥,唐大队!哎呀!我说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呢,那啥,我跟站前所的刘所......”

    “闭嘴!问你话呢,叫什么?”唐奎及时出声打断了大军的胡搅蛮缠。场面上这么多人,陈晓雅已经走了过来。我说站前所离得这么近却没反应,感情和大军是兄弟啊!

    “那啥,唐哥,我认识刘所!”大军竟然站了起来,小声的靠在了唐奎的耳朵边上说道:“这帮王八犊子是来这里拆迁的,我也没干啥,身为阀门厂的子弟,就是兄弟们不服,那啥来着!”大军说完很是不服的抬起头,高傲的看了一眼跟在陈晓雅身后的潇冬,意思是很明显。有种你和老子凭实力打一场,使用辣椒喷雾这么下三滥的玩意,哥不服!

    “你他妈的张狂个屁!”砰的一脚,唐奎一下把大军给踢倒在地。现在的唐奎可不是刚出道时期的二土。不要说面对一个混混头子,你就是烟海市的地下大哥见了唐奎都要叫一声唐爷。

    没啥,唐爷回来后人家高升了。本来是想去海防缉私大队的,但是他师父马景涛一身重伤,市局紧急磋商:快反应大队刚建不久,成效显著,有效地控制与避免了多次大事故大案件的生。不能关键时期换将,但是主帅缺乏,只能让一身功劳的唐奎顶上,做了个临时大队长。

    “我问你叫什么?你是耳朵聋啊还是耳朵里长了驴毛了?怎么着,听不懂人话?”

    哗啦啦,后面突然围上来一群群众。警察当场暴力审案子,本来大家伙看的就很稀奇。不过审的却是阀门厂宿舍的子弟,还是因为拆迁与海天置业们相抗的有功之臣,这下大伙们可就不愿意了。

    最先站出来的就是一个老头,这老头七十多岁,头花白,就连胡子都快要白了。老头大喘着气走上前来,一边走还一边咳嗽。看来是刚才的辣椒喷雾没怎么散尽,一不小心让老头沾了个光。

    “我说这位同志,你怎么能打人呢?啊,这咋回事。俺们小子犯了哪家的王法了?他们海天来坑害俺们老百姓,俺们难道讨个说法都不行,只能干等着受欺负不是?

    你小子有本事冲你张大爷我身上来,不要拿我家孩子撒气。我叫张志锋,连省委钱书记都看我老迈,对我客客气气的,你算那根葱!有你这么问话审案子的吗?啊,你和我说个明白!”

    “那啥,小伙子。你是市局的吧,婶看着你有些眼熟。你是不是认识我家右兵啊,我记得右兵上个月就是和你一起离开的,说是去省里干什么吗事去了,他人呢,怎么你回来了,我家孩子却是没回来。

    你和婶我说句实话,你们是不是又把右兵给抓起来了。难道又是因为拆迁?这省里钱书记可是说了,我们这一块的拆迁工作可是要跟钱书记汇报的。你们可不能瞒上欺下,说拆就拆啊!”

    “啥,他徐婶,右兵还没回来?这还用问吗,指定是让他们这帮天杀的给关起来了。乡亲们,右兵为了我们大家又被他们抓起来了,看来就是咱们老百姓好欺负啊,咱们和他们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条命。

    里里外外的,不是被开商欺负,就是被这帮王八犊子们欺负。我们踏马的豁出去了!”

    哗......

    人如潮涌!

    因为拆迁,阀门厂这帮群众们积怨太深。前有徐右兵的老爸当街被打,打成了颅内脑出血住院就住了一个月不说,三不六九的就有一群乱七八糟的来找事。大夏天的不仅对周围的十五六栋楼限水限电不说,还弄来了什么转基因的大米花生油。

    你恶心谁呢,大伙不是农民伯伯。这玩意电视电台收音机,报纸广告宣传单,天天报道不让吃,你拿来送给我们吃,你存何居心!现在就连农民伯伯们都知道这玩意害人,那是当猪饲料伯伯们都不愿意用,你还敢拿来给人吃?

    烟海的夏天热得要命,虽说是避暑胜地,但正午的太阳也能晒花人眼。这么热的天,一身臭汗。大姑娘小媳妇的本就和老人挤在一间筒子楼里,你再限电限水的,那屋里的味道还有个法子闻。

    仅仅是这一条,老百姓们就忍不了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媳妇们不愿意,好多都卷着铺盖卷回了娘家。这下倒好,撇下了儿子女儿一大堆,离婚官司打成了堆。

    老娘们火了!

    老爷们怒了!

    大哥们忍不了!

    就连小孩也拿着塑料冲锋枪上来把枪口再次对准了唐奎一伙。嚷着让他们把妈妈还给自己。

    这踏马都哪跟哪啊!自己不就是接了个出警电话吗,想不到兵哥的出身地这么拽,简直是生人勿近啊!

    唐奎是急的干上火没办法,他有心解释,可是现在没人听他说话。群众们的怒火好像那已经倒进了锅里的油,地下正添着柴火呼啦啦的烧,旺气正浓,谁还有心思听他解释。

    “掀了他们的警车,什么警察,来干什么。就知道抓人还打人,赶他们走,我们阀门厂是事情不需要他们插手,我们自己解决!”

    “对,自己解决!”

    ......

    “叔叔大爷们,你们听我说。徐右兵没被抓起来,他进京了......”

    “去你的,骗鬼去吧!”砰,也不知道是谁,一镐把子砸下来,顿时就砸在二土的脑门子上,可怜的二土晃悠了几下,一头正好就扑在了大军的身上。

    “我靠,这脑袋不能砸啊,麻痹的,谁下的手!这可是袭警!”大军慌忙就扶住了唐奎,刚想说话,就听唐奎有气无力的问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大军。那个烟海人民医院,和我兵哥并肩站在一起的好兄弟?就是打刨坑党的那场?”

    “啥?你真认识我兵哥?哎?我说,你别瞪眼啊,你说,我兵哥现在究竟在哪呢?哎,哎哎哎,你这是咋了,你说话啊,你别晕啊......”

    胡啦啦,好一辆拉风至极的警用大切诺基,是被几名回头跑回来了的半大孩子们毫不犹豫的就给掀翻了。事态已经升级,完全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站前街一带群情激奋,所有人叫嚣着,怒气高涨的看见警察和海天置业的的人是撒开了腿的就当兔子撵,撵上了就是一顿胖揍,大家伙真是被逼急眼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