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8 虎目雄姿的中年人
    唐奎被撩翻在地,带来的一中队没有了统一的指挥,只能是步步后退呼叫支援。???这帮小子们虽然各个威武不凡,是快反应大队的精英,但是面对五六十岁的大叔大妈,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娘们还真是不敢下手。

    再说老百姓们没错,听着他们一个个诉苦厮打着的理由,这帮小伙子们也是怒火中烧。你海天置业办的什么事啊,这不等于喝老百姓的血吗。

    但是职责所在,警员们只能是一边护着陈晓雅一伙的安全,一边快的往后退。终于是在海天置业保安们的协助下被动的退到了站前后街。

    进行人数清点,现少了唐奎和潇冬两人。警员们不敢再次进去救人,只能等待分局的支援。

    烟海市局内刘承友正满面春风,大局长终因为某些原因卸了局长的宝座,而他这段时间屡受重伤,成绩显赫。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杨进的强势推荐下,终于是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人逢喜事精神爽,刘承友感觉自己浑身的伤疼一刹那间就好了。他对徐右兵那小子的埋怨也淡了。没有徐右兵,哪里来的这满身的伤,没有那个作死的货,哪一天能临到自己出头。

    他正坐在办公室内小声的哼着京剧看报纸,不想门砰砰砰的就被敲响了。声音急促,颇有些不礼貌的模样。

    刘承友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下来,自己刚坐到这个位置上。貌是下面有很多人不服气啊,就比如说快反应大队的唐奎,这小子凭着一身功绩,甚至几次三番在私下里说自己的坏话。

    甚至有一次他在后面听得明白,这小子甚至是把自己被徐右兵两次打的不成人形的丑事好一个抖落。说他哪有资格做什么大局长,甚至连马景涛都不如,论身手,论办案能力,论组织和领导能力,他离马景涛差得远了。

    刘承友心底压着火气,暗叹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唐奎这个家伙。还有马景涛,你马景涛不是厉害吗,那你就先在医院养着吧,养上个一年半载的,先就不用回来工作了。我就是吊也得把你吊在半空里,等我把警局里的一切都整顿好了再说。就你这负伤的身子,绝对不能再冲锋到一线担任重要的工作,回头找个闲职给你安排了,老子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能挥的出来。

    “进来,敲什么敲,这么大动静海啸了吗?”

    “报告局长,对不起,我一时着急敲门声大了,不过有紧急情况!快反应大队接到出警讯息,海天置业的陈总前往站前街考察拆迁安置工作时,突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员包围,并且进行围攻。于是唐奎命令快反应大队迅出击。不过当我们的警员们到达现场时已经不能有效的遏制住事态的生。那里群情激奋,老百姓不仅不听指挥,竟然还掀翻了警车,现在据说唐奎已经被打伤,下落不明,并且有不少海天置业的员工们受伤,陈总很生气。我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被群众们逼退到了站前后街,请指示!”

    “什么?你说什么?”砰地一声刘承友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麻痹的还要上天不成!你说唐奎受伤下落不明,海天置业的人被打了?那陈总有没有受伤?

    这都干什么吃的,啊?身为带队领导,竟然逞匹夫之勇。哪里还有一点领导素质,哪里还有一点大局观。那么多队员等着他指挥,哼!简直是乱弹琴,一点领导能力也没有!”

    刘承友可是抓住了机会,唐奎啊唐奎,你小子今个终于是落到了我的手里来了。做群众工作你以为还能依靠你那二愣子猛张飞的脾气吗,你小子差远啰!今个就是我刘承友逞威之时,一展学识的大好机会。

    “传我命令,防暴大队立刻前去支援!备车,我亲自过去指挥!”刘承友一把抓起桌上的警帽,稳稳地戴在了脑袋上,站起身大步就向外走。

    事说大不大,但是一个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引大乱子。正值杨市长提升的关键时刻,在这紧要的关头,自己可不能给领导添乱子,无论如何阀门厂这件事自己要好好的表现一下。不仅仅是表现,甚至可以借此机会,强势的清除异己。刘承友一边走,一边下达指示:

    “命令交警部门马上对阀门厂,站前街的各处交通要道进行管制,只许进,不许出。命令防暴大队作好一切应急准备,做好思想工作,要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和紧急性,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擅自行动。

    还有,对媒体封锁一切消息,不准任何人进行不实报道,这事我会向宣传部门打招呼,你立刻下去传达。”

    ......

    警局大楼下面的车辆已经动,刘承友低着头就上了车。防暴大队的队员们已经集结完毕,由防爆基地启程,已经赶赴事现场。

    市局离站前街本来就不远,不到十分钟刘承友的车就到了站前街。这里已经被防暴大队的人层层围住。远远的看去,谁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反而是引来了大批驻足观望的群众们。

    刘承友下车后带着人就往里面走,多大点事。刘承友自认为自己先天就是做群众工作的料,论单打独斗老子的确不如你们。但,那不是说老子不行,而是说老子善于智取,你们那动不动就往上冲得架势,那叫匹夫之勇。

    “给我封了,守住路口,任何人不准出入。”刘承友大声地吩咐着,颇有大帅赶到,万事皆休的架势。

    刘承友刚走,一辆切诺基就赶到了路口,从驾驶位的窗口伸出来个人头,是一位剃着平头的干练小青年,小青年一看路口戒严,莫名的就吼了一句:

    “干什么?让开让开,让我进去!”

    “对不起同志,里面生紧急状况,现在这里戒严,车子不能进去,你还是绕道吧!”一名警员上前敬礼,客气的解释着。

    切诺基靠路边停了下来,前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两名一身利落的壮小伙,一个上前与警员交涉,一名赶紧规规矩矩的打开了后车门,从里面走下来一位满脸严肃,虎目雄姿的中年人

    上前进行交涉的小伙声调越来越高,让下车的中年人很是不满意。他看了看这四周突然多出来的防暴队员们,眉头紧皱,很是不高兴的上前问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里面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里要戒严?难道出了大案子了?兴师动众,哗众取宠,简直就是胡闹!”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