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9 哪个没有点来头
    防暴队员还想出声理论,不过身旁的一位同事伸手拽了他一下,很是不耐烦的说道:“你们爱进去就进去,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们。? 里面生了紧急状况。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只准进不准出,你到时候进的去出不来可别怨我们。”

    中年人眉头皱了一下,冷哼一声当先就往里走。两名干练的小青年只能闭嘴立刻跟上。他们走出老远,那名拽着先前那个警员的同事这才说道:

    “不长眼啊,看那熊样,一脸横肉故作凶相,一看就是个大老板包工程的,随身还带着退伍兵的小弟,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你拦什么拦,执行我们自己的任务就行,只准进不准出,惹他们干什么,能在这地包工程的,哪个没有点来头!”

    中年人走得不算太远,但是耳朵确是异常灵敏。他偷偷的笑了笑,没理会继续向前走。

    不过刚走不远,就听到一阵阵的叫骂声。前面乌压压的一片人,人声嘈杂,骚动异常。新上任的市局大局长刘承友手中高高的举着个大喇叭,正在大声地说着什么。

    “群众们,同志们!我是市局局长刘承友。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暴力抗迁不是。有问题可以向上级反映吗,我们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而不是砸车打人。

    打人是不对的,砸车就更不对了!这是要付法律责任的!现在,我命令,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挨个登记后都给我离开。不要以为警察就是吃干饭的,更不要挑衅警察的威严!犯了错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刘承友大手一挥,身后如虎似狼的防暴警员们立刻就往前压进。防暴大队的队员们个个虎视眈眈,手持催泪瓦斯防暴枪,盾牌电击器。面对一群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在他们眼中看来驱散了,挨个进行登记筛选带头闹事的,那简直是手到擒来。

    刘承友胸有成竹,对付这些人费的什么力气。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要分子,其他的自然不予追究。

    果不其然,当看到了大规模的警员们的到来,老百姓们也知道事情闹大了。人群在一阵叽叽咋咋的闹声中安静了下来。现场一安静,步骤就有条不紊的进行。有个家伙眼尖,第一时间就现了被大军抱在怀里一身警服的唐奎。

    “麻痹的袭警!给我上!”这人一挥手带着几名队员就冲了上来,二话不说伸手就拖 倒在大军怀里的唐奎。

    “给我抓起来!”

    “你干什么,凭什么抓人,你给我放开他!”张志峰老大爷立刻就不愿意了。老人看得明白,形势急转直下,这要是把大军抓进去了,再想捞出来可就难了。

    老要张狂少要稳,张大爷怒目相向,第一时间就阻止了想要争辩的大军,猛然站在了最前头。

    “干什么干什么,还想闹事是不是?”刘承友大踏着步就走了上来。

    “你这个人,你哪个眼睛看见我闹事了。啊?你吓唬谁啊,自以为肩膀上扛着一个豆,你就是山大王了。大官你张大爷我见得多了,还没见过你这么张狂的!就连省委的钱书记都......”

    “费什么话,给我一起抓了!”刘承友及时的伸手打断了张大爷的胡搅蛮缠。这种老棺材瓤子他见得多了,往往自持岁数大,是最能胡搅蛮缠。现场这么多人,如果不能立刻拿下几名带头者,以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那么这事后期处理起来就麻烦了。

    “带走!”

    “住手,你踏马的放开我爹!”

    呼,顿时就围上了一圈人。有防暴队员,有那一身痞气的半大小子。拉扯中一名防暴队员突然就打开了电击器。霹雳吧啦的高倍数的电击器火花闪烁,刹那间就电晕了一名小子。

    “电死人了,警察打人了!......”

    人群本来就在压抑之中,极度的被压抑着。不想刚刚得到了仅有的一点点宣泄,又被一大群防暴警围住了。

    顿时大军不管不顾的夺过来一名警员随身的电击器朝着那名警员就捅了过去。

    “唉吆嘿,你还敢反抗!给我拿下!”刘承友眉头紧皱,大吼着快拿下。群众们情绪很不稳,要战决。

    可不想这一声吼,顿时就炸了窝。大军竟然举着电击器就向刘承友冲了过来。大军看得明白,这家伙是兵哥的死对头。兵哥屡次三番被冤枉,惨遭毒打,就是因为他。

    “保护刘局!快!”防暴队员们迅向刘承友靠拢。

    “干了这帮丫的!什么刘局,吃屎吧!”大军一马当先,手中的电击器噼里啪啦的打开,电星子迸射出能有一尺来长,照着刘承友就冲了过去。身后那几名半大小子才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一看军哥都冲上去了,奔死了就跟着向前冲。

    哥们义气不能丢,这时候说什么都要冲上去,可不能在兄弟们面前丢了份。军哥平时早就说过,只要大伙一起上,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乱了,乱了,简直是乱弹琴,刘承友是做梦都想不到这帮人竟然这么狠,完全就是不要命啊。那十万伏的电击器,隔着自己不到一米的距离,躲都没法躲,直电的刘承友嗷嗷大叫。

    “我踏马弄死你!”叭的一声枪响,刘承友抽出自己腰间的枪,对着大军当前就是一枪。麻痹的敢电老子,老子就要了你的命。

    哄!

    这一枪可是炸了锅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张大爷,张大爷不要命的就冲了上去。七十多岁的年纪了,难道还能眼见着自己的孩子被打死了不成。

    只不过还没等他冲上前就被几名警察给按倒在地。刘承友一枪击出,这才腾出时间喘了口气。这一枪的震慑力不小,大军也是被一枪给打愣了。

    不过好在刘承友慌乱之中并没有打着大军。子弹是贴着大军的脚面子就钻进了地面,不过愣是这样也把现场的人吓得不轻。但是在瞬间的震惊过后,人群终于是再次有即将爆的迹象。

    就在即将骚乱之时,突然从防暴大队队员们的身后挤出来一名无比威严的中年人,他是上前手指着刘承友大声的呵斥道:

    “胡闹!你就是新上任的市局局长刘承友?来人,给我下了他的配枪!......”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