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 疯狂的舞蹈
    刘承友冷冷的看着此刻一言不的杨局长,气势无比高昂的训斥着。他激情澎湃的语调令防爆大队的警员们感到特别的舒服。还敢冒充省警内卫,真当烟海市的干警们都是吃素的不成,糊弄老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几名警员上前押起杨局长三人转身就走,还有先前闹事的大军以及连着他七十多岁的老父亲。看到警察们动了真格的,现场中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不敢再轻举妄动。这帮人凶神恶煞一般的对着自己,手中的防爆盾牌催泪瓦斯可不是摆当,还有那挥舞在刘大局长手中那把大张着击锤的92式,以及防爆警们手中紧握着的防爆枪。场面威武至极,一片萧瑟,给群众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两名小伙被架着,满脸怒气的被押到了后面的防爆囚车,但是到了车门口他们却是坚决不上车,而是两人阻挡在车门口满脸怒容的看着几名防爆警:

    “够了,难道你们还真想把杨局长押上你们烟海市的囚车不成?放肆!”

    身在仕途,官场之中,最讲究一个‘晦’字。杨大局长虽然不是行政要员,但也是官场中人。这要是真上了囚车,那笑话就闹大了!

    但是尽管两名手下闹着不上车,但是反观人家扬大局长却是一脸的淡定,还时不时的向前方的街口处漂上一眼,并且出声呵止了自己两名手下的怒骂。

    这个时候救兵不到,徒劳的怒骂只能是招来一顿更加严厉的拳打脚踢,除此之外毫无意义。

    而反观大军和张大爷就有些惨了。大军是被两名警员粗暴的直接强塞进了囚车,张大爷甚至是被几个家伙们狠踢了几脚硬逼着要让张大爷上车。

    落在了防爆队员们的手里,他们才不会把你当什么好人看待,使得完全是对付嫌疑犯和暴力犯罪的路子。可怜张大爷就要八十了的年纪,几脚被踢在了腰上,顿时就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哼哼着再也没能爬的起来。

    “老张,你怎么样了!你们不能打人啊,你们干什么这是,干什么还敢打人?”

    “对,对,不能打人!”

    ......

    群众们再次被激怒了,而车旁的杨局长狠狠地瞪了几名防爆队员们一眼,迈开脚步伸手就想去扶张大爷。不过他这个好心的举动还没等落实到位,就被一声严厉的怒吼给惊呆了:“还敢逃跑,给我打!”

    刘局一声吼,警员们立刻执行。抽出警 棍,这几个家伙是毫不犹豫的的就向杨局长的身上砸来。小儿胳膊粗细的警 棍可了不得,这玩意外层完全是橡胶的,里面一根铁条,打在身上力道直往 肉 里面扎,那股狠劲直透骨头。

    这要一棒子下去可了不得,杨局长恐怕半个身子都能被砸伤了。

    “保护杨局!”忍无可忍不是需再忍。两名小青年是猛的挣开了背拷。那是犹如下山的猛虎一般,转身就向几名防爆队员们扑去。

    几次三番,我们几次三番的报出来名号,你们不相信可以落实吗,可以电话核实吗。省警内卫可不是白给的,各个都是一身好功夫的警界高手。这帮家伙隶属于省武警总队,那可是全省之中挑出来的军中好手。

    刚才的低调是因为杨局长的隐忍,这么多人,这么多的群众,事情不宜闹大,只能是强忍着。可现在既然忍不了了,那就放开了打。

    不仅仅是两名小青年,就连杨局长也亲自动了手。因为后面的群众们可听不到先前两名小伙的那声喊,但是一看人家两个小伙都出手了,大伙顿时也都看不下去了。得了,人家素不相识的都能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帮张大爷,自己这些身份卑微的老街坊们还怕个球!

    “打呀!把张大爷和大军救回来,决不能让他们给带走了!”

    “对,为什么胡乱抓人,为什么随便抓人!打他丫的!”

    哄......

    老百姓们的冲击力是巨大的,尽管面前有着多种威胁设备,但是在人被完全激怒了的状态下,什么防爆盾牌橡胶 棍 的都是白给。呼啦啦黑压压的人头蜂拥,你就是前面立着一道墙此刻也能给你冲垮了。

    而刘承友此刻却是在几名防暴警的掩护下迅的后撤,他的电话正好在此刻响起:

    “刘承友,谁让你带队去处理阀门厂宿舍问题的。还有现场究竟怎么回事,钱书记在哪,有没有危险?”

    “钱书记,什么钱书记?”刘承友莫名其妙。

    “放屁!省委钱书记!你说什么钱书记,你知道你现在给我惹了多大的乱子吗?市警备司令部都惊动了,我问你是不是有省警内卫局的同志在你身旁,他们受伤了没有?”

    “哎呀.....”正巧不巧的,也不知道是谁正在此刻,恰如其分的照顾了刘承友一下,一根钢管啪的一声就敲在了刘承友的右手上,在刘承友还没能听明白电话之中究竟是说的什么之时,他手一颤,电话应声而落,跌在地上电池都给摔出来了。

    “谁打的我,谁敢袭击老子!给我投掷催泪瓦斯!”

    刘承友怒火中烧,手腕被钢管砸中火辣辣的疼!

    “一群刁民,简直是一群不开化得刁民!山狼海贼,给我打,通通抓起来带回警局,严加审讯!”

    暴怒,使刘承友完全的失去了应有的风范。更失去了他身为一名警务领导的应有素质。我们的刘承友同志最受不了挨打,前翻老刘同志已经被徐右兵给打怕了。

    我是名高高在上的大局长不好,我不是你们练习皮锤的沙袋子啊!当个局长为什么总挨打,那就是因为老子威风不够。

    老虎不威,你把我当病猫。身为一名局长,我再虎不起来,烟海市警局干线的工作我还怎么干,谁还能听我号令。

    刘承友一不做二不休,此刻就是他立威的时候。如果凭借此事能一把打出自己的威名,哼,不要说以后警局的工作,那任何犯罪分子听到自己的大名都会退避三舍。

    打定主意,再次抬头,刘承友正好遇到了一道凶狠的目光。对,就是这小子趁机袭击了自己。麻痹的,手里还拿着钢管,不是你还能是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