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 我会负责到底
    刘承友掏枪在手,枪口迅对准了此人,就在扳机即将扣动之时,耳边就听‘呜’的一道风声略过,一个盾牌滴溜溜的就旋了过来,再次击中了刘承友先前已经肿了的右手腕。??

    “放下枪,把他的枪给我下了!”

    “是!”

    一对矫健的士兵应声而上,他们个个 神采奕奕,不卑不亢。一举一动透漏着标准的专业范。身着华夏国统一礼兵服,白色的礼兵服穿在这些士兵们的身上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简直是要多帅就有多帅。

    腰扎白色的武装带,佩挂华夏国礼兵军刀,脚蹬黑色军靴,手持礼兵枪。大步向前整齐划一走过来的那一刻,就让现场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他们是谁,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更没有人提问。有的只是那整齐划一的长靴扣在地面坚实的回音。

    哐哐哐...哐哐哐...

    稍息

    立正

    最前面的两名礼兵出列,很庄重的对着刘承友敬着标准的军礼,就在刘承友目瞪口呆的状况下,缴了他的佩枪。

    刘承友在枪被拿走的那一刻还是愣神的,他紧随着这两名礼兵们的脚步看去,两名礼兵动作整齐划一的一起向右转,正步走,向前,向前,再向前!

    前面是一名肩佩大校肩章的一名虎虎生威的三十岁左右的军官。两名礼兵在他的身前一米的距离立正、敬礼,一名礼兵双手递上了刘承友的佩枪。

    “稍息,归队!”

    “是!”

    刘承友傻了,他真的傻了。他不知道这是演的哪一出?怎么连礼兵都冒出来了。可是你冒出来也不能缴了老子我的枪吧。我可是在执行任务啊,我是在处理问题!

    可是还没等刘承友想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两只肩膀就被人押住了,紧接着向后一别,拧起来就走。

    直到走了能有十步之久,刘承友这才抬头看到了站在这群礼兵队伍后尾的温华东。

    “温司令员?您这是,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错误了,他们是干什么的,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少罗嗦,带走!让他先坐在车里反省,等想明白了再说!”温华东眉头紧皱的瞪了一眼刘承友,厌恶的从他身边大步的向前走去。

    前面是一个个就像那刚经历过暴风雨洗劫过的老树林一样的群众们。他们衣衫不堪,刚才在厮打中甚至是有人脸上带血。但是现在他们都傻愣愣的立原地。而在他们对面,正是那些先前一味阻挡的防暴警员们。

    “同志们,父老乡亲们,我温华东来晚了!我给大家来赔罪来了!由于路上堵车,遇到了一起车祸,我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在这里,我温华东请求大伙们的原谅!”

    温华东说到这里,双手伸出,对在场的群众们再次作揖,身子一鞠到底。这才直起身来,猛然看向依旧站立在那里的防暴警员们,很是恼怒的一声大吼:

    “防暴队员收队!今天,我温华东就越权告诉你们一句。老百姓是我们人民的老百姓,他们永远都是我们祖国的基石。你看看你们,又是催泪瓦斯又是防爆墙、盾牌、警棍的,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要拿着这些东西对付我们的老百姓吗。

    是,你们还有良心,没有一个人使用警械,只是用盾牌格挡。但是即使如此,你们拍拍良心问问自己,你们应不应该这么做!即使是执行任务,你们也要问问你们这么做究竟对不对!

    还好,你们是令我欣慰的,并没有对老百姓们做什么,也没有还手。谁是带队领导?给我站出来!”

    一名警官快的跑步上前,敬礼大声地回答道:“报告长,我是带队领导,我叫王鹏浩,请领导指示!”

    “收队!”

    “是!”

    防暴警员们快收队,刚才混乱之时,王鹏浩就高声命令着任何人不许使用警械,只是用盾牌格挡即将失去理智的群众们。这小子对刘承友的命令很是怀疑,就连七八十岁的老大爷也要抓,他想干什么。

    但是命令如山,他不能不执行。面对有几个很是粗鲁的队员,他也无可奈何。防暴警们由于职业性使然,势必在动手的时候有些专业动作,有些职业病,这东西有时候他们即使想控制,自己也是控制不住。

    还好,面对大规模冲上来的群众们,他们没有任何人使用警械并且武力对抗。而与现场那些鼻子破了脸上破了的群众们比起来,这帮警员们其实伤的更惨。

    好多不是警帽被抓掉了,肩章衣服被抓破了,就是脸上,鼻子也出血了。谁出手的谁明白,谁被打了谁心里也知道。群众们此刻并没有反对温华东的话,警员们确实是没有还手。而那些鼻子脸上被抓破的,他们心中也明白,那的确是他们自己先抓了人家。

    “同志们,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是温华东,烟海市市委常委,烟海市警备区司令。你们的情况,我一定会向上级领导们反应,并且提请烟海市常委会,马上对你们的问题做出讨论,并且寻求解决方案。

    我们的代理书记,烟海市市长杨进同志正被堵在半路上。但是杨书记已经给我下达了明确的指示,那就是对于你们阀门厂站前街改造的问题,一定会按照省委钱书记的指示办,将会选出代表,举行听证会!

    同志们,你们还有异议吗?”

    哗......

    群众们纷纷交头接耳,一会的时间,早就恢复了力气的张志峰老大爷再次带头,很是振奋地说到:“既然市里决定听从钱书记的指示办,那我们大伙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同意。听证会也可以举行,那就按先前选出来的代表就行。什么时候开,领导您给个通知就行。

    不过海天置业那些人,你就让他们没事不要再来了,竟糊弄我们老百姓,特别是一个姓董的,叫董国权的副总,那个更不要来了。弄些转基因的油和大米给我们,这不是作孽吗?”

    “好,这个问题我一定会通知海天置业的相关领导。也请大伙们放心,今个我温华东既然把话撂在这里,撂在英雄的站前街,那我就一定会跟踪负责到底!”

    “好,我答应大家,我也同意!就为了徐右兵同志,我也会做好站前街的项目!”温华东声音刚落,一个非常清晰的女声,带着一股无比利落的威严之声,在身后高声的传来。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