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这是不可饶恕的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猛的射向了徐右兵的胸口,在所有的人都放松了警惕的时间内,一枪击穿了徐右兵的胸膛。?

    “啊,不!”威廉第一时间一步上前挡住了徐右兵的前胸,也为徐右兵挡住了后面接二连三的子弹。

    “保护长!杀了他!”

    “不,抓活的!”

    呼啦,疗养院内负责警戒的士兵们顿时纷纷的围了上来,开枪还击。**大叫着就扑向了徐右兵,枭娜掏出了自己精致的手枪也参与了战斗,而迷夏却是犹豫了片刻,终于是向倒在地上的威廉走去。

    刺客很快就倒下了,不过不是被战士们击毙的,而是他自己了却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是他死亡的时候还在不住的大声吼叫,不住的谩骂着威廉的背叛。身为一名杀手,怎么能与目标结合在一起。在这个家伙看来,威廉就是杀手界的耻辱,更是欧洲暗黑杀手组织的耻辱。这是不可饶恕的,更是让人永远也无法相信的。

    事情根本就不用调查,原因竟然是威廉带来的那名手下。当他得知威廉竟然背叛了暗黑组织,竟然答应了徐右兵的要求。受过严格训练的这小子也装模做样的答应与华夏合作,答应投靠。可没想到刚刚获得了自由的他,刚刚拿到了他自己的武器,竟然就做出了如此的一击。

    8523气的七窍生烟,这是自己的失误。看着倒地中枪被紧急送进了急救室的的徐右兵,8523此刻都有想生吃活剥了这家伙的打算。但是活剥已经不可能了,这家伙现在已经死的不能是再死了。他把枪管捅到了自己的嘴里,子弹自口腔**出,由后脑迸出,直接揭飞了一大块头盖骨,早已死的是不能够再死了。

    疗养院又加强了戒严的等级,以森林防火的名义直接封锁了后山,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入。战士化装成防火队员,四下里严密警戒。

    ......

    徐右兵可不是一个喜欢躺在床上的人,就因为不喜欢躺在床上,所以**不得不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轮椅。本来还在装病,想出去溜达溜达也只能是坐在轮椅上。但此刻用不上了,他只能是乖乖的躺在了病床上。

    胸口处又缠上了厚厚的绷带,把旧的解了,换上了新的。还好子弹直接射入了徐右兵的胸口,由于这小子本能性的防御反击,甚至在关键的时刻身体自的运起了硬气功进行抵抗,子弹竟然卡在了他的胸骨处,并没能击穿胸部。所以对他来说这样的伤简直就不叫受伤,轻的不能是再轻了。

    而反观威廉就有些惨多了,这个欧洲白种大鼻子也不知道哪来的英雄主义,竟然替徐右兵直接挡下了三颗子弹。一颗在右胸,两颗在左胸,一颗也卡在了胸骨,不过另一颗却是穿透了胸腔直接迸射了出去,形成了贯通伤,而第三颗却是留在了左胸,就在心脏的上方,差一点就一枪毙命了。

    迷夏一直都留在威廉的身边,这让枭娜很是无奈。看来这小丫头真是迷上了这个鹰勾大鼻子,只从眼神里就能够看到她的确是很担心。

    外面开进来两辆特殊的军车,疗养院内所有的人员都接到了命令,站立在院子里列队欢迎。从车上急急忙忙的下来了一对中年夫妇,这对夫妇走得很急,特别是走在前面的那位妇女。妇女几乎是小跑着走进了观察室的大门,她一眼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徐右兵就扑了过去,忍不住嚎啕大哭。

    “这哪里是擦破了点儿皮,受了一点点伤啊!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我的兵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都绑着绷带啊?啊!血都透出来了,大夫,大夫啊,你们快来,快来救救我的孩子啊!”

    “你是徐妈妈?”一名大夫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非常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徐妈妈,您先请坐,长的伤现在没有大的问题,只是肺部功能还没能恢复,呼吸还需要依靠呼吸机。要不是昨天那颗子弹刚好打在胸骨上,问题就大了!”

    “什么?你说什么?子弹打在了胸骨上?还有子弹?哎呀我的天那!这都是怎么了,这是谁打的?难道是犯罪分子?人抓到了吗?”

    徐妈妈心疼的扶在了徐右兵的床沿上就开始不住的掉眼泪。使劲的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生怕自己哭的声音大了,一不小心吵醒了休息中的宝贝儿子。

    徐国强也是心疼不已,都上呼吸机了。说什么暂时只能依靠呼吸机生存。这是个什么概念。难道儿子现在连自主呼吸都不能了?老徐虽然是坚强,但也要分什么事。一个人连呼吸的能力都没有了,你说这要受多大的伤害啊!

    呼吸才用多点力气啊,这都是怎了么!忍不住的泪水滚滚而下,此刻的老徐哭得很无声,心里苦的无法言语。自从有了孩子,一直到孩子长到这么大,说实话老徐今天还是第一次这样泪流满面。

    而就在此刻,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就被一个非常俏丽的女孩一把给推开了:“右兵,大懒猪快起床了,这都上午十点了,你要睡多久!你赶紧给我起来,我推你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女孩身穿淡蓝色的牛仔裤,白衬衫,头用一根红绳很随意的扎在了脑后,一脸的青春灿烂,一脸的轻松得意。可是在猛然抬头看到屋内的情况之后,顿时就闭嘴了。

    “你们是?徐妈妈、徐爸爸?徐爸爸好,徐妈妈好,我是**。徐爸爸,徐妈妈,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啊,怎么他们也不给我说一声,真是的!

    8523!

    还不赶紧倒水搬凳子,你们就是这样接待长父母的吗?”

    “是长,对不起长!我马上就去!”8523一见**飙,顿时赶紧答应着转身就跑。这丫头表面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其实脾气最冲,他可不敢站在这里当出气筒。疗养院里谁都不知道**的身份,但可都知道这丫头来历不凡。人家平时和大家伙客客气气的,但是那关键时刻是连总长都敢用脚往外踢得的凶丫头啊,这谁惹得起。

    这还是有一次赵誉刚前来看徐右兵,也不知道那一句话惹到**了。赵誉刚是坚决要给徐右兵换个胸腔,被猛然就了疯的**是连打带踢的就给推出了治疗室,当时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壳。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