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 有妈的感觉真好
    徐母确实是吓了一跳,这反差也太大了。还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甚至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而现在却是一屁股坐了起来,还将自己拥入了怀中,难道说一切都是骗我的?

    “我打死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你竟然敢骗妈!”啪啪啪几巴掌,徐母使劲的拍打着徐右兵的后背。

    哎呀!

    徐右兵眉头紧皱,他毫无防备会被母亲打。虽然说徐母只是轻轻地几巴掌,但是牵动了胸前的伤口,依旧是疼的徐右兵咬牙咧嘴。

    “不要啊!徐妈妈不能打!”**也没想到徐母说打就打,赶紧劝阻。

    而徐母打完立刻就后悔了,一看儿子那痛苦的样子,感情这真是受伤了:“怎么,你不是在骗妈,儿啊,你快让我看看,你这究竟是伤到哪了?快给我看看!”

    徐母说着就想解徐右兵胸前的绷带,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不知道究竟伤在了哪里,徐母说什么也不安心。徐右兵没办法,只能让**帮忙。覆料一层层的被揭开,终于漏出来一排排触目惊心的伤口,而最显眼的就是昨天才受的那一枪。

    徐母小心的摸着徐右兵胸前的老伤,这些老伤已经痊愈留疤,一道道、一条条的纵横交错,看起来就像一条条蚯蚓一样的挂在徐右兵的前胸后背,疼的徐母直流眼泪。她曾想过儿子会受伤,为国效力,又在特殊部门,怎么会不受伤。可确实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密密麻麻的伤疤,大得像蚯蚓,小的像藤蔓,数都数不清。

    “妈,快别看了。我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被流弹擦伤了。现在已经不疼了,那些不都已经好了吗?其实这些不是被打的,我跟你说,被打的也就这个和这个,啊,还有这个。其他这些地方你看着挺恐怖的,但是却是受伤最轻的。这是有一次我在深山老林子里面伏击毒枭,一不小心掉山沟里面了,周围全是烂树枝子破藤蔓啥的,划得。”

    徐右兵伸手指着自己身上的那些小拇指粗细的‘蚯蚓’装模作样的解释着。他可不敢承认这些不是刀伤就是枪伤。看目前这些伤,徐母已经是心疼的直抽抽,徐右兵怎么还敢再说出真相。

    **也急忙在一旁附和:“徐妈妈,右兵说的都是真的,他每次任务回来都是我帮他擦的药。这个,喏,还有这个,还有这些地方,都是那次摔得。还有这些,划得一道一道的地方,这也是摔得。那是因为他要救我,一不小心掉进了水沟里,沟里面很多裸漏的石头,所以就把他给划伤了!”

    “救你?救你你就让我儿子划的满身都是大口子啊!啊?你到是忍心!还女朋友,女朋友你就让他每次都出去冒险?这都快要没命了啊,你看看,虽然我是不懂,可是呼吸机都用上了!你们还想干什么,还想要怎么样,这个兵不当也罢,走,兵儿,你今个就跟妈妈回家,我们坚决不能再当这个兵了,再当,恐怕这命就没了啊!”

    “妈,您这话说的我爱听,复员就复员,其实吧,上次不就是已经复员了吗。这呼吸机其实也没用,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厉害,一开始到是用着呢,这还是敏儿的意思,为的就是骗人的。他们有意思说现在又不想让我复原了,所以才用的这个。”

    徐右兵心头大乐,徐母这话说得好,正和他意。这兵老子早就当腻了,但是老子可不能说我不当了。你们用我的时候就让我往上冲,不用我了想怎么修理我就怎么修理我。说让我复员就复员,说让我回家我就得回家。这下好,有老妈做主的感觉真好啊!

    没想到**被徐妈妈吼了几声不但没生气,反而是兴奋地大叫。一听徐妈妈说出这样的话,竟然是跳起来直乐:“对,对,徐妈妈你说得对,这兵不能再当了。就让右兵跟你回家,回家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

    咣当一下,**话声刚落,门就被人咣当一下给推开了。

    一个满脸严肃的老头站在外面,那高大的身子,耸立在门口就像是一堵墙,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胆颤。

    老头一身唐装,头已经花白,一脸的阴沉,他就那样站自门口,全身很自然的给人一种无比恐怖的威严,这股排山倒海的气势压过来,直压得屋内三人谨慎无比,小心异常。

    不过还是徐右兵最先反应了过来,这家伙什么阵仗没见过,生生死死的都不知道多少回了。这老头唬唬别人还可以,但是想唬徐右兵,徐右兵才不会着了他的道。

    “哎呀我说老头,你站在门口干什么,没看我爸还在你身后吗。你是进来还是不进来,你不进来就赶紧让道,你让我爸进来。都十几年了,我差点都快忘了我爸长什么样了,你赶紧让开,让我爸爸进来看看我!”

    徐右兵对赵誉刚根本没压力,叫赵誉刚老头都是抬举他。这老东西最可恨,天天算计自己。就连上次坐鱼鹰回京城他都能把自己和**当靶子,足见这家伙心有多硬,那是连自己的亲孙女都算计,所以徐右兵现在是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那可是在万米高空啊,你一个地对空导弹上去,你想过后果没有,这玩意要是**的驾驶技术不咋地,那要真是被炸了,连个渣都不剩啊!

    徐右兵冷冷的看着赵誉刚,此刻他的身上突然也迸射出一股无尽的锐气来,就如同一把开窍的利剑,剑锋指处,所向披靡。两人针锋对麦芒的一般,徐右兵这把开刃的利剑直接穿透了赵誉刚那浑厚如山的威压,直迫的赵誉刚心神一荡。

    哎!这家伙有恃无恐啊!他有敏儿做后盾,其实早就掐住了我的软肋,我还和他较个什么劲!

    赵誉刚内心波澜起伏,其实徐右兵和**这点小聪明又怎么能瞒得过他这双鹰一般的眼睛。小家伙自认为两人做的很隐秘,岂不知道你们越是谨慎,就越是破绽百出。一个兵王的伤势牵动着所有高层的心。狼王岂是那么容易被国家放弃的,那不成了儿戏吗。

    这段时间内赵誉刚所以没有点穿徐右兵与**的小聪明,那就是这件事他早就考虑了很久了。徐右兵太强势了,并且身份在外面已经暴漏,已经不适合再继续待在狼牙。

    一个已经暴漏了的目标,就起不到掩饰和震慑的力量。这对敌对势力来说,人家可以轻易的分析出徐右兵的各种状况,从而对他作出更有力的打击。就比如先前的刺杀,恐怕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更多。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