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1 真是狠,够狠
    魏长义也是狠了狠心,在心中愤恨的一跺脚,气愤的骂道:真是狠,够狠!不过他最终却是无奈的只能点头,很是不情愿的说道:“长,这两个女娃当初是我安排的,回头我看还是我和敏儿去说吧。 ?么样,敏儿还是相信我的!”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相信她会理解的,一定会!”赵誉刚说完站起身来大步的就向房外走去,留下魏长义和邓立华面面相觑,两人是摇头感叹,这黑脸包公的使命可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

    ......

    此刻正驾驶着直升机赶赴烟海市的**与徐右兵哪会想到他们在天空中还没有降落,已经被赵誉刚又算计了一把。其实徐右兵有把赵誉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这件事想了一想。依照老家伙的脾气,那绝对是应该关自己禁闭的道理,而这么客气的放自己离开,看的绝不是**的面子。

    事情简单化了,那么后面就会更复杂。徐右兵想过问题绝不会这么轻松。但是在直升机上,此刻的他不能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父母还在身后,他不想让二老为自己担心更多。

    烟海市离京城不算远也不太近,直升机也就是三个小时的行程。与地面塔台联系,**直接将直升机降落在了烟海市海航炮校内。

    在天空中看到了烟海市的轮廓,徐母那颗一直提在嗓子眼里的心此刻才算是稍稍着了点地。只是直升机的降落,徐国强扶着老伴走出来的一刹那间可又愣住了。

    眼前校官矗立,站立在直升机前足足能有二三十人。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大的排场,可是把徐国强又给吓了一大跳。这家伙,肩膀上全是两条杠着三两颗星的大官啊。甚至还有两名扛着一颗星的将官!那在老徐看来,这就是华夏国的将军,实打实的将军啊。

    这阵势,看的老徐双腿都软,说是他扶着自己的老婆,可是他自己心里却是清楚,此刻徐母站的比他还挺,那身板笔直,与其说自己扶着老婆下了飞机,不如说此刻的他是靠在自己妻子的肩膀上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威武阵势!

    “稍息!”

    “立正!敬礼!”

    “长好!”

    一名大校威武的吼声震吓四方,只是一个稍息立正就再一次把徐国强给吓得一哆嗦。定睛细看,自己身后走出来的儿子好像就跟看也没看到眼前的状况一般,只是朝自己紧走两步,这才扶住了自己。

    而驾驶室旁下来的**却是一脸的阴沉,看着这帮威武的校官严肃的回了一个军礼,这才出声说道:“庞军长!这样不好吧,我只是借贵宝地暂时栖身而已,你搞这么大的阵仗,这是明摆着要让我赶紧走啊!”

    两名少将互相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的快走两步,迎上来看到徐右兵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你看敏儿这么多年了,见到我这个当哥哥的,还是这么的不待见!到了这里,岂不就是等于到家了!我这个大表哥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们!那,这位是刘国涛,我最好的哥们。介绍给你们两位认识认识,酒宴我已经摆好了,住的地方也安排好了。

    敏儿在我这里本来就有一幢专属的地方,我只是让人打扫了一下卫生,换了新的床垫被褥和床单。说什么搞阵仗。我妹夫到了,我这个做哥哥怎么样也要意思意思不是吗?”

    “刘军长好!我是**!”**伸手热情的和刘国涛握了握,这才又看向了庞军长,神情立刻恢复到了先前的严肃模样,嘴角淡淡的说道:“妹夫?嗯,这话我愿意听,迎接我就不必了,迎接你妹夫可是理所应当!不过我看你这眼也不咋地啊,就没看到这还有叔叔和阿姨在吗?怎么的,我们不会自己走啊,还让你的一群校官站在这里干什么!”

    “你看你这话说得!”庞军长这才放下了徐右兵的手,急忙对着徐国强和徐母严肃的敬了个军礼说道:“叔叔阿姨好,到这了就是到家了!我是敏儿的姨表哥,我叫庞大孩!咳咳,哎,那啥,小时候我出生的时候脑袋就显得特别大,于是就根据我这脑袋,家里随便给起了个名,叔叔阿姨您可别见笑,嘿嘿,嘿嘿。”

    庞军长名字庞大孩,还真是把徐国强给逗乐了,就连带徐母也是噗嗤一笑。这名字太逗了,谁第一次听到都想笑。就连身后的两名丫头那也是生憋着难受,最后实在是憋不住了,笑的腰都弯下去了。

    徐右兵也哈哈的笑了两声,这才一拍庞大孩的肩膀认真的说道:“你这名就不能改改,我记得三年前你受勋的时候不是把名字改了吗,怎么见面还这么介绍自己!”

    “得!别提了,当时就说要改的,可是到了赵长那里跟本就不批,说什么这名好,还有迷惑的意思。他不批我就只能一直这么叫着。你也知道,我们华夏国的规矩不是,一改就得全改,从小学到现在,所有的档案资料的,还有证件乱七八糟的,想想还是算了,就这么着吧。都叫了这么多年了,就这么叫下去吧!

    我说,我们可是足足的等了你们三个多小时啊,兄弟们饭都没吃,都等着你呢。当然,我只是说上面来了名教官,没说别的。走吧,给兄弟们都露一手,我们先吃饭,看看你这个战场英雄,在酒桌上的能力究竟能不能胜得过我们!”

    这个庞大孩人挺有意思,性格不但随和,还不摆一点军长的架势,拉着徐右兵就要往前走。这可把徐母给吓了一跳,于是急忙插话说道:

    “这可不行,这位,这位长,我家孩子身上还有伤呢,你看,这还缠着绷带呢。你们这么多人,要是硬灌他喝酒,那可不就要喝坏了!”

    “哎呀徐妈妈,你可别叫我长,长在这呢,他的官可是比我大多了!我在他面前哪敢称什么长!”庞大孩说完转身对着徐右兵说道:“怎么得?又是刚执行任务回来?我去,我说怎么每次咱们兄弟两个见面,你就没有不受伤的时候啊!哎!得了,解散,长今天累了,今个你们自己去吃,送两桌到十六号就行!”

    庞大孩对着身后的一群校官们一挥手,却不想底下这伙人顿时就不干了,那是人人吼着就上来了,嘴里哇咧咧的直叫唤,可是再次把徐妈妈给吓了一跳。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