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4 这一嗓子要人命啊
    海伢子眉毛一拧,沉声说道:“挑战就是挑战,能者胜,孬者败!再说能挑战狼王也是我海伢子的福气,即便是受伤,那我也认了!”

    海伢子这句话一出口,顿时就迎来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此刻身后这帮家伙们虽然没谁敢站出来挑战狼王,但是6战队有一个海伢子就足够了!而此刻依旧脑袋嗡鸣坐在地上的庞大孩却是双眼一抬,有些目光灼灼的望着这个瘦的像跟棍子一般的海伢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能几巴掌把6战队的精英校官们抽倒在地这已经是奇葩了,但是仅仅凭着一声怒吼就把人吼翻在地、口吐鲜血的,这简直就是天降杀神!如此看来徐右兵的一身功夫岂不早就达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想不到实际中的狼王是要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几百倍啊,那么就凭海伢子这么一个小身板,上去那还不成了舢板子渡三峡——纯属找虐吗!

    而再看此刻有些跃跃欲试的海伢子,这小子在后面队员们疯狂的鼓舞下,心里仿佛就像燃烧着一团火,烧得他是浑身的热血都开始鼓胀了。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让他忘记了自己,那一股誓死也要往上冲的架势,看起来早已下定了管你什么狼王不狼王的,哥就是打不过也要上去咬你两口的决心。

    “海伢子,你给我退下!”庞大孩对着跃跃欲试的海伢子猛然挥了挥手。见这小子看了自己一眼,反而是更加的拽紧了拳头。庞大孩不得不强忍着满身的痛楚从地上爬了起来。

    说实话,刚才还好自己不是站在徐右兵的正对面,否则庞大孩绝对相信他自己躲不过徐右兵那恐怖至极的一声吼!

    这一嗓子,不是吓人,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庞大孩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徐右兵,而至于**那恼怒至极的眼神他根本就不敢与之对视。这家伙几步走到了海伢子的身前,是很努力的上前拍了拍海伢子的肩膀,这才仿佛痛定思痛,语气高昂的说到:“你不是他的对手,哪怕他只用一只手,你也没有任何胜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傻b行为!归队吧,你们的心情我理解,我知道,你们其实也是看着我庞大孩活着憋屈!看着我们6战队过得窝囊!

    人家是特战队,我们也是特战队,可是特战队又与特战队不同!人家是训练,出任务,立功,受奖。而我们呢,我们是训练,训练,训练加假对抗直到再训练!而什么出任务立功受奖这一说,永远都和我们没关系!

    你们憋屈,我踏马的就不憋屈吗?一个堂堂的海军6战队,竟然不如一个烟海市的海上缉私大队!

    知道我和当地的拥军干部们坐一块人家说什么吗?人家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养着,好好的养着!就像个坐月子的女人一样在炮校里面坐月子!当然,这是个比喻,可这个比喻太踏马的气人了!人家为什么会对我们有这样的比喻,那就是因为我们6战队狗屁的功劳也没有,没有给地方上做出一点点的贡献!

    当然,由于我们6战队的特殊性,是不允许参与到地方事物中去的!可是地方上的缉私不用我们,那其他的任务也应该给我们一点点吧!可惜没有,是真的没有!和平时期,哪来的那么多的突事件,有任务也是狼牙特战队顶上,所以我们只能是执行训练的任务!这就是我们6战队的憋屈!

    再说说我,我庞大孩!人家有姥爷,我也有姥爷,人家的姥爷是姥爷,可我的姥爷并不是我和我妹妹的姥爷!我,和她,都没有姥爷!我们只能告我们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往前走!而你们也一样,必须要靠自己!”

    庞大孩说到这里,转身回头,看着已经有些面色缓和了的**,哀叹一声,继续说道:“右兵、敏儿,对不起!不是哥非要在今天这个日子与你两为难,只是因为哥哥实在是太憋屈了!”

    给**道了歉,庞大孩的双拳紧握,捏得自己的手指骨白,压抑的指骨竟然紧张的迸出清脆的噼啪声,在沉寂的现场中格外的清晰。而说完这一切,庞大孩好像是终于解脱了一般的仰头大笑,继而这小子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道:“收队,都给我滚回去!”

    “不!我一定要争口气!将军,您说了,我们只能靠自己,那今天我就要靠自己!我打败了狼王,我就是华夏第一,6战队就等于打败了狼牙特战队不败的神话!”

    “放屁”

    可是还没等庞大孩的一句放屁从嗓子眼里面喊出来,就见海伢子是双脚一蹬,那双有些笨拙的海军6战靴顿时拖地而飞,人就如同一条鳗鱼般的滑到了徐右兵的左侧。

    “你给我住手!你再不住手,我,我就军法处置你!”庞大孩急的眼眶子都红了,他是真心为海伢子担心。都说真人不露相,徐右兵只是那一嗓子,的确是把庞大孩给吼怕了。

    狼牙是谁啊,不仅仅是功夫厉害,是华夏的狼王,那深厚的实力背景,哪是一个小小的海伢子所能够抗拒的。这家伙不知道深浅,说上就上,庞大孩脑门子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海军6战队可就这么一个宝,这还是个级的宝贝,庞大孩在每次与其他战队进行比武较量的时候,海伢子那都是妥妥的冠军啊。

    但是这样的冠军宝贝如果要是被狼王给伤了,那庞大孩简直就能够疼的吃不下饭。虽然徐右兵前面说得好,只用一只手,还保证不伤了海伢子。但是看海伢子这一上去就是拼命的打法,难道你徐右兵就是被蛇咬了,也能不还手,而信守你不伤人的前言?

    果不其然,庞大孩的想法得到了证实。海伢子一出手就是绝对的阴招,这小子就像个滑不溜秋的泥鳅一般的,是绝对性的避开徐右兵的右手,从而从徐右兵的左侧出击,第一招就是绝命 撩 阴 腿,这哪是踏马的比试切磋,这简直就是不要脸的搞死你没商量!

    一腿踢出,柔中带刚,一阵劲风袭来,徐右兵只觉得裤脚生风。海伢子的力道不小,如果能够把他这一招分开来看,这小子其实是用了一腿三招。看上去他踢向的是自己的子孙根,其实这一脚往上正对着小腹,往下正对着大腿,完全封死了徐右兵正前方三处要害位置。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