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7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先制人,一招制敌!

    人家枭娜的这一招简直是比徐右兵利落多了,人还没到,对方的鼻血已经彪了出来!

    “枭娜,快住手!”徐右兵突然出声。 ? ?人随声动,一个鹞子翻身就翻到了枭娜的前方,双手轻轻地往上一托,一具散着一阵阵清香迷人的美丽 玉 体,就被他恰到好处的托入了怀中。随后身形潇洒的转了一个圈,很好的卸掉了枭娜这完全刹不住车的惯性力道。

    美人如画,美腿如笋,清香怡人,荡 人心魄。不要说一个没有经历过人事的海伢子,就算徐右兵看着这一双白白的 玉 腿,也是一阵心旗 摇 荡 ,有些情不自禁。

    而枭娜此刻完全是愣住了,自己竟就这样被他抱入了怀中,而身后敏姐姐还在看着。不行,这绝对不可以。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你可是已经有了敏姐姐的人了啊!

    枭娜突然间挣扎起来,徐右兵只能是激昂的将她轻轻地放下。

    枭娜气哄哄的看了一眼徐右兵,却突然间脸红如花。此刻这个刀削斧劈一般的脸,还有那伟岸如山的胸膛,是多么令她神往的地方啊!真美啊!只是那么一抱,自己的三魂竟然丢了七魄。哎!敏儿姐姐真是好福气,可以天天都被抱,想什么时候被抱,就能享受到这迷人的怀抱!

    呸呸呸,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呢?

    ......

    “你为什么要抱我,为什么要阻止我!”

    枭娜低着头,声如蚊蝇的开口问道。

    “你走光了!没看那傻小子鼻血都彪出来了吗,你要是再一脚踢到这家伙的脑袋上,这一脚下去不死即伤!”徐右兵俯下脑袋,几乎用只有他和枭娜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解释着!

    “兵哥哥!我讨厌你!哼!”枭娜掉头就走,她很想很想猛然间就这样狠狠地给徐右兵当胸来上那么一拳,这样恶心的话,他也能说出口,真是丢死人了。而今天,自己穿的竟然是那种!!!

    那种更是让她无法说出口的小内内!

    这!这究竟是肿么了!

    为什么自己没有提前想到会有这么丢人的事情生呢?

    ......

    不管枭娜回头,徐右兵利落的转身,看着依旧呆呆的望着枭娜转身离去的背影犹自不觉的海伢子,轻轻地拍了拍这小子的肩头。

    “身手不错!还会暗器。嗯!人品也不错,暗器的时候还知道出声示警!”啪的一巴掌猛然间扇在了海伢子的脸上,顿时一半脸就肿了起来。

    “你身手再好,功夫再厉害,你也不能暗器伤我老婆不是?你踏马的傻啊!暗器也能随便!今个哥哥就不和你玩了,不过你小子给我记住,你已经向我下了战书。

    你不是要和我玩海战吗,我成全你,过段时间我一定奉陪!到时候我好好的提炼提炼你,希望你在海里还能有6地上这么的幸运!”

    徐右兵说完转身回头,正看到满脸焦急的**向自己走来的。他将**一把拥入了怀中,快的说道:“走,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哥带你们去开房!”

    说完转身,看着满脸尴尬快走过来的庞大孩,徐右兵伸手制止了他想要继续走过来的脚步,很是不客气的说到:“大表哥,打扰了,多有不便!今个我们就不留了。告辞!”

    一挥手,徐右兵半拥着**转身就走。后面焦急万分,完全不明所以的徐国强与徐妈妈急忙跟上。而枭娜和迷夏自然是一左一右的扶着此刻立了大功的威廉在后面跟着。

    这可急坏了庞大孩,这小子是跳脚跟上,几步就跑到了徐右兵的正前方,张开了双臂拦住了去路:

    “哎呀我说,不行,这可绝对不行。怎么能说走就走,我是你们大表哥,到了我这里就是到家了。你们这么多人不住在家里,反而要走出去住酒店,这不是打我脸吗?敏儿,我知道是哥哥不好,可是我也是无奈不是,你,你得原谅哥哥吗,给哥一次机会,一次好好表现的机会!”

    “机会?庞表哥,你也想要机会?我告诉过你,右兵身上有伤,可你呢,你让你的手下对兵哥哥做了什么?表哥,说得好听,叫起来你是我哥,可是你把我当妹妹看了吗?你在乎的恐怕和他的一样,你们没一个在乎亲情的,看的只有你们的利益和最高使命!哼!我**算是把你们一个个的都给看明白了!”

    “哎呀,这个,这个,哎呀妹妹,你看你这话说的,你这让哥哥我没法做人了都!是,我庞大孩是不近人情了,是不要脸了,可是这都不是哥哥我的意思不是,妹子,你要是还把我庞大孩当做是你的大表哥,你如果今后还会叫我一声哥,你就别走,你和右兵都别走,给哥一点脸,哥向你们道歉,求你们给哥一个解释的机会不是!妹子,哥求你了,哥错了!”

    庞大孩能屈能伸,这么大的将军,给妹妹道起歉来完全就像个一个劲只会讨好的小孩子。

    “庞大孩,你不要再说了,今个说什么我也不会在你这里住!你简直太不通情理了!我们各自分开冷静一下吧!相信过了今天,都会想明白的!”

    枭娜不想给庞大孩任何机会,这个哥哥太失礼了。自己可以说近乎于逃难般的带着右兵离开了京城,满打满算这里还有个表哥能够投靠,却不想,来了,竟然会遇到这般的境况。

    “等一下!等一下,狼王您等一下!我输了,我真的输了!输得心服口服!海伢子错了,海伢子不该自大,我太狂了。长,请您给我一次能够原谅我的机会!”

    海伢子完全不顾自己的脚疼,他突然间醒悟了。自己哪是狼王的对手,不仅仅如此,就连狼王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看模样人家只是一亮相自己就深受‘内伤’啊!再不醒悟,更待何时!海伢子一瘸一拐的,甚至是完全的运用脚后跟走路,他就像是一个笨拙无比的,奇怪至极的一个小企鹅一般的,蹒跚的追来。

    “你们啊!都是一家人,只不过是闹了点误会!我看这事还是我来解释吧!想和右兵比武,庞将军是无法阻止的。这帮小子们忍你们狼牙特战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不服!说实话,今天是你们来了,如果不是你们来,相信只要是狼牙特战队的任何人来,都会有比武一说。

    他们个个压抑的,已经到了即将临界爆的极点!我刘国涛在这里就扮演个和事佬吧。这事真不怨你的表哥啊,要怪,就怪我刘国涛这个做思想工作的没做好!这样吧,明天我就把这件事情详细的经过写出来,报告给上级领导,我自请处罚,请求免去我海军6战队总政委的职务,请组织上给我处分。冒犯狼王,冒犯狼牙,罪有应得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